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六章
    看到石瞻和石闵两人到来,将士们纷纷起身行礼。石瞻摆摆手都让众人坐下,对石闵说道:“走,去看看你圈回来的马!”

    “父亲,这边是匈奴人的马!您看看如何?”石闵指了一个方向

    石瞻上前仔细看了几匹马的马蹄,毛色,又摸了摸它们的腿骨,翻开马嘴,又了一下牙齿。

    “这些马可都是好马啊!”石瞻拍了拍手上的泥,说道:“毛色蹭亮,膘肥身健,体型匀称,清一色的壮年马!能配以这样良马的匈奴人,应该不太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,那伙儿匈奴人,与孩儿之前交手的匈奴人相比,更加善战,似乎应该是匈奴单于的亲卫军。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,应该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不知新招募的人,操练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石瞻一边往前走,一边说道:“尚在操练之中,想做狼骑尉需经过层层筛选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不过好在中原之地素来民风剽悍,青壮年大多性格刚硬,胆小怕死者甚少,五千人,总能挑出一些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那此事需不需要禀明陛下?”

    石瞻摆摆手,说道:“不必!狼骑尉留给外人的,只能是名字而已,其他的,只能如同烟夜中的影子一般!看不到!摸不着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,这五千人马,加上原有的四万兵马,筛选出三千人交给你!你要把这三千人和现有的弟兄,锤炼成一支虎狼之师!至于兵器粮草战马,自己去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自己想办法?”石闵一愣。

    石瞻回头问道:“怎么?这事情,你办不了?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为难,问道:“足足三千人马,战马勉强还能凑到,兵器粮草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现在国库空虚,民力积弱,这三千兵马的兵器和粮草,就别指望兵部的尤坚还会给咱们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地里也不会长出兵器来啊!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狼骑尉的统帅,那这些事情,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。你记着,为将者,食敌一钟,当吾二十钟;忌杆一石,当吾二十石。指望国库给你拨发,那将士们吃的都是百姓的血汗,你咽的下去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:“孩儿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!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还有一事,想与父亲商议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将来面对的战况,将会更加复杂,这次与匈奴人交手,有些弟兄因为救治不及时而丢了性命,实在是巨大的损失,所以孩儿认为,狼骑尉的队伍之中,必须要有懂得救治的伤员的弟兄,出征之前,用于急救的药材,也要备好!”

    “你的这个想法不错,为父以为可行,想好的话,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朱松。”石瞻喊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诸什长之中,你年纪最长,这些日子尔等驻扎于此,军中诸多事宜,由你暂代。有任何事情,派人进城,去西华侯府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些马匹,留在此处不太安全,即刻派人送去邯郸,交由王世成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吩咐完诸多事宜,石瞻对石闵说道:“走吧!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进城,恰逢宁王石鉴在城门口,石瞻喊了一声:“三皇兄!”

    石鉴听到有人喊他,连忙回过头,看到打招呼的是石瞻,笑呵呵的走了过来,说道:“原来是五弟!听闻你昨夜回来,愚兄都没见到你,没想到今日在这里碰上了!”

    石瞻翻身下马对石鉴拱手行礼说道:“多日不见,三皇兄看来现在是风生水起啊!真是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“见过宁王殿下!”石闵也在旁边恭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愚兄就是干些粗浅的活,哪谈得上什么风生水起!哪能和五弟你比?”石鉴说着,指了指石闵,说道:“你看看,现在小闵这孩子,一表人才,听说这次出使河西,收服羌氐两族,又立了大功!这才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“殿下过奖了!小侄只是替陛下分忧,谈不上什么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谦虚了!看到现在的你,我就想起了你爹年轻的时候!哈哈哈哈哈!五弟,你教子有方啊!”

    “三皇兄过奖了!”石瞻笑着道谢,又问道:“不知近来郑妃娘娘可好?”

    说道郑妃,石鉴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失落,叹息道:“哎……母妃岁数也大了,身边就两个婢女陪着,这常青宫也是冷冷清清!你说,能好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宫中日常用度若能按时拨发,倒也不用皇兄太担心,至少在宫里能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若要真是那样,愚兄倒也省心了!司礼监那群混账东西,见母妃年纪大了,又不得陛下恩宠,每月奉银都要克扣一部分,吃的用的都不放过!实在可恨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等事情?”石瞻有些意外,问道:“此事父皇就不过问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五弟,我们母子在父皇心里半点地位都没有,愚兄一年都见不了陛下几次,就算是跟父皇说了,又能怎样?更何况这后宫的事情,都是刘贵妃说了算,愚兄除了每次进宫给母妃带一点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石鉴的话里,满是无奈,听的石瞻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只见他摸了摸怀中,总算是掏出了几锭银子,又问石闵:“带银子没有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连忙摘下钱袋,递给石瞻,说道:“父亲,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石鉴问道:“五弟,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石瞻将银子都装好,直接塞到石鉴的手里,说道:“这些银两,是小弟的一些心意,回头劳烦三皇兄代劳,转交给郑妃娘娘!”

    石鉴连忙推却,说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拿回去拿回去!光天化日的,让人看了笑话!”

    说着,将钱袋塞回石瞻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让人笑话的?小弟年幼之时,郑妃娘娘曾经照顾过我一年多,这番恩情,多年来也未曾报答,皇兄就不要推辞了!别人若是笑话,也是笑话小弟出手不够阔绰,观众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皇兄就收下吧!”石瞻说着,又把钱袋交到石鉴手里。

    石鉴推辞不得,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了,然后把钱袋交给了身后的一个随从。

    那随从小心接过钱袋,还抬头看了一眼石闵,恰好两人目光对视,那人的眼神里先是充满了冷冷的杀气,然后连忙立马避开石闵的目光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,不禁让石闵心生疑惑,再看那人身形有些健硕,双手也有些粗糙,石闵对这个人,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皇兄,小弟就不打扰了!您先忙!改日必定登门拜访!郑妃娘娘那里,就请皇兄带个问候吧!”

    “愚兄多谢五弟还有这份心意!多谢!”石鉴说着,居然先行了一个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