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一章
    借着昏黄的灯光,石闵看到信上写道:“羯赵暴虐无道,毁我中原汉室,屠我炎黄子孙,天下苍生危矣。大将军与少将军皆为汉人,尝养于胡人膝下,故念衣饭之恩,老朽实为感动,尊父子乃真性情也!然自古忠孝不可两全,顾民族大义是为忠,认贼作父岂可谓之孝?今西华侯府与数万汉家子弟,已深陷权谋之争而无可脱身,老朽试问:将军何去何从?数万将士何去何从?中原汉人何去何从?老朽年少之时,尝闻中原一义军,名唤乞活。古人云,衣食足而知荣辱,仓廪实而知礼节,百姓沦落不如牲口而独求活,悲哉!当今之世,岂止礼崩乐坏?尊父子皆为百年难得一遇之良将贤臣,何不拥兵自立?复中原汉室,救天下黎民于水火!”

    秦怀山的这一封书信,意思非常明朗,就是在鼓励石瞻父子占地为王,拥兵自立。看到这里石闵的手居然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,他连忙将那封书信引燃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石闵自幼长在石虎身边,深受宠爱,远离市井,虽说对民间疾苦也有了解,但是终究不是深有体会。自入行伍以来,石闵与这些将士们朝夕相处,开始慢慢的知道了他们的悲惨遭遇,自此,羯汉的矛盾,在石闵的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,他隐约察觉到,这粒种子,似乎正在慢慢的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秦怀山的这封书信,戳中了石闵最为担忧的地方,而这其实也是他匆忙赶去邯郸大营的原因,因为石闵开始有些迷茫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思考着赵国的未来,也在担忧着数万将士的未来。让石闵与石虎拔刀相向?他做不到。尽管秦怀山所说的大仁大义,石闵完全能理解,可是石虎对他父子的养育之恩,实在沉重,这也是他最难以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方面,石闵深刻的知道自己父亲的为人,孝道是压在他身上最沉重的枷锁,这也是石瞻多年来,几乎对石虎唯命是从的最根本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秦怀山之所以会给自己这样一封信,恐怕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石瞻是断然不会背叛石虎的,那么所谓的匡复汉室,拯救天下苍生,在石瞻这里也就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闵开始对秦怀山这个人开始有些好奇,这个人乍一看是个平凡无奇的老汉,事实上却是满腹经纶。若单单说是一个熟读诗书的儒生,可偏偏又深谙权谋之术和运筹帷幄,这番计谋与见识,似乎远远超过了一个普通的读书人。若只是机缘巧合的相识,秦先生为何如此热衷于劝他们父子二人自立?是想要如汉初三杰那样功成名就?又或者是有其他的什么谋算?

    想了许久,石闵终究是没有想出半点头绪,他也曾怀疑秦怀山的出发点是什么,可是想到秦怀山,石闵便会想到秦婉,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子,总不可能对他有什么觊觎。

    “秦怀山,秦先生,这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石闵心中念叨。

    由于身体疲乏,想着想着,石闵便进入了梦乡,而梦里,他看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场景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的死尸,一大群羯族人挥舞着手里的兵器,把几个衣衫褴褛的汉人围了起来。那几个汉人气喘吁吁,一身血污,却依旧一脸杀气,死死的瞪着那些羯族人,其中一人,还扛着一面烟色大旗,似乎是他们的帅旗。他将旗杆紧紧握在手里,末端插入地里,不让帅旗倒下。

    见那几个汉人要死战到底,羯族人也是怒火中烧杀红了眼,一群人疯了一般涌了上去,意图把那几个汉人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这个梦境,是如此的真实,石闵看到这一幕,他竟然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。见那几个汉人寡不敌众倒在血泊之中,石闵大喝一声,想要冲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声呐喊,将睡梦中的自己给惊醒了,石闵立马从床榻上爬了起来,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这才发现自己早已全身湿透,紧接着,石闵便反应过来,原来刚刚所见,不过是一场梦而已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没事吧?”帐外的士卒听到石闵大喊一声,担心石闵遭遇刺客之类,立马冲了进来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石闵听到动静,又见外面的守卫站在自己面前,连忙摆摆手,又吩咐道:“我没事!不必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那人看着石闵满头大汗的样子,觉得非常奇怪,可是面对石闵的吩咐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乖乖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将手下打发出去,石闵起身喝了碗水,然后重新躺在了床榻上,心中又开始回想刚刚的那个梦境。

    在石闵看来,这个梦非常奇怪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形,却又为何会做这样的一场梦?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,莫非这场让人毫无头绪的梦,又是有什么寓意不成?

    石闵并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因为梦中的一切,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太陌生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石闵再次进入了梦乡,而这一次,他没有再梦到如此场景。由于心中有所顾虑,有所担忧,所以寅时刚过,石闵便起身了,换上戎装,便走出了自己的营帐。

    自打石遵回了邺城,他便竭尽全力在石虎和百官面前装模作样,不是一副孝子贤孙的嘴脸,便是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。一时间,不仅博得了石虎的欢心,也拉拢了一部分原本立场就不坚定的墙头草。如此情形之下,燕王石世的称号,被提起的次数越来越少,而其往日的威望,也渐渐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这一日朝堂之上,针对屯田之策的成效,石虎正与石遵以及百官们商议,忽然,一直在殿外侯着的陆安忽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陆安,朕不曾叫你,进来做什么?”石虎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有些慌乱,跪地磕头说道:“启……启禀陛下……大事不好……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大事不好,石虎更加暴躁,不耐烦的责问道:“这大清早的!你个乌鸦嘴瞎嚷嚷什么!快说!是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一炷香前,游击将军石闵,派其麾下一什长,持其兵符至宫门外,送来了一份文书,似乎非常匆忙。守城将士觉得这有些奇怪,大致问了一下情况,这才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吞吞吐吐!快说!”石虎隐约觉得有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户部尚书刘远志刘大人……在回邺城的路上,遭遇到了鲜卑人和匈奴人的伏击……中箭身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石虎大吃一惊,几乎从龙椅上弹了起来,指着陆安责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