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八章
    石虎撇了撇嘴,沉思片刻,说道:“罢了罢了!回宏光阁!”

    由于小香是蕙兰宫与庆王府联系的关键,在小香被惩戒的那两天,庆王府断了和蕙兰宫的联系。刘贵妃听说石遵已经回到邺城,心中自然也是万般思念她的这位“情郎”,只是即便如此,她对小香的狠辣,并没有减少一分,愣是忍了几天没有与石遵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由于陆安在刘贵妃面前表现出效忠的意思,所以刘远志和石闵回京之事,自然不能不说,更何况,此事无关任何人的利益得失,陆安认定,这是问心无愧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看来本宫当日放过你,你还懂得知恩图报。”刘贵妃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恭敬的现在几步之外,应道:“娘娘大恩,奴才不敢淡忘。今日得知这个消息,一得空,便马上来向娘娘禀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有这份心思,看来本宫是真没看错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谢娘娘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本宫的兄长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邺城?这个你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根据闵公子来信的日子估算,下个月初,刘大人的人马也该到邺城了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微微点头,说道:“下个月初?那也没几天了!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此次出使河西,收服羌氐两族,劳苦功高,陛下一定会有重赏,奴才又要恭喜娘娘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陆安,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!”

    刘贵妃说着,微微抬手,旁边的婢女连忙上前扶着。刘贵妃挺着孕肚,又对陆安吩咐道:“行了,退下吧!有什么其他消息,第一时间来向本宫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。”陆安点点头,准备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刘贵妃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站住脚步,低头拱手行礼问道:“娘娘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本宫问你,陛下这些日子为何也不常来这蕙兰宫了?你老实说,是不是陛下有了新欢把本宫给忘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娘娘风华正茂,艳压群芳,后宫之中,无人能及娘娘万分之一的姿色!陛下只是近来操劳国事,身心俱疲,才没有来蕙兰宫而已,娘娘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赵国四海升平,国泰民安,有何事需要陛下如此操劳?”

    “边关来报,听闻近来鲜卑和匈奴甚是安分,陛下正在为此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安分,说明他们畏惧赵国,陛下为何还要担忧?”

    “暴风雨来临之前,一般都非常平静,陛下戎马一生,大概是觉得鲜卑人和匈奴人会有什么动作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微微点头,又吩咐道:“你是陛下的贴身内侍,后面的这些日子,若是陛下宠幸其他女人,你都要一一记录下来,如实向本宫禀报,听明白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!”

    “若是让本宫知道哪个贱货管不住自己的大腿和春心,上了陛下的龙床,到时候本宫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。”刘贵妃一脸杀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刘贵妃这副模样,陆安也不再接话,低头行礼说道:“奴才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撇了他一眼,便转身朝内室去了。

    陆安刚刚走出前厅,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,仔细一看,原来是小香。

    禁食两天的小香,此刻看起来脸色暗黄,很没精神,明显瘦削了不少。

    小香也看到了陆安,两人照面,谁都没有说一句话,甚至连一个微笑和点头示意都没有,只是瞬间的一个对视,便匆匆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陆安回头看了一眼小香的背影,不禁心中一声惋惜,他摇了摇头,无奈走了。

    石闵的人马一路往东行军,走了十几日,终于到了上党郡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过了上党郡,只需要两日路程,便可以到邺城了!”张沐风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地图,没有接话,眉头紧锁,心中似有所想。

    张沐风看石闵沉默不语,于是低声问道:“少将军,您在担忧何事?”

    石闵收起地图,说道:“此地离邯郸不远,我打算在回邺城之前,悄悄去一趟邯郸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想去找大将军?”张沐风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嘘!”石闵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低声说道:“此事不要张扬!”

    张沐风看了看四周,分明都是自己人,尽管不明白石闵为何这般小心翼翼,但依然没有再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骑朱龙马,往返此地到邯郸,足矣!只是期间不可告知任何人我的去向!”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您若不在,弟兄们总会发现,卑职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稍后我会向弟兄们宣布,咱们在此地驻扎一日,若是有人问起,就说我身体不适。我的大帐,任何人不得进入!在此期间,饭食茶水由你端进大帐,明白?”

    张沐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石闵换上便装,趁着夜色,独自一人骑马离开驻地,往北边去了。

    由于石闵知道自己父亲的习惯,所以黎明时分,石闵到达邯郸城外的时候,并未想着进城,而是去了城外的军营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父亲必定是在军营之内。

    正值寅时前后,石闵忽然出现在军营门口,由于天还没亮,守营的将士听到动静,吓了一跳,立马冲出来齐刷刷的亮出兵器,对着石闵,大声质问:“来者何人?快快下马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石闵翻身下马,走上前。

    借着营门口的火光,众人这才认出,原来来人正是石闵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您怎么来了?”一个人惊讶的喊道,连忙示意众人收起兵器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在哪里?带我去见他!”石闵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在自己的军帐之内,少将军稍后,容卑职前去禀报!”

    “事情紧急,不必禀报了!直接带我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人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若是怪罪,有我在,你不必担忧!速速带我去吧!”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人想了想,点点头,说道:“少将军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由于军中禁止纵马飞奔,石闵徒步跟着那人走了好一会儿,才走到石瞻帐外,此时,帐内居然还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那人看了看石闵,石闵吩咐道:“烦劳你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走上前,与帐外的执戟郎打了一个招呼,然后喊道:“启禀大将军!少将军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里面的说话之声戛然而止,紧接着,石闵便听到了脚步声,帘子一被拉开,来人正是石瞻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石闵恭敬的行礼喊道。

    石瞻看了看四周,对那个守营的军士摆摆手,示意退下,然后对石闵说道:“进来说话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进了大帐,石闵这才发现,桌案旁正坐着一个老者,在油灯下看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!您怎么在这里?”石闵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秦怀山连忙起身行礼,笑着问候:“公子,多日不见,您可安好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看了看秦怀山,又看了看石瞻

    “为父正在与先生商议事情,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!”石瞻说着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知道我要来?”石闵说着,也坐到了石瞻旁边。

    石瞻微微一笑,给石闵倒了一碗水,说道:“只是猜到你会来而已!赶了那么远的路,来,先喝口水吧!”

    “谢父亲!”石闵连忙双手接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