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二章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!谁死了?”石虎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问了一遍。【】

    陆安咽了咽口水,磕头答道:“是刘大人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顿时在朝堂上炸开了锅,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,有的人窃喜,有的人惊叹,自然也有人惋惜。

    石虎扯着衣袍,连忙走了下来,厉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这消息可不可靠?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不是很清楚......陛下请过目......”陆安说着,双手将那封奏报呈上。

    石虎接过奏报,大致翻阅了一下,“啪”的一声将东西砸在地上,骂道:“该死的鲜卑人,该死的匈奴人!”

    对于刘远志的死,庆王石遵也完全没有预料到,他见石虎这般愤怒,问道:“父皇,刘大人一路和石闵的人马在一起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石虎转过脸看了一眼石遵,没好气的说道:“自己看!”

    说完,石虎便转身走上台阶,坐回龙椅,又问陆安:“游击将军还有多久才到邺城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据回来报信的人说,明日傍晚便可到邺城。”

    石虎呼了口气,想了片刻,吩咐道:“文苍!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速派人去催促,让石闵务必尽快赶回来!朕要见他!”石虎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!”文苍应了一声,便转身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虎忽然又喊住了文苍。

    文苍连忙站住脚步,回过身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邯郸,让西华侯速回邺城!”石虎又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庆王,奏报你都看了,有没有什么想说的!”石虎靠在龙椅上,问站在下面的石遵。

    石遵连忙抬起头,想了一下,应道:“父皇,没想到鲜卑人和匈奴人这么快就勾结在一起,还敢伏击咱们的人马,看来他们是准备一致对付咱们赵国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就是废话!如果鲜卑和匈奴不是一丘之貉,他们能一起出现在羌族人的地头?”石虎不耐烦的责骂道。

    石遵悻悻的看了石虎一眼,乖乖闭了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尤坚,你说说看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尤坚犹豫了一下,这时候,石遵把手里的奏报递给了尤坚。

    “都看看!看完都给朕说说!”

    尤坚粗略的看了一下奏报然后又转交给了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看完了吧?看完了就说说看!我赵国堂堂的户部大员,莫名其妙的死在他们手里,这笔账,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奏报上只说了咱们的人马受到伏击,刘大人死于流箭之下,其他的话,似乎都没什么价值。微臣以为,还是等游击将军回来以后,细细问清事情的始末,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人都死了,这么明朗的一件事,还问什么问!”石虎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认为,眼下还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。”石遵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说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是贵妃娘娘的胞兄,且他们兄妹关系一向非常好,现在刘大人遭遇不测,而贵妃娘娘偏偏是待产之身。儿臣担心刘大人的死讯,会给贵妃娘娘和腹中胎儿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,娘娘所怀,是父皇的血脉,不容有失。所以当务之急,还是要想办法如何将此事告知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石遵的这几句话,给了石虎当头一棒,一下子就提醒了他。石虎这才反应过来,如何向刘贵妃说明此事,才是最难的问题,于是石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朝堂上的所有人,见此情形,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石虎终于开口了:“这件事,出了大殿,你们谁都不准议论!谁要是敢把这件事传到贵妃娘娘的耳朵里,朕就宰了他!”

    大臣们连忙答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认为,此事还是要未雨绸缪,首先,这丧事该如何操办?刘大人身居高位,总不能为了掩人耳目就草草了事吧?将来万一哪天贵妃娘娘知道了,恐怕更加麻烦。可如果厚葬刘大人,那势必闹得满城风雨,众人皆知,这样一来,怕是又瞒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,那也不是,那你说,该如何是好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答道:“父皇,尤大人刚刚说的不无道理,先要弄明白这个所谓的遭受埋伏,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何有如此精锐的狼骑尉在,刘大人还会落得如此下场!搞清楚了整件事,才能决定如何给刘大人的家小以及贵妃娘娘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庆王殿下的话,就是微臣想表达的意思,微臣认为,游击将军和他的人马可以安全的回来,刘大人却这样没了,此事有些令人觉得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石遵和尤坚两个人的话,开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话题引到了归咎责任之上,这也令石虎心中开始有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你就不要在这里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了!等石闵回来,让他当着陛下的面,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说。”石遵装模作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庆王殿下说的是……”尤坚立马配合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那就等石闵回来,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尤坚喊道。

    “退朝!”石虎不耐烦的摆摆手,从龙椅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等告退……”文武百官们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虎忽然停下脚步,对正要离开的众人喊道:“朕警告你们,管好自己的嘴,谁要是敢乱了事情,朕要他的命!”

    众人悻悻的相互看了看,说道:“臣等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石虎离去,众人也陆续离开,先前一直站在人群中不说话的高尚之,脸上露出了一丝不为人知的笑容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石闵和他的人马刚刚扎营,一匹快马忽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好像有人骑着马朝咱们这边来了!”张沐风眯着眼,朝远处望去。

    石闵把匕首收回,站起身,顺着张沐风手指的方向望去,数百步外,确实有个人策马而来。石闵定睛一看,那人一身熟悉的衣着,让石闵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好像宫里的禁军。”石闵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禁军?他们来做什么?”张沐风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给陛下的信,已经送到陛下面前了!不然陛下不会派禁军前来。”石闵知道,这样的境地,他早晚会遇到,于是淡定的转过身,对张沐风说道:“走!咱们去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张沐风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二人迎着马人走了过去,待那人来到跟前,那人先是拱手行礼,说道:“闵公子,末将奉陛下之命,前来宣公子火速入宫面圣,不得有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