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四章
    听完石闵的话,石虎微微点头,道:“看不出来,你子年纪轻轻,对事情的分析还能如此透彻,看来朕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吴侍郎又站出来道:“陛下,方才游击将军所言,字字句句都切中要害。治国方针断无立竿见影之策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将军是从长远的角度,来解决赵国边境之患,微臣以为此建议可取!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“老臣也觉得将军的有道理……”高尚之晃着脑袋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虎皱着眉头问道:“丞相,你什么?大声点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高尚之站了出来,行礼道:“老臣觉得,朝堂政事,还是要眼光看长远点,考虑周全一点……游击将军的挺有道理……老臣是这样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一边待着去,朕听你话累得慌!”石虎摆摆手,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庆王!”

    “儿臣在!”

    “明日将库里台送到驿馆,不必让他再留在你的府里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父皇,若是库里台从驿馆跑了怎么办?赵国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”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,现在除了赵国,他库里台能去哪里?”石闵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看管库里台的职责,还是儿臣来承担吧。”石遵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陛下,儿臣以为,此事还是让禁军的文大统领来负责更为妥当。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道:“西华侯的有道理,先前慕容氏两兄弟从驿馆里遁逃,此次刚好给文苍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石虎话音刚落,原本一直背对着石虎的文苍,立马往前走了几步,转身跪地行礼道:“臣定不负陛下信任!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次再出什么岔子,朕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庆王,刘远志的丧事,操办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父皇放心,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石虎叹了口气,又问道:“他的家人,可有妥善安排?”

    “他的夫人刘曹氏听闻了噩耗,哭晕了几次,至于他那几个月大的儿子,一直有奶娘照料,父皇放心,这些事儿臣都会料理好,以显父皇恩德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务必办好!”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现在户部尚书一职空缺,国家的钱粮无人统筹大局,你们都看,谁堪当此任?”

    “父皇,钱粮税收人口,乃国家之命脉,重中之重!儿臣认为,当挑选德才兼备者居之。”石遵抢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,这差事谁来担?”

    石遵看了看身后的众人,一时间似乎也不好决断,道:“父皇,现在礼部和户部出了空缺,一时间要找到合适的人顶替,恐怕有些困难,不如也让群臣们思量两日,到时候再一起讨论一下,拿出几个方案给父皇您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也对。”石虎微微点头,又对众人吩咐道:“这件事,你们都放心上,不要走出这间朝堂,满脑子就只剩下女人和酒肉!”

    “臣等明白!”

    傍晚,文苍走出宫门,伸了一个懒腰,扭了扭脖子,一的执勤终于结束,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。”门口守卫的禁军连忙行礼问候:“您慢走。”

    文苍耸了耸肩,吩咐道:“都守好自己的岗位,别大意!出了问题,老子可饶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放心!的们明白!”那几个禁军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文苍扫视了他们一眼,便跨上手下牵来的马,“哒哒哒”的走了。

    文苍一路优哉游哉的骑着马,嘴里哼哼唧唧的唱着不着调的曲子,眼看着快到家了,却见一人拦在路中央,背对着他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让开让开!别挡道!”文苍不耐烦的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,在下恭候多时了!”那人着转过身来,文苍睁大眼睛一看,来人居然是石闵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?”文苍吃了一惊,连忙下马,上前问道:“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文苍着,看了看四周,再看看石闵,问道:“公子是在等下官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答道:“非也,不是我等你,是家父等你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文苍看了看石闵的身后,石瞻从旁边的一间屋子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。”文苍喊了一声,再看看这父子二人,很是诧异,问道:“您二位今日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文大统领,久违了!”石瞻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侯爷您今日来找下官,是不是有什么吩咐?如若不嫌弃,这里离寒舍不远,不如暂移玉步,到下官家里坐会儿,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看着文苍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样子,嘴里却着这么冠冕堂皇的场面话,石闵心里觉得有些别扭,便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也好!大统领前面带路,在下刚好有一点事情要请教一下。”石瞻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谢侯爷赏脸!请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跟着文苍,来到了他所谓的寒舍,石闵不免心中一惊。眼前的这座宅子,可以比西华侯府还豪华的多,而他文苍不过是一个的禁军统领而已,上任不过数月,这让石闵心中犯了嘀咕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,石瞻跟在文苍身后往前厅走,一路上看看四周,心里自然和石闵同感,却始终保持着微笑,什么都没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备些好酒好菜!”文苍对前厅门口的一个下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侯爷,来来来!里面请!”文苍客气的很,伸手给石瞻引路。

    石瞻笑着拍了拍文苍的肩膀,道:“好了,大统领,你我都是习武之人,不必拘泥节,就随意一些,不必这么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侯爷难得来下官这里一趟,下官岂敢太随意!侯爷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“上座就不必了,今日本就是来叨扰大统领的,若不介意,咱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吧!”石瞻着,径直找了一个坐东朝西的位子坐下。

    文苍一看这情况,石瞻显然是给足了他面子,便也不多推辞,坐在了石瞻的对面。

    刚刚入座,一名妇人走了进来,一看石瞻等人在,有些诧异的问道:“夫君,这二位是?”

    文苍连忙直起身,笑着对石瞻道:“侯爷,容下官介绍一下,这是贱内。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微微点头示意,文苍又道:“这是西华侯!这是西华侯的公子!”

    那妇人连忙行礼:“见过侯爷,见过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没事的话赶紧下去!”文苍有些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那边,有日子没去了,我想去给嫂子和孩子送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不就让你去了吗?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去?”文苍有些不满,催促道:“赶紧的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妇人默默点头,又朝石瞻父子二人微微行礼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让侯爷和公子见笑了!”文苍马上换了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些酒菜也陆续送了上来,石瞻问道:“大统领进宫多年,在下怎么从未听过统领还有一位嫂子?在下只记得统领并无兄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记得真清楚,刚刚贱内口中的嫂子不是别人,是石勇石大哥的夫人。大哥不在家,戍边雁门,我这做弟的,当然要替大哥照顾好家人。”文苍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称赞道: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石勇是没白认你这个兄弟啊!”18112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