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六章
    石闵看完石瞻派人送来的书信,脸上满是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少将军?”一旁的朱松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把信递给了朱松,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!”

    朱松连忙接过来,仔细一看,喊道:“什么?燕王殿下被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,不仅仅是燕王殿下,是整个燕王府!”石闵指着朱松手里的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突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了!也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得知刘远志丧命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送信的人已经走了好些日子,估摸着这个时候,大将军应该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在信中说道,让我不要搅和此事,不知是何用意!”

    朱松把信交还给石闵,说道:“大将军一定有他的用意,您还是听大将军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少将军!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石闵抬头一看,果然是张沐风,连忙起身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不好了!出大事了!”张沐风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燕王府出事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一愣,问道:“您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已经派人送来了消息!比你早到一步!”

    “卑职得知这个消息后,马上就回来报信了!”

    “那让你回去送的信,交给谁了?”

    “交给徐三叔了,他说他来想办法把信送进宫里。”

    “家中都还好吧?可有受到燕王府的牵连?”

    “家中一切都好,没有受到牵连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你辛苦了!先下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徐三叔让我务必转达一个消息给您。”张沐风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石闵眼神一亮,问道。

    “欣郡主……现在在西华侯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她在侯府?她为什么会在侯府?”石闵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说,是陛下让人把她送过来的,因为欣郡主与您有婚约,所以陛下网开一面,没有把她也关进大理寺监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眼见到了欣郡主了?”石闵有些不信,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点点头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递给石闵,说道:“这是秦姑娘让卑职转交给您的信。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连忙接过,正要拆阅,张沐风识趣的说道:“少将军,卑职告退。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一旁的朱松似乎没有反应过来,站在原地不动,张沐风连忙拽了拽他,朝他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朱松这才恍然大悟,连忙拱手行礼,说道:“卑职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张沐风和朱松二人的动作,只是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拆开书信,映入眼帘的便是秦婉娟秀工整的字迹,上面写道:公子亲启,闻公子收服河西羌氐两族,凯旋在即,实在可喜可贺。家中一切安好,公子勿念。燕王府受巫蛊之事牵连,上下数百口人皆已关押在大理寺监,唯欣郡主蒙受皇恩而幸免,现寄居侯府,等候公子归来。闻大将军已知晓邺城之风云变幻,而无所行动,秦婉猜想,或许是大将军担心圣意难测,恐陛下对西华侯府产生怀疑,令侯府上下以及数万将士也卷进此事,故始终没有回邺城,也无其他举动。公子若是回京,切莫深究此事,以免引火烧身……

    石闵仔仔细细的把秦婉的书信反复看了几遍,这才明白,自己的父亲为何让他不要搅和此事,原来是有这样一层深意。想到这里,石闵对秦婉倒是多了几分佩服。

    不过燕王府的事情,让石闵心生疑虑。巫蛊之事,极损阴德,有违天道人伦。据石闵对燕王石世的了解,似乎并不像是燕王这样的人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石虎偏偏信了,还下令将燕王府上下数百人捉拿,可见此事已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原本夺嫡之争,燕王府已经明显占了上风,庆王被贬离开邺城,众人皆以为,赵国太子之位,已非燕王莫属,没想到最后时刻,居然闹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石闵开始怀疑,莫非石虎是要将帝位传给庆王石遵?

    若是将来继承大统的是庆王,那西华侯府的日子,恐怕就不会那么好过了,这数万将士,可能也会遭殃,毕竟一直以来,庆王府和西华侯府都颇有不和,以庆王的行事风格,绝对会拿西华侯府开刀。

    最要紧的是,现在陛下的心里,还在担心西华侯府是否勾结了燕王府,意图谋反。这个问题,才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”张沐风忽然站在不远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闵抬起头,将秦婉的书信塞入怀里,问道:“何事?不是叫你去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卑职突然想起一件事,差点忘了告诉少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石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卑职离开邺城的时候,在城门口恰好遇见了庆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石闵很是吃惊的问道:“庆王?他不是应该在李城吗?你确定没有看错?”

    张沐风一本正经的答道:“卑职肯定没有看错,是宁王殿下亲自到城门口迎接的,看情况,庆王是刚刚从李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劳动宁王亲自迎接,光明正大的进城,看来是陛下下旨传他回邺城的……”石闵听到这里,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您看……此事要不要告诉派人知会大将军一声?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石闵摆摆手,说道:“父亲智谋超群,庆王离开李城回到邺城,这么大的事,他肯定早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卑职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张沐风的这个消息,石闵基本确定了刚刚的想法。原本庆王石遵被贬去李城戍边屯田,按理说至少也要三年左右的时间。现在不过是区区几个月,就被召回邺城,而燕王石世又被关在大理寺这样的地方,那石虎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虽然石闵一直都想不明白,刘远志为何要为亲王府做事,但是想到邺城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,石闵更加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石闵只是担心,刘远志的死该怎么向朝廷交差,但是现在想来,庆王府或许才会是他最大的威胁所在。

    既然刘远志替庆王府办事,那其中必定有蹊跷,庆王府肯定会因为刘远志的死而大做文章,就算这次不能把西华侯府怎么样,这个恩怨,是注定要和庆王府结下了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身后的数百名狼骑尉,又想起李昌和王世成二位以及数万汉家子弟兵,心中越发担忧,难道羯族人和汉人注定要大战一场?

    若真是那样,西华侯府以及数万弟兄,该何去何从?赵国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?中原的百万黎明百姓,他们的命运又会如何?

    石闵不敢想,也不愿意去想,因为他不知道,如果一切都朝最坏的方向发展,西华侯府该怎么做,数万将士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石闵的心里,完全乱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