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二章
    “除了刘贵妃,任何人劝说陛下杀了燕王,都不合适,尤其是殿下您。”谭渊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!你有何计策!”石遵顿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凌晨的邺城,已经微寒,陆安跪在地上,身子瑟瑟发抖。他又饿又累,又困又乏,不记得自己已经跪了多久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,蕙兰宫大门紧闭,他却不能进去,更不能离开,除了忍耐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忽然,蕙兰宫的门“吱嘎”一声被人轻轻打开了,陆安睁开双眼,只见一个女子探着脑袋看了看四周,见四下无人,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香姑娘......你怎么来了?”陆安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想,我只是报你当日救我的恩情,此后你我两不相欠!”小香冷冰冰的回了一句,然后将手里的篮子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陆安低头一看,篮子里似乎装着一点吃的,这令他非常诧异,又有些感动,还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些吃的,你抓紧时间,吃完我要把东西收走!要是被人发现,我也吃不了兜着走!”小香蹲在地上,把篮子推到了陆安面前。

    跪了半宿,陆安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,一听是吃的,连忙抓起一个馒头,狼吞虎咽起来。刚吃几口,便因为吃的太快有些噎住了,小香瞥了他一眼,指着篮子里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这里还有一碗热粥!”

    陆安一听,连忙端起碗喝了两口,总算舒坦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,一言不发,面对面坐着。小香总是故意看着其他地方,而陆安则不好意思抬头看她,气氛甚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快点吃!别磨磨蹭蹭!”小香又催促道。

    陆安悻悻的看了小香一眼,把最后半个馒头全部塞进了嘴里,然后慢慢的咀嚼,依旧没有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小香麻利的把地上的东西清理干净,提起篮子就走扔下一句:“跪好!娘娘若是看到,定会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陆安揉了揉肿痛的膝盖,无奈的继续跪着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小香忽然停下脚步,又说道:“娘娘这次罚你,是因为你明知道梁郡主在宫里,却不及时告诉娘娘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?”陆安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因为什么?”小香回了一句,便跨进了蕙兰宫,轻轻将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吃了些东西,陆安觉得人有了些精神,身子也没那么冷了。他搓了搓手,又搓了搓脸,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知道,自己和小香一样,不过是权贵们随意发泄的工具而已,谁知道吃完这一顿,还能不能活到吃下一顿。

    就这样,陆安在又跪了许久,估摸着应该过了丑时,蕙兰宫的门忽然又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陆安抬起头,两个太监正在把门推开,而小香则站在门口,说道:“娘娘叫你进来!”

    陆安愣了一下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!快点!”小香催促道。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跪着时间太长,陆安想要起来,可是两条腿却根本不听使唤,已经完全麻木,直接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。”小香嘟哝了一句,对那两个推门的小太监吩咐道:“把他拖进来,别让娘娘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两个小太监七手八脚的搀扶着陆安,将他拽进了蕙兰宫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本宫看在陛下的面上,定要你跪个三天三夜!”刘贵妃披着衣袍,靠在椅背上瞪着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被扔在不远处,他顾不上两个膝盖的酸痛,立马又规规矩矩的跪好,磕头说道:“娘娘恕罪,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安。”刘贵妃喊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应声:“奴才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怎么答应本宫来着?”刘贵妃轻轻拉了拉自己的衣角,不慌不忙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不禁咽了咽口水,悻悻的答道:“不管有什么事情,都第一时间告诉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心虚,陆安小声答道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没有?哼!”刘贵妃冷哼一声,说道:“本宫愿本以为你是个老实人,没想到也是阳奉阴违之徒!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……奴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嘴!”刘贵妃完全不管陆安作何解释,打断了陆安的话,命令道:“本宫不下令,不准停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无奈的应了一声,然后缓缓的“啪啪啪”抽着自己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声音太小了!用力点!”刘贵妃闭着眼悠然自得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刘贵妃又下令,陆安无奈,只能继续加大力度,很快,脸都被打的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贵妃却始终闭着眼,似乎完全没有叫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刘贵妃微微睁开眼,瞥了一眼陆安,见他还在打,脸却已经肿了,于是喊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陆安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,仍旧继续打,一旁的小香大声呵斥道:“娘娘叫你停,你听到了没有!”

    这一声呵斥,似乎才把陆安的神智拉了回来,他连忙停下手。

    “知道本宫说的是什么事情吗?”刘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梁郡主在宫里的事情……”陆安忍不住抹了抹火辣辣的脸,低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刘贵妃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一愣,抬头看着小香,只见小香瞪了他一眼,陆安连忙结结巴巴的答道:“没……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刘贵妃听到陆安语气变了,又睁开眼,问道:“怎么?听你这口气,好像还有事瞒着本宫啊。现在本宫给你机会说,你别不说,一会儿若是从本宫嘴里说出来,可就不是打嘴巴这么简单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奴才没有什么事还瞒着娘娘……”陆安想起了小香之前的叮嘱,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刘贵妃在试探他。

    “那本宫问你,那贱人进宫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话,大概两个多月……燕王府出事没多久,便被接进宫了……”陆安只能一五一十的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陛下最近怎么不来蕙兰宫了,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狐狸精!”刘贵妃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这个贱货,趁本宫怀着身子,在陛下面前卖弄风骚!不要脸!”

    刘贵妃骂的字眼,实在有些难听,所有人都只能悻悻的低着头,不敢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刘贵妃自言自语的骂了一会儿,大约自己也觉得无趣,便问陆安:“本宫问你,那贱人进宫那么久,为何你一直瞒着本宫不报?难道你不知道她与本宫不合!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奴才……奴才也没办法……这……这是陛下吩咐的……不可对任何人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话要听,那本宫的话你就不必听了是吗!”刘贵妃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!说说看!”刘贵妃说着,又闭上了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