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七章
    告别石鉴,父子二人骑马回去,路上石闵问道:“父亲,您说陛下为何对郑妃娘娘和宁王这般冷漠?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,宁王也是陛下的儿子,怎么好像陛下对他们母子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说道:“为父也不是很清楚,从为父记事起,好像陛下就对郑妃娘娘冷淡的很,听说那常青宫,陛下已经有几十年不去了。宁王也几乎被人遗忘,当年若非高丞相进言,给陛下诸子封王,恐怕这宁王比现在还落魄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也见过郑妃娘娘几次,看起来与世无争,也挺和善,真是不明白,这样一个安分守己的人,是哪里让陛下不满了?”

    石瞻骑在马背上,看了石闵一眼,说道:“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这是陛下的事情!轮不到你说三道四!”

    “孩儿也就是随口一说。”石闵挠挠头,忽然又问道:“对了,父亲,刚刚您有没有注意到宁王殿下身后的那个随从?”

    “看了一眼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相貌平平,身上却有一股杀气,不简单,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随从,应该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好歹是个亲王,现在又是巡防营的统领,身边有个身手不错的人当随从,也没什么不正常,你不必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身手好的人不难找,可不是所有身手不凡的都会有杀气。父亲您是赵国一等一的高手,也未曾向他那样杀气逼人,刚刚那人与孩儿对视了一下,他的眼神,分明就如同利剑一般,要么就是他对西华侯府有敌意,要么就是他经常杀人!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随从,仅凭一个眼神,你就做出这么多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!”石闵想了想,又说道:“父亲,照我看,宁王都有些让人琢磨不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琢磨不透?”

    “您刚刚也说了,这宁王几十年不得宠,朝中上下怕是没多少人把他放在眼里,这么多年来,他也是几乎足不出户,不与外人结交。可是短短几个月,这巡防营上下,却对这位宁王服服帖帖,父亲就不觉得有些奇怪吗?要知道,巡防营那些人,大多是市井无赖,没有什么道义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!”石瞻微微点头,说道:“为父倒确实没考虑到这一点!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宁王殿下,也是颇有手腕之人啊!父亲,会不会这宁王也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“应当不会,他除了一个小小的巡防营,其他一无所知,要是真有的话,原先也不至于低调成那样!最多,也就是给庆王办事。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抬头又看了看天,见天色已晚,便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父亲,孩儿先行进宫,晚些时候再回去!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低调一些,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路上石闵不敢策马飞奔,惊动别人。到了宫门口,也是把坐骑交给相熟的禁军看管,自己便进宫去了。

    走在青石砖路上,两边都是高墙,抬头望去,苍白的月色穿过夜空,照在烟漆漆的屋顶上,倒显得气氛有些安静而诡异。

    忽然,不远处一个人提着灯笼,匆匆忙忙的朝着石闵,面对面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闵也未曾注意,心想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待那小太监快要走到眼前,石闵为了不被人认出,还特地低下头,不去看那人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您怎么来了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闵抬头一看,来人居然正是陆安。

    “陆安,怎么是你?”石闵说着,看了看四周,问道:“你这匆匆忙忙的,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陆安也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拉着石闵便走,说道:“公子请随我来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!”

    石闵对宫里并不那么熟悉,见陆安带路,便毫不犹豫的跟在他身后,不一会儿,二人来到一个僻静之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人也正要去找您。”陆安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石闵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梁郡主的回信!公子收好!”陆安说着,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,递给了石闵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找我就是为了这事?”

    陆安也愣了,点点头,显然不知道石闵是什么意思,问道:“那公子这么晚进宫,是所为何事?陛下可没召见您呐。”

    石闵一边将信塞进怀里,一边说道:“我也是有事想问你,所以特地等天烟了再进宫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有何吩咐?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陛下身边伺候,陛下下的所有圣旨,你应该都知道吧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说道:“除非是密旨,否则一般都会经小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想一下,当日文苍带禁军去搜查燕王府,陛下可曾下过圣旨?”

    陆安想了想,点点头,答道:“下过!当时小人还在场,亲眼看到陛下将圣旨交给文大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搜查燕王府,是文苍去请的圣旨,还是陛下突然下的圣旨?”

    “是文大统领去面见陛下,请的圣旨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郑重的点点头:“小人确定!”

    “好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公子就为了这件事而来?”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为了这件事!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没有多嘴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陆安,今日多谢你了!”石闵拱手行了半礼。

    陆安见石闵对他行礼,有些受宠若惊,连忙说道:“公子不必客气,您折煞小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也是知恩图报之人,今日你确实帮了我的忙,这一声谢谢,是应该的。”石闵拍了拍陆安,又问道:“这个时候,你怎么没在陛下身边伺候?怎么会有空出来?”

    陆安有些尴尬的答道:“陛下……现在正在梁郡主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闵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,毕竟这样的事情,实在是有违人伦,让人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大约也觉得这件事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,石闵便说道:“那我就先走了!你也快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转身便要离去,陆安忽然喊道:“公子稍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石闵转过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梁郡主回信以后,还有一句话要小人代为转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石闵又走到陆安跟前。

    “梁郡主说,让西华侯府要小心刘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刘贵妃?”石闵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句话?没有别的了?”石闵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郑重的点点头,很确定的说道:“对,就这句话,梁郡主没说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石闵疑惑的点点头,然后对陆安说道:“好,我知道了!多谢陆兄弟!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公子慢走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