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二章
    “庆王殿下?”陆安的脑海里,忽然浮现出几个月前的某夜里,在太医馆附近看到香送石遵的情形,陆安心中不免嘀咕: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见陆安忽然若有所思,石闵觉得有些奇怪,以为陆安怯懦,问道:“怎么?这事儿陆兄弟有什么难处吗?”

    陆安欲言又止,终究只是道:“没……没有难处!人一定查探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当然看得出陆安有些反常,问道:“陆安,你今日有些反常,若是此事于你真有不妥,我另想他法。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道:“并非妥与不妥的问题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石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容人弄清楚了再告诉公子,现在……人不敢妄言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本想追问,但是想到陆安似乎却有难处,便安慰道:“好!那我就等你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宏光阁内,石虎与石瞻二人,正进行着君臣父子之间的试探。

    “听闻今年你在邯郸驻军,屯田一事落实的不错,收拢了那么多流民,你的军队,也是时候扩充一下了。”石虎道。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道:“兵不在多,在于上下一心,奖惩得当。今年的收成确实还可以,但是眼下赵国仍然需要大量的粮草储备,以便将来战时之用。【】从流民中挑选年轻健壮着入伍,确实能扩大兵力,但是农耕生产多少会受到影响,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,所以儿臣认为,没有必要急着招兵买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年头,为将的都嫌自己手下的人马少,你倒是稀奇。”石虎笑了笑,问道:“你收拢了那么多汉人流民,就没想过扩军?”

    “想过。”石瞻应到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上书给朕,请求朕下旨?”石虎靠在椅背上,看着石瞻,又道:“你应该知道,以朕对你的信任和宠爱,你若是提出这样的要求,朕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石瞻心里明白的很,石虎的这些话,是在试探他,于是石瞻道:“以父皇之远见,若是有必要扩军,父皇自会下旨,儿臣驽钝,岂能干扰圣意?此外,刚刚屯田便急着扩军,恐他人心生不满,届时若是有什么流言蜚语,于儿臣不利,所以总体来,扩军实在是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多了!你对朕的忠心,不是他人三言两语就能影响到朕对你的信任的!想做,就放开去做,你一心为国,朕心里都知道,不必这么拘束。”石虎笑着道。

    石瞻笑了笑,道:“若是有扩军的必要,儿臣一定求父皇下旨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石虎的几次试探,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,石虎的脸色,这才温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燕王大逆不道,居然行巫蛊之事诅咒朕,这件事,你应该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儿臣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与燕王府已经结了亲,现在燕王被关进大理寺,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跟朕的?”

    “儿臣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有想的,还是心中想而又不敢?”石虎不依不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……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就,只不过什么?在朕面前还想有所隐瞒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与不,没有什么意义,燕王若是当真行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儿臣断然不会替他求情!”石瞻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没有做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燕王是被冤枉的,那儿臣更不需要担忧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若他是遭人陷害,你就不替他喊冤?”

    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更何况父皇恩浩荡,此事若有猫腻,父皇也自然会追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子,朕虽然老了,但是你毕竟是朕带大的!你现在话,可是没有以前贴心实在了。”石虎翘着腿,缓缓的道:“现在你的话,虽然句句华丽,字字恭敬,但是在朕看来,有些不是你心里的真实想法。”

    石瞻被石虎的这几句话,的内心不免起了波澜。石瞻并没有料想到,他处处谨慎,心话,为的就是削减石虎对西华侯府的怀疑。可是现在看来,石虎似乎察觉到了自己所的话,是有违初衷的。

    石瞻并不清楚,自己到底是哪里让石虎觉得不对劲,或许人和事情的发展,有时候就是这样,越是心翼翼,越是不可避免的被人发觉。

    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大约就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“父皇明鉴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你子现在也跟朕玩心眼了!嗯?”石虎打断了石瞻的话。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!”石瞻着,忽然跪在了石虎面前,道:“儿臣只是希望父皇对西华侯府的信任,能一如既往!别无他意!”

    “朕何曾怀疑过你?”石虎责问石瞻,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面对这句话,石瞻纵然对今日石虎的再三试探心知肚明,他也不能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石瞻这般模样,石虎大约是心理上理亏,主动道:“这么些年,朕对你的信任无人可撼动!对你的恩宠也未曾减少!所以你不必担心!好好替朕开疆守土,朕的眼睛是雪亮的。”

    见石虎给了这么大一个台阶,石瞻连忙接了,道:“是……儿臣谢父皇厚爱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次回来了,就把闵的婚事办了,不要再耽搁了!”石虎忽然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燕王府已经是这般模样,这婚事还如何办……儿臣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就怪老二这只白眼狼!若非他如此大逆不道,朕岂会……”石虎着,是又气又恨。

    “那这婚事……是不是就简单些了……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道:“不妥,这事儿不能就这么马马虎虎的过去!朕毕竟下令赐婚,若是到最后一点动静都没有,不光你西华侯府没有颜面,朕的脸也没法见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父皇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明日朕派人去将这丫头接进宫!在成婚之前,这丫头还是先住在宫里吧!到时候闵迎亲,直接进宫来迎!这样一来,应该就没什么不妥了吧?”石虎有些得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连连称是,道:“父皇英明!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,朕想事先知会你一声。”石虎忽然道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石瞻的心里,忽然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,问道:“父皇的是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朕岁数大了,近来打算把储位的继承人定下来,心中也好松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储位的人选,你选定了?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道:“就是庆王!”

    虽然石虎的这两句话给出的答案,完全在石瞻的预想之中,但是亲耳听到,感觉确实有些不一样,他的内心不由自主的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