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
    “来来来,大将军,公子,趁热吃!刚做好的!”徐三说着,带着六子走了进来。【】

    石瞻和石闵抬头一看,六子端来的,是两碗热腾腾的面条。

    “这面是谁擀的?”石瞻端过碗,看了一眼,说道:“不像是黎大嫂的或者顾大嫂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徐三笑了笑,说道:“将军好眼力,这面是秦姑娘做的。”

    石闵什么也没说,接过碗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近来欣郡主住在府上,未曾怠慢吧?”石瞻停下手里的筷子,问徐三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的话,卑职不敢有丝毫怠慢,只是郡主一直追问公子的归期,卑职问她何事,她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石瞻看了看石闵,说道:“燕王府上下都被关进了大理寺,这孩子恐怕是觉得自己孤苦无依,心中有些害怕罢了,无妨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屋外传来一个声音:“三叔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王冲?”石闵抬起头看了看外面。

    “对,肯定是这小子,他大概还不知道将军和公子回来了,这大晚上还咋咋呼呼的!我去看看!”徐三说着,连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前厅门口,王冲便走了进来,险些与徐三撞上。

    王冲连忙往后退了半步,一把拉住徐三的肩头,问道:“三叔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毛毛躁躁的!”徐三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我渴死了,先喝......”王冲笑呵呵的说着,一步迈了进来,看到石闵和石瞻正坐在那看着他,王冲惊的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和公子在,别这么没规没距的!”徐三在旁边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......将军,您回来了!”王冲看到石闵,不知为何,“哗”的眼泪就出来了,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给石闵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起身,还没来得及走上前,王冲又对石瞻磕头行礼喊道:“卑职见过大将军!”

    看到王冲这副样子,石瞻不禁微微一笑,抬抬手吩咐道:“起来吧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刚回来,你就抹眼泪做什么?”石闵走上前一把将王冲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卑职见到少将军......高兴的......”王冲说着,破涕为笑,一看石瞻正看着他,连忙又说了一句:“看见大将军更高兴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这孩子有点意思!”石瞻忍不住大笑一声,又问道:“听徐三说,你被送到侯府的时候,还昏迷不醒,怎么样?现在伤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对,身上的伤怎么样了?”石闵拍了拍王冲的胸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全好了!徐三叔对卑职特别照顾!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才回来,你这是干嘛去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近来徐三叔让卑职在邺城打探各样的消息,所以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探消息?打探什么消息?”石闵疑惑的看着王冲和徐三。

    “是为父吩咐的!”石瞻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让徐三叔打探什么消息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燕王府出事以后,表面上西华侯府没有任何动作,那是要做给陛下看,免得有人趁机陷害我们。实际上,为父对这件事情看得非常透彻,既然是关系到西华侯府和数万将士的安危,那西华侯府也不会闲着,所以这些日子以来,为父一直让徐三暗中调查这件事,已经有了一些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原来您早就有所行动,为何上次在邯郸的时候,您不告诉我?”石闵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告诉你,没有任何意义,现在你知道,也不算晚,该你知道的,你早晚会知道。”石瞻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石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冲,说说看,今天有什么发现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王冲愣了一下,一旁的徐三轻轻的推了他一把,说道:“大将军问你话呢,你傻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大将军,这两日卑职一直暗中盯着庆王府,发现了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?什么奇怪的事情?别卖关子!”徐三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和今天夜里,大约子时前后,庆王都会从后门坐马车出去,而且是一辆很寻常的马车,甚至有些简陋,若非卑职亲眼看到,根本不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出去,还是走的后门,可以乘坐简陋的马车,这庆王是要去干什么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一路悄悄跟着,发现庆王进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宫?”石闵更加觉得奇怪,对石瞻说道:“父亲,子时前后,孩儿正与陛下在宏光阁,未曾见陛下要召见庆王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徐三想了想,问道:“会不会是在公子您进宫之前,陛下就已经派人去庆王府宣召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……”石闵沉思一番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庆王若是奉召入宫,没必要大半夜的走后门,还特地换了马车,以此掩人耳目。这样做,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!”石瞻眯着眼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,庆王这般鬼鬼祟祟,实在是有些反常。”石闵应和了一句,又问王冲:“王冲,那你可曾看到庆王是从哪个门进的宫?”

    王冲摇摇头,有些尴尬的答道:“卑职不知道那是哪个门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着的吗?怎么会不知道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王冲脸立马红了起来,说道:“我......我大字都不识几个......我哪知道是哪个门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路怎么走,你总该记得吧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王冲点点头,想了一下,原地转了半圈,大致辨别了一下方位,然后说道:“卑职记得,庆王走的那个门,应该是朝西......然后......那个宫门口的牌子上哪个字,卑职好像认得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快仔细想想!”徐三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徐三,别催他,让他好好想。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徐三也只能干着急,悻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冲有些焦急,想了好久,挠着头说道:“好像是......光什么门......”

    “光华门?”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王冲摇摇头,说道:“卑职也不知道,就看到好像第一个字是光字,后面的就不认识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门朝西......”石瞻想了想,轻轻叩着桌案,缓缓说道:“应该就是光华门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光华门一般没什么人会从那里走啊,为何这庆王从这里进宫?”石闵疑惑的看着石瞻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面是有文章啊!”石瞻默默点头,心中不知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敢断定,今夜庆王肯定不是入宫面圣,如果是,陆安刚刚一定会告诉我!他是陛下的贴身内饰,陛下的一举一动,陆安比谁都清楚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日再进宫一趟,去找找这陆安,确认一下庆王是否进宫见陛下去了。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应道:“孩儿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梁郡主那里,打探一下消息!”石瞻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王冲。”石瞻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瞻喊他,王冲连忙站的笔直,应道:“大将军......”

    “今日打探到的消息,很好!”石瞻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谢大将军夸奖!”王冲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读书写字,一些粗浅的本事,还是要学一学,以后跟着徐三学一阵子吧!”

    王冲用力的点点头,应道:“卑职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另外,后面这些日子,你就一直盯着庆王府,其他的不用管!庆王每次出门,什么时候,去哪里,和谁见了面,我都要了如指掌,明白了吗?”石瞻温和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三,他一个人恐怕不够,你再派个人协助一下。”石瞻又对徐三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。”徐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派人?派谁协助?”石闵听着有些纳闷,问道:“府里都是一些老弱,有谁可以去做这等危险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此事你不必操心,日后自然会知道。”石瞻说着,站了起来,对石闵等人吩咐道:“时候不早了,都回去歇着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