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八章
    石瞻走后,石闵将徐三拉到一边,低声问道:“徐三叔,为何我会觉得父亲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徐三笑了笑,宽慰道:“公子不要多想,将军只是严肃了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刚刚说让您派个人,派谁啊?打探消息可不是谁都能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六子去!”

    “六子?他行不行啊?狼骑尉明天就到,不如让从狼骑尉里找几个精明能干的去。”石闵对六子的能力显然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徐三笑了笑,安慰石闵:“公子放心,六子虽然年轻,但是机灵的很,没关系!狼骑尉是用来打仗的,若不是王冲这些日子住在府里,我也不会让他去干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您都说没问题,那就让六子去吧!”石闵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问题!时候不早了,公子一路车马劳顿,还是早些去歇着吧!明日肯定得早起去上朝。”

    “好!您也去歇着吧!”石闵微微点头,又拍了拍王冲,吩咐道:“辛苦你了!去好好睡一觉,明天才能继续做事!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放心!”

    此时的蕙兰宫里,几乎所有的人都已入睡,刘贵妃睁开朦胧的双眼,从床上坐了起来,看着正在穿衣的庆王石遵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石遵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走了?”刘贵妃下了床,挺着肚子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依旧没有回头,自顾自的系着自己的腰带,这时候,刘贵妃从他身后轻轻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抓住刘贵妃的手,说道:“再不走,可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石遵就轻轻的拨开了刘贵妃的手。

    刘贵妃对于石遵的这个动作,心中多少有些失落,低声问道:“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偷偷摸摸?”

    石遵转过身,轻轻捏了捏她的脸,宽慰道:“快了,你再安心的等几天,说不定等不到这孩子出生,大事便已经成了!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快?”刘贵妃半信半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燕王已经被关进死牢,只要父皇早日处决他,那你我便可高枕无忧了!你还得多吹吹枕边风!”

    “你那父皇,自打我怀了身孕,来这蕙兰宫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!想吹枕边风,我也得有这样的机会啊!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皱眉,问道:“父皇现在都不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这老不死的!定是又迷上哪个狐狸精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,恐怕得问问父皇身边的小太监,每日父皇宠幸谁,没人比他们更清楚。父皇对你的恩宠若是少了,咱们成功的难度也就大了!趁着现在你在后宫还能呼风唤雨,一定要把你的位置巩固好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怀疑而已,看来我得把陆安叫来问问!”

    “陆安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陛下身边的贴身内侍,他几乎是寸步不离陛下。”

    石遵点点头,忽然问道:“听闻石世的女人已经被父皇接进宫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在宫里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?”石遵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刘贵妃摇摇头,瞬间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难怪这些日子陛下都不怎么来了!原来是因为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梁郡主一日在宫里,始终是个祸患!宜早除之!”石遵说着,已经穿好衣服,对刘贵妃说了一句:“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刘贵妃有些不舍,轻轻的拉住了石遵的衣袖。

    石遵心中实际上已经有些厌烦,只是他按捺住内心的不悦,笑着抚摸着刘贵妃的肚子,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温柔的说道:“听话,好好照顾好你腹中的胎儿,若是个儿子,将来的皇位便是他的!”

    石遵的这句话,对于此时的刘贵妃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安慰。听到这样的承诺,刘贵妃眼中含着泪花,用力的点点头,缓缓松开石遵的衣袖,说道:“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石瞻父子便换上朝服,准备出门,恰好在院内碰到了早起的秦婉。

    “见过将军,见过公子。”秦婉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说道:“不必多礼,秦姑娘这些日子在府里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大恩,让小女子与父亲有容身之所,一切都好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若是有什么要求,可以跟徐三提,不用拘束!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……”秦婉再次行礼,抿了抿嘴,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将军,不知近来家父情况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应该有给你写信,他没有告诉你吗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说道:“有是有,可是小女子了解自己的父亲,家父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,小女子担心他会不会病了或者吃住不习惯……所以想再问问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笑了笑,说道:“你倒是挺孝顺。放心吧,你父亲好的很,这些日子不曾生病,吃住也都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……”秦婉松了口气,默默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石瞻在,一旁的石闵始终一言不发。石瞻看了看石闵,又对秦婉说道:“秦姑娘,你去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秦婉默默的行礼,然后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宫!”石瞻对石闵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闵应了一声,却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秦婉的背影。

    而石瞻看在眼里,却也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路上骑着马,石闵一声不吭,石瞻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里在想什么,于是笑了笑,问道:“心里还在想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答道:“没……也没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为父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未曾遇到你的母亲,也没看上其他女子,相比之下,你比为父幸运的多!”石瞻笑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这是算安慰孩儿吗……”石闵有些尴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英雄难过美人关,为父能理解这个道理!”石瞻笑了笑,忽然脸色又变得非常镇定,对石闵说道:“只是为父要提醒你的是,情爱若是控制不住,便会成为你的羁绊!心中有挂念,为父并不反对,但是有时候处理这样的事情,还是要如同排兵布阵一样,冷静而又果断。越是优柔寡断,越是会错失真正的机会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……那父亲的意思是,孩儿可以娶秦姑娘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说道:“婚姻嫁娶,一方面是两情相悦,另一方面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为父就算同意,秦先生和秦姑娘未必同意。更何况,欣郡主能同意吗?陛下的圣旨比父母之命更重,你们已经有婚约在先,虽然未成婚,但是整个邺城都已经知晓这件事,秦姑娘的事,你还是放一放比较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不明白,为何我非要娶那个欣郡主?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现如今已经不单单只有你一个人,为父自然是站在你这边,但是违背圣意,恐遭来小人算计,为父不得不替弟兄们和府里的老幼们考虑!”

    石闵无奈的叹了口气,便不再说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