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三章
    看到石瞻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,石虎问到:“你可有什么想的?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道:“只要是父皇的的旨意,儿臣都会照办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心中担忧什么。”石虎着,从手边的枕头下,取出了一张精致的丝帛,递给石瞻,道:“这是朕给你的定心丸!拿去!”

    石瞻一怔,连忙走上前,双手接过,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段话。石瞻粗略的看了看,大致意思,便是无论将来西华候府犯怎样的过错,皆可饶恕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话,石瞻的内心异常复杂。看来,他原先所考虑的一切,都白费了,令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,石虎会这么快就定下储位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一纸诏书,你就不必担心了吧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思虑周全,儿臣……谢恩。”石瞻着,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“诸子之中,你功劳最大,行事也最让朕放心,朕替你做这番安排,一来是朕念父子之情,二来是眼下整个赵国,在战略上能独当一面的,也仅你一人而已。将来朕百年之后,还盼你守住朕的这份基业。至于庆王,他功劳不如你,性情有些浮躁,但是也算聪明。这些年朕一直让他留在李城,就是为了磨练他的心性,现在看来,确实有不的成效。”石虎叹了口气,看着跪在地上的石瞻,吩咐道:“起来吧!不必跪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那里,朕会吩咐好他,朕最不愿意看到的,就是将来你俩不和!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!”石瞻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瞻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传位庆王,你心中是否心存怨言。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抬起头,看了看石虎,还未回应,石虎又道:“朕要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石瞻沉默了片刻,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石虎叹了口气,对于他来,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问道:“有何怨言,你且看!”

    石瞻欲言又止,石虎便吩咐道:“你尽管,此处只有咱们父子二人,朕恕你无罪!”

    石瞻无奈的点点头,道:“庆王不是最佳的皇位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庆王与你不和,莫非你怪朕没有传位于你?”石虎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石瞻大惊,道:“儿臣从未觊觎皇位!”

    “那朕问你,诸子之中,除了他,还有谁有些能耐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恕儿臣直言,燕王的事情,其中恐怕有蹊跷,若无此事,燕王才是陛下最佳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大逆不道,朕暂时还未杀他,已经是开恩,这样的事情,朕岂会弄错?”石虎瞪了石瞻一眼,又道:“朕知道你的意思,到底,你还是在替那混账东西鸣不平!”

    “儿臣实话实,不曾针对任何人,也不曾帮衬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朕倒是想听听你所谓的实话!吧!”

    “听闻老萨满前些日子突然暴毙,父皇想必早就知晓此事吧?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点头,道:“老萨满的死,朕早有耳闻,怎么?他那个岁数,被先祖们召去,难道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老萨满年纪虽大,但一向身体硬朗,为何燕王府的事情发生没几,老萨满就暴毙了?父皇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老萨满对朕过,燕王所行的巫蛊之术,极为恶毒,若要破此咒,恐折阳寿。或许是老萨满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助了朕。”

    “这等荒谬之言,父皇怎可相信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石虎呵斥道:“此事你不必再提!朕心中如明镜一般,清楚的很!”

    石瞻本还想与石虎争论什么,但是想到,一来自己并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,二来石虎眼下态度坚决,再下去,恐怕也没有什么意义,反而会让石虎龙颜大怒,于是识趣的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朕废了老二,你不要再有其他想法!闵的婚事,朕一样会给你安排的风风光光!你也不必担心此事会牵扯到西华侯府!如此,可以安心了吧?”石虎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谢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时间,就不必急着回邯郸了!等闵的婚事办了,再回邯郸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命。”石瞻点点头,又问道:“不知父皇打算何时册封庆王?”

    “朕已经让钦监看过,下个月初九,乃黄道吉日,就在那。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“先退下吧!朕累了!”石虎有些不悦,摆摆手示意石瞻退下。

    石瞻恭敬的行礼道:“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从宏光阁里走出来的一瞬间,石瞻顿时脑子晕了一下,连忙扶住门框。

    石闵已经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,见此情形,连忙上前扶着石瞻,关切的问道:“父亲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脸色有些难看,淡淡的了两个字:“回府!”

    一旁的陆安见状,声问道:“侯爷,需不需要叫太医给您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石瞻道。

    陆安只能呆呆的在旁边看着,而石闵想要扶着石瞻,却被他推开,只见他深深叹了口气,便直接离开了,石闵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朝宫门口走去,石闵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看着石瞻,直到骑上马,石瞻也一言未发,而石闵也没敢多问,只是心中有万般揣测。

    回到西华侯府,徐三如往常一样迎上来,笑着行礼: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完,石瞻便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,一句话都没有跟徐三,而这个情况,显然是非常反常,石瞻从未如此黑着脸,一时间徐三也是觉得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徐三连忙抓住石闵的胳膊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也摇摇头,微微皱眉,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见石瞻头也不回,徐三催促石闵:“公子,你快去看看吧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拍了拍徐三的胳膊,道:“不要声张,我去看看再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石闵来到后院,恰好见石瞻一拳狠狠的砸在树干上,顿时整棵树“哗哗”作响,树叶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石闵缓缓走上前,问道:“父亲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为何您突然生这么大的气!”

    石瞻叹了口气,道:“真是没有想到,陛下这么快就打算立庆王为太子!”

    “立庆王?”石闵大吃一惊,问道:“是陛下亲口告诉您的吗?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道:“若非陛下亲口的,为父何至于这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那燕王殿下呢?燕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难道已经认定,燕王真的干了那大逆不道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这样一来,父亲,庆王以后岂能容得下我们?”

    石瞻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了石虎交给他的东西,道:“今日陛下特地给了为父这个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石闵一脸疑惑,接过石瞻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