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七章
    秋风虽凉,太阳倒是不错,石虎躺在摇椅之上,晃晃悠悠,让他不自觉的闭目养神,甚是舒坦。

    三步之外的一处石墩上,点着一壶熏香,方圆一丈以内,弥漫着醉人的气息,陆安恭恭敬敬的站在摇椅旁,等候石虎的吩咐,就连呼吸都不能大声,更不敢发出其他的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刘远志和小闵离开邺城有三个月了吧?”石虎闭着眼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应道:“回禀陛下,已经快四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音讯都没有,也不知道河西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早上内府送来了奏疏,奴才好像看到一封闵公子的书信,不知道陛下是否有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?有吗?”石虎睁开眼微微侧脸问道:“朕怎么没看到?你确定?”

    陆安小心的答道:“奴才没有细看,好像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封信,要不奴才去找找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!赶紧去看看!”石虎摆摆手打发陆安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陛下稍后,奴才马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石虎扯了扯自己的衣服,翘起二郎腿,手指还有节奏的轻叩摇椅的扶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陆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陛下!找到了!”

    石虎睁开眼,陆安已经把信送到了他的面前,石虎一边接过信一边问道:“这信是谁送进宫的?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答道:“奴才也不是很清楚......早上替陛下收拾桌案的时候,无意间看到了,陛下没提起这事儿,奴才也以为陛下已经看过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拆开那封信,看了一眼陆安,又说道:“你小子,现在是越来越滑头了!”

    陆安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,笑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石虎抖开信纸,眯着眼细细看着内容,一边看嘴唇还默默蠕动,念叨着什么。忽然,石虎拍腿大笑道:“哈哈!刘远志和小闵这孩子果然不负朕望,这件事干的漂亮!”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贺喜陛下。”陆安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就在那瞎叫唤!”石虎忽然毫无征兆的板着脸瞪着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一脸茫然,似乎这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,连忙跪地磕头,给了自己两个耳光,说道:“奴才多嘴,奴才多嘴!”

    看到陆安惶恐不安的样子,石虎忽然又开怀大笑,说道:“你这个蠢货,朕跟你开个玩笑罢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石虎说着,抹了抹嘴角喷出来的口水,意犹未尽的继续看石闵的信,倒是陆安,惊魂未定的跪在旁边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石虎的笑脸,渐渐开始眉头紧锁,面色凝重。一旁的陆安吸取了刚刚的教训,也意识到石闵的来信中,似乎还有不好的消息,于是跪在地上,不自觉地还往后退了一点点,生怕又遭什么殃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真是可恶至极!”石虎一边看一边骂道。

    陆安小心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石虎,见他一脸怒相,更加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慕容儁和慕容恪这两个兔崽子,离开邺城之后没有回辽东,而是去了匈奴人那里,难怪禁军一路追到燕赵边境,都没有发现这两个兔崽子的踪迹!”石虎骂骂咧咧的拍着椅子的扶手。

    整个后花园里,净是石虎不堪入耳的污秽之语,小太监和婢女们自然没人敢靠近,陆安则是迫于无奈,硬着头皮跪在一旁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陆安!”石虎将信扔到地上,喊道。

    陆安慌忙跪地膝行了两步,磕头应道: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扶朕起来!”石虎说着,缓缓起身,陆安连忙上前搀扶,石虎龇牙咧嘴的骂道:“他娘的,腿都麻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您慢点......”陆安小心提醒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派人往河西方向看看,刘远志和石闵什么时候到邺城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奴才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鲜卑就是一群贱种,朕给他们活路,却不思悔改!看来是得给点教训他们了!”石虎自顾自的念叨。

    陆安也没接话,一边扶着石虎,一边招呼不远处的几个小太监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直接回宏光阁还是去哪位娘娘那里?”陆安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停下脚步,想了想,说道:“去蕙兰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陆安应了一声,对旁边一个小太监吩咐道:“快去传步辇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点点头,连忙跑开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石虎忽然停下,摆摆手,吩咐道:“不去蕙兰宫,直接回宏光阁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陆安连忙照办,对赶来的步辇吩咐道:“准备摆驾,回宏光阁!”

    小太监们连忙把步辇抬到石虎旁边安置好,石虎却说道:“朕腿都麻了,还坐什么步辇!走回去!活动活动筋骨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......”陆安只能乖乖的应道。

    在几个太监们的搀扶下,石虎的腿脚渐渐利落起来,他推开众人,抬抬腿,满意的点点头。陆安和其他人则在一旁乖乖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陆安!”石虎忽然回过头又喊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陆安连忙走上前。

    石虎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四周,朝陆安招招手,乱连忙往前走了一步,低下头听候石虎吩咐。

    “今晚还是那个时候,把人带到蕙兰宫。”石虎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安一愣,缓缓抬起头,一副很是为难的表情看着石虎。

    见到陆安这幅样子,石虎皱着眉头,责骂道:“朕的话你听不明白还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陆安连忙退后一步,跪下说道:“陛下,不是奴才不明白圣意,而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而是什么?既然知道朕的意思,你只管去办便是!啰嗦什么?要不是看你今年办事还算利索,朕早就把你砍了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陆安急的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说道:“陛下,奴才没有告诉您,其实前几日送回去的时候,贵妃娘娘就已经发现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石虎愣了一下,连忙问道:“什么?贵妃已经知道了?放屁!贵妃要是知道,依照她的脾气,早就闹翻天了!”

    陆安连忙解释,说道:“贵妃娘娘确实已经知道,小香姑娘曾深夜离开蕙兰宫,那天晚上还要拷问她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贵妃只知道那丫头离开过蕙兰宫,却不知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朕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,贵妃娘娘就这么放过那丫头了?也没问清楚到底做什么去了?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恐那丫头乱说话,就擅自闯进了蕙兰宫,找了一个借口,总算把贵妃娘娘心中的疑虑消除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听了这话,立马来了兴趣,招呼跟在身后的步辇过来,一屁股坐了上去,翘起二郎腿,对陆安说道:“来,跟朕说说看,你找了什么样的借口,把此事给摆平了!”

    陆安有些为难的看着石虎,说道:“其实也没找什么借口,重要的是奴才能替陛下分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朕发现,你小子今年办事越来越麻利了!”石虎听到事情没有败露,心中不免大喜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夸奖……”陆安对石虎的笑已经不敢轻信,只能假装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石虎忽然伸着脖子低声问道:“那丫头现在如何?贵妃可曾为难她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被禁食两日,其他的……应该没有什么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