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章
    话音刚落,旁边的树林里,忽然钻出了几十个手持兵刃的人,更有人拉弓搭箭,对着石瞻和徐三两人,不用说,肯定是石遵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庆王府今天晚上是想干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了。”石瞻不慌不忙的看着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瞻,你我没有必要兵戎相见,只要你肯低个头,西华候府和庆王府可以和平相处,将来本王继位,一样给你荣华富贵,有何不可?”石遵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总是把事情想的那么乐观,真以为你的这些手下,能镇得住我?”

    “石瞻,你就不要硬撑了,这四周都是我的人,就凭你和这个残废的随从,能掀起什么大浪来?今日你插翅难飞,除非你给本王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?父皇没有告诉你,你该怎么做吗?”石瞻冷笑一声,又指着徐三说道:“还有,这位,不是你说的什么残废随从,他杀的人,可比你杀的多!”

    徐三虽然只有一条胳膊,可是手持短刀,面对如此阵势,丝毫没有畏惧,说道:“将军!看这群兔崽子们的架势,卑职这刀,今晚恐怕是要沾点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大言不惭!”石遵冷笑道:“石瞻,既然你执迷不悟,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石瞻反问道:“我刚刚已经说了,你总是把事情想的太乐观!”

    此时石瞻与庆王相隔不过三四步远,话音刚落,石瞻忽然发难,一个健步冲到石遵身边,石遵连忙抬手抽刀,他身后的府兵也挥刀劈向石瞻。

    可是石瞻终究快了一步,一脚踢翻其中一个府兵,另外一个,则被徐三掷出的匕首刺中胸口,倒在地上。只见徐三在地上一个翻身,便滚到了石遵脚边,顺手拔出匕首。而石遵原本抽刀的那只手,也已经被石瞻按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,别乱动,我是个残废,说不定手抖一下,不小心把您的脖子割断了!”徐三说着,匕首已经架在了石遵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是赵国第一良将吗?那我今日就教你一招,叫做擒贼先擒王!”石瞻站在石遵的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情形,石遵的手下有些不知所措。这时候,谭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,喊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谭渊说着,哒哒哒的沿着台阶走上来,同时说道:“侯爷!误会!都是误会!”

    往前走了几步,谭渊又回过头,指着那群手持兵刃的庆王府府兵骂道:“你们眼瞎了?耳聋了?谁让你们把刀剑对着自己人的!都收起来!”

    听到谭渊的呵斥,有人还有些犹豫,谭渊走下台阶,过去便是“啪啪”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众人纷纷收起兵刃,谭渊又呵斥道:“退下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所有的庆王府府兵乖乖的退到旁边去了。谭渊这才走上台阶,对石瞻行礼说道:“侯爷,刚刚的事情,不过是我家殿下跟您开个玩笑,再怎么样,您二位都是手足兄弟,岂会真的和侯爷您兵戎相见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庆王府的管家谭渊吧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小人。”谭渊再次行礼,说道:“侯爷,您看,是不是先把我家殿下放开,这万一真伤到殿下,事情可就不好办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是和你家庆王殿下开个玩笑而已。”石瞻说着,松开了石遵的手腕,然后对徐三吩咐道:“徐三,把家伙收起来,别伤着庆王殿下!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!”徐三说着,移开了架在石遵脖子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石遵下意识的抹了抹脖子,却没有立马走开,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五皇兄的身手还是那么快!本王佩服!”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不足挂齿,希望我的手下没有伤到庆王殿下你!”

    石遵没有回话,便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刚走几步,却又忽然停下,微微侧脸对石瞻说道:“既然今晚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那西华侯府以后可就要好自为之了!”

    “不劳庆王操心!”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冷哼一声,对谭渊吩咐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说完,便“哒哒哒”的走下台阶,谭渊招呼也没打,连忙跟着石遵走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来了几个石遵的手下,七手八脚的把那一箱子金银也给抬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石遵和他的人马离去,徐三叹息道:“真是糟蹋了那一箱金银,若是拿来,起码是四万弟兄半年的粮饷!”

    石瞻笑了笑,问道:“你何时也变得这么贪心了?”

    “自打放下兵器,挑起了打理西华侯府的担子,这日子是过的越来越精细了。”徐三说着,指着已经远去的西华侯府的人马,问道:“将军,咱们何时下山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走吧!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借着皎洁的月光,不慌不忙的绕过几条小路,终于来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“算他们识相,没把马牵走!”徐三拍了拍马背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石瞻翻身上马,说道:“今晚庆王已经在我这里丢尽了脸,这等懦夫的做法,怕是他也没脸去干吧?”

    徐三一边爬上马背,一边说道:“将军说的也有道理!”

    待坐稳之后,徐三勒了勒马缰绳,问道:“将军,咱们现在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先回去再说。”石瞻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路上,石瞻默不作声,徐三问道:“怎么了将军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今日我为何要激怒石遵?”

    徐三摇摇头,说道:“卑职不知,但是将军这样做,一定有您的道理!”

    石瞻看了一眼徐三,说道:“我料定他的性情,必然无法忍受我的讥讽,加上刚刚你还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一定是暴躁无比。我想这个时候,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除掉西华侯府。”

    徐三心里咯噔了一下,问道:“将军,那咱们得赶紧做好防备。”

    石瞻摆摆手,说道:“这又不是行军打仗,做什么防备?”

    “那庆王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凭现在的庆王府,还动不了西华侯府分毫。不过他还不至于蠢到立马和我硬碰硬,这于他不利,至少陛下非常不愿意看到这一点。”石瞻说着,对徐三微微神秘的一笑,说道:“所以他想出这口气,就一定会想去找刘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找刘贵妃?”

    “越是在这个时候,他越不会自己去冒险,对于他来说,煮熟的鸭子不能飞了!所以找刘贵妃帮忙,是最稳妥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还不是很明白,找刘贵妃帮忙,和您激怒他有什么关联?”徐三似乎还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之前王冲带回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庆王半夜从光华门进宫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……庆王半夜进宫,是因为刘贵妃?”徐三顿时觉得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石瞻微微皱眉,说道:“一切都需要得到应证之后才能确定,现在下定论都还早。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与刘贵妃取得联系,最快的方式,便是他直接进宫。按照他的性情,说不定真的就这么做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