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五章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梁郡主脸色憔悴,看着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奴才长话短说。”陆安说着,从怀里将石闵交给他的信掏了出来,递到梁郡主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梁郡主看了一眼,并没有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看了便知,奴才绝无坑害郡主之心。”陆安说着,又将信望她面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梁郡主再看了一眼那封信,信封上空无一字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了过来,拆开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看几个字,梁郡主便抬起头,看了一眼陆安。

    陆安微微点头示意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交给你的?”梁郡主边看边问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。”陆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梁郡主看完书信,想了想,一旁的陆安说道:“公子吩咐,郡主若是觉得信上所说之事妥当,请回信一封,好让奴才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梁郡主有些迟疑,问道:“你何故会给西华侯府做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子于奴才有救命之恩,故而只要是公子吩咐的事情,奴才拼尽全力也会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闵公子可曾说过,此事他们有几成把握?”梁郡主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公子未曾说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梁郡主默默点头,起身便走到桌案前,一边提笔铺纸,一边对陆安吩咐道:“研墨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梁郡主将回信折好,递给陆安,说道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陆安双手接过,行礼说道: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陆公公。”梁郡主忽然喊住了陆安。

    “郡主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劳烦陆公公再传一句话给西华侯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小心刘贵妃!”

    陆安愣了一下,点点头,想了想,又抬头说道:“郡主,恕奴才多嘴,您更应该小心刘贵妃。”

    梁郡主听了,双手不禁抓紧了自己的衣角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趁着天还亮着,石闵和石瞻便出了城,按照规定,没有石虎的旨意,军队是不能进城的,狼骑尉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父亲,兄弟们已经到了!”石闵指着远处狼骑尉的临时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河西之行,狼骑尉折损不少,想来甚是可惜啊!”石瞻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领兵无方,让父亲失望了!”

    石瞻摆摆手,说道:“这不怨你,这次去河西,你能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,扶持木都夺回首领之位,还斩杀两千多匈奴人,说明你这些年,没有白费为父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的教诲,孩儿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别太高兴,这一切功劳,你只占了一小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,功劳还是弟兄们的!”

    “经过这几次历练,说明了一个问题,当初设立狼骑尉这个计划,是可行的!兵不在多,在于精!在于用兵之人的手段。小股人马,单独行动是一头狼,不容易被发现,虽然能力有限,但也可以致命。但是多个小股人马若是像群狼一样配合,便比猛虎还厉害!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现在的狼骑尉,只剩下四百多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你不必担心!”石瞻忽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感觉有些纳闷,问道:“父亲,孩儿好像不太明白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今日在宏光阁,陛下问了为父什么吗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: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问为父,今年邯郸屯田颇有成效,为何没有上书请求扩军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此时若是求陛下下旨扩军,恐遭来非议,给自己添麻烦,毕竟咱们汉人的人马多了,有人是要眼红的!”

    石闵看着石瞻的表情,低声问道:“孩儿猜想,父亲肯定还是暗地里招募了一些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到底是我石瞻的儿子!”石瞻笑道。

    石闵顿时眼前一亮,问道:“父亲招募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猜猜看!”石瞻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“两千?”石闵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:“再猜!”

    “三千?”

    “五千!”

    “五千人?这么多?”石闵惊的嘴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“不多不少,刚好五千人!”

    “父亲招募这些人,是为了补充兵源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挑选狼骑尉!挑剩下的,就补充到李昌和王世成的队伍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一下子多了五千人,外人难道就发现不了?这粮草兵器也是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你三叔和秦先生在,粮草兵器不是问题,最大的问题,就是战马!若是步卒,倒也还好,狼骑尉没有马,便不是狼骑尉了!”

    “战马……”石闵朝远处的营地看了看,对石瞻说道:“父亲,您看看营地里的战马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石瞻抬头望去,粗略一数,居然有四五千匹马,不禁惊叹道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与匈奴人交手,缴获了一些,剩下的,是从氐族人和羌族人那里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好马?”

    “都是好马!”石闵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!去看看!”石瞻按耐不住,策马便朝营地去了。

    张沐风和朱松正带着几个人在外围巡视,隐约听到马蹄声,几人闻声望去,一眼便认出了石闵的朱龙马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来了!”张沐风首先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大将军!”朱松也认出了石瞻的坐骑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迎了上去,父子二人还未到他们跟前,他们便大声喊道:“大将军!少将军!”

    二人勒马停下,翻身下马,张沐风身后的两个人,连忙跑上去帮父子二人牵马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大将军,拜见少将军!”张沐风和朱松等人恭敬的行礼喊道。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!不必多礼!”石瞻走上前,拍了拍他们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少将军,你们怎么来了?”朱松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听闻弟兄们回来,便来看看大家。走!咱们进去说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少将军!请!”朱松连忙侧身引路。

    “受伤的弟兄都怎么样了?”石瞻一边走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大将军,轻伤的弟兄们已经好,伤重的,再休养十来天,也都差不多了!”朱松答道。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吩咐道:“还是老规矩,伤重的弟兄们,吃住都多照顾点!其他弟兄若是有想法,你们这些做什长的,都要安抚好!带兵不光是带他们上阵杀敌,还要照顾到弟兄们的情绪!一个人有不同的意见,就可能会影响其他弟兄的斗志,那战斗力也势必受到影响!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末将记住了!”朱松小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,库里台现在何处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少将军!今日庆王带人来把刘大人的棺椁带走的时候,顺便把库里台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怎么能让他把人带走?”

    朱松有些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末将与其他弟兄们原本也不同意,可是庆王声称库里台是赵国质子,应该尽早带回邺城,我等实在无言反驳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他们做的没错!”石瞻对石闵说道:“库里台明面上是质子,咱们是无权把他留在自己手里的!否则庆王府肯定会找借口说三道四!你不必再责怪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……”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孩儿只是觉得这庆王未免太不厚道了!招呼都不打一声!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这么懂礼数,便不是庆王了!”石瞻冷笑一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