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一章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觉得,尚有一事,令人担忧。”石遵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的身后事,该如何操办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石虎的脸瞬间就黑了,沉思了半,还是问其他人:“都看,刘远志的丧事,怎么办才妥当?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微臣以为,刘大人出使河西,收服羌氐两族有功,应该厚葬!”仲无机道。

    “厚葬归厚葬,爱妃那边怎么办?”石虎又问道:“现在爱妃怀着身孕,贸然把这个消息告诉她,怕是要动胎气!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做到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了半,也未曾拿出一个方案,倒是石遵站了出来,又道:“父皇,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,长痛不如短痛,以儿臣之愚见,还是直接告知贵妃娘娘比较妥当。免得日后东窗事发,闹出其他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石遵的话完,立马有人点头称是,只是石虎似乎有些犹豫不决,又问石瞻:“瞻儿,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石瞻拱手道:“父皇,儿臣是个粗人,对这样的事情,不是很懂。”

    石虎本想听他石瞻的建议,不曾想得了这么个干瘪的答案,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,再问石遵:“老九,既然是要告诉贵妃,那这话应该怎么?什么时候?让谁来,更为妥当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容儿臣想想......”石遵一时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快想!”石虎又靠在了龙椅上,翘着二郎腿,等着石遵的答复。

    石遵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,尤坚等人立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来。石闵看了看石瞻,欲言又止,父子二人站在原地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尤坚往石遵身边靠了靠,低声了几句,石遵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石遵听完,站了出来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石虎睁开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以为,首先还是要将刘大人接回刘府,派人操办其身后之事。待一切准备妥当,再派人向娘娘报信,是家中有事,让娘娘出宫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讲的都是屁话!这和没有什么区别?”石虎瞪了石遵一眼。

    石遵被噎的不出话来,悻悻的退了回去。石虎想了半,叹了口气,喊道:“老九!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石遵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派人,把刘远志接回刘府,丧事先办起来!不要办的太寒酸,此事由你负责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领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贵妃那里,朕想明白了再!你们谁也不准多嘴!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“退朝!”石虎板着脸,甩了甩衣袖,便走了。

    众人也陆续离去,这时候,石闵低声问道:“父亲,刚刚您为何什么都不?”

    石瞻瞥了石闵一眼,问道:“有什么可的?除了如实告知刘贵妃,这事儿还能想出什么花来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又问道:“父亲,那您看刘大人这件事,算不算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过去?呵呵,才刚刚开始!”石瞻冷笑一声,道:“别高兴的太早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闵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庆王的表现有些奇怪,让人捉摸不透。”石瞻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也发现了?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道:“按照他的脾气,今日一定会和尤坚等人串通一气,针对咱们西华侯府,可是刚刚他什么都没,这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从上朝之前开始,他对咱们的态度似乎就与往日不同,以往见了要么冷眼相对,要么干脆视若无睹。今日却出人意料的对着咱们危险,真是想不明白!父亲,依孩儿看,这庆王怕是又有什么歪点子了!”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!”石瞻吩咐道:“一会儿你去找找陆安,把该打听的事情打听一下!”

    “父亲,那咱们现在准备去哪?回府?”

    “去宏光阁!”石瞻道。

    见石瞻往外走,石闵连忙跟上去,问道:“父亲,去宏光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不回邺城,该去陛下那里看看了!否则你以为陛下为何要召为父回来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在宏光阁外侯着便是,做你该做的事情!”石瞻一边走一边道。

    石虎回到宏光阁,还没坐下,外面的太监便跑来禀报:“启禀陛下,西华侯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石虎板着脸,也不话,一旁的陆波心伺候着,对那太监道:“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太监起身往外退出去,石虎朝陆安摆摆手,示意他退下,又对那太监喊道:“让西华侯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叹了口气,对陆安吩咐道:“你也出去!不必在这里伺候!”

    陆安恭敬的行礼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待陆安走到门口,恰逢石瞻进来,陆安连忙让路站到一边,行礼道:“见过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一笑,点头示意,然后便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安顺手将宏光阁的大门关上,刚一转身,见石闵在不远处站着,立马走过去行礼:“公子,您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石闵转过身,笑着道:“陪父亲来给陛下请安。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石闵又问道:“怎么?不用在陛下旁边伺候着?”

    陆安笑了笑,答道:“陛下叫奴才出来,奴才只能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石闵笑了笑,看看四周,低声对陆安道:“借一步话。”

    陆安抬头看着石闵,似乎是觉得有些突然,见石闵往旁边走去,陆安只得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个僻静无人之处,陆安问道: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两件事,要劳烦陆兄弟操心一下。”石闵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闵称呼自己为兄弟,陆安激动的差点没跪在地上,连忙退了一步,行大礼,道:“公子有何事尽管吩咐,您称呼人为兄弟,人实在不敢当!”

    石闵扶起陆安,笑着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军中所有人不困官阶高低,我们都是手足兄弟,既然你陆安诚心待我,自然也是我兄弟,你不必如此!”

    “承蒙公子看得起……不知公子有何事吩咐?人一定竭尽所能!”

    “梁郡主现在何处,你该知道吧?”石闵凑上前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:“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见到梁郡主?”石闵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想了想,点点头:“应该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石闵着,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递到陆安面前,道:“劳烦你将此信交给梁郡主,告诉她,若她同意信中所,让她立马回信一封,你再转交给我即可!”

    陆波心的接过那封信,问道:“那梁郡主若是不同意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直接告诉我结果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着,将那封信心的塞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恐怕要劳你费心一些。”石闵的语气忽然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陆安抬起头看了一眼石闵,问道:“公子尽管吩咐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宫中,熟识的人多不多?”

    陆安想了想,道:“熟识的倒是也不少,只是交情特别好的,也就十来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来个……都可靠吗?”石闵想了想,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靠……”陆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石闵着,看了看四周,又吩咐道:“从今起,你得找人盯着光华门,尤其是晚上!”

    “公子是想打探什么消息?”陆安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看看,庆王深更半夜从光华门进宫,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