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五章
    “大哥于我有恩,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文苍着,端起酒杯,道:“侯爷,来来来,别光顾着话,下官敬您和公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统领招待!”石瞻依旧笑着道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文苍问道:“侯爷方才有事要问下官,不知道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石瞻笑了笑,道:“听前些日子,大统领带兵搜了燕王府,查到了燕王谋逆的证据,陛下对你可是恩赏颇丰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侯爷是为为这事来的?”文苍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不知文大统领是哪来的消息,得知燕王府里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到石瞻这样问,文苍的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笑着掩饰道:“是陛下下旨,令下官去查的,下官……下官哪里来的消息……侯爷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是个老实人,所以不太会假话。”石闵道。

    文苍笑呵呵的看着石闵,却见石闵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,文苍也开始慢慢的笑不起来了,咽了咽口水,问道:“公子这话,好像有其他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,明明是你去向陛下求旨搜燕王府,怎么变成是陛下下旨命你去的呢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文苍一听,心里有些发慌,对石瞻道:“侯爷,您可别误会,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苍兄弟,你与石勇情同手足,想必应该很了解他吧?”石瞻打断了文苍的话。

    文苍点点头,问道:“侯爷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石勇曾与本侯一同从军,本侯深知石勇的为人与秉性,所以本侯猜想,石勇离开邺城之前,一定对你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不要参与党争。”

    文苍脸色微变,解释道:“大哥的确这样过,而下官也确实记住了这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统领似乎并没有这样做。”石闵直接道。

    文苍微微皱眉,道:“公子,侯爷,也许二位对下官搜了燕王府一事耿耿于怀,可是下官也是一心为国,未曾替任何人办事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没有打算替任何人办事,可是你无意中已经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就不要危言耸听了!您到底想什么?”文苍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儿话鲁莽,大统领不要介意。”石瞻笑着道:“石勇任职禁军统领十年,未曾出过什么乱子,你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大哥对陛下忠心耿耿!”文苍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    石瞻摆摆手,道:“不,是因为石勇心思缜密,做任何事情都够沉得住气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也一直仿效大哥,不敢松懈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正月,大统领那时候还是禁军副统领,带队去卧龙山护驾刘贵妃,出了点意外。过了几个月,带队在驿馆看守慕容氏两兄弟,也被他们逃脱。文大统领,你接过禁军统领一职的时候,想必心情十分沉重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当时下官每日都如履薄冰,生怕出一点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陛下那里,大统领也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,而燕王府的事情,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有些不明白侯爷的意思。”文苍道。

    “据本侯得到的消息,大统领之所以去向陛下请旨,是因为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燕王府里有燕王谋逆的罪证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侯爷是从何处得到这样的消息?”文苍有些疑惑,也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本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,大统领就不必多问了,至于本侯的是不是真的,大统领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文苍想了一会儿,终于承认,道:“侯爷的不错,当时下官确实得到了可靠的消息,不然也不敢去向陛下请旨。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看来是成大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此话从何起?”

    “请旨搜查一个亲王的府邸,而且事关谋逆,这恐怕也是百年不遇之事了,居然让大统领你干了!这事若是有半点差池,恐怕诛你九族都不够啊!”石瞻笑了笑,自己倒了一杯酒,又道:“是什么人给的消息,能让大统领下那样的决心去冒险?”

    “侯爷,今日下官透露的已经够多了,至于是谁给的消息,请恕下官不能告知。”文苍直起身抬手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重情重义,本候佩服。只是,恕本候直言,大统领,这正是你不如石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此话何意?人家既然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将消息告诉下官,下官岂能卸磨杀驴?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不要误会,本候的不是这个问题,而是你被人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人利用?”文苍微微皱眉,道:“侯爷,下官知道,西华候府和燕王府已经联姻,燕王下狱,您心有不甘,下官都能理解。只是此事陛下已经下旨定性,事情也过去两个多月了,您何必旧事重提?还这些......”

    文苍并未把话完,当然,石瞻也听得出他的话外之音,在文苍看来,西华候府现在所言所行,极其幼稚可笑。

    “文大统领,你以为我与父亲今日来,是因为燕王府垮台而不甘心?”石闵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文苍撇了撇嘴,道:“公子,请恕下官愚钝,看不出二位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文大统领啊文大统领,你已经助纣为虐,自己却浑然不知。”石闵摇摇头,道:“你扪心自问,这件事是否有蹊跷,你心中难道从未有半点疑虑?”

    文苍微微搓动了一下手指,沉默不语,呼吸却不自觉的开始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见文苍不回答,石闵接着道:“如家父刚刚所言,你请旨搜查燕王府,若是出半点差池,那是要诛九族的!对于你文大统领来,关于此事的真相,你已然是骑虎难下!哪怕错了,你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,咬死不会认为燕王府是被人陷害,否则陛下那里,你无法交代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文苍依然不话,只是脸色开始变得有限凝重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,所以家父你不如石统领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你立功心切,反被人利用,铸成大错,却已无法挽回!若是当初你如石统领那样,心思缜密一些,沉住气将此事来龙去脉细细一想,我就不信你文大统领看不出事情有蹊跷!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就不必在下官这里诛心了!”文苍终于按耐不住,道:“您刚刚所言,都是凭空猜测毫无根据!当日从燕王府搜出罪证,那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的!燕王谋逆,是板上钉钉的事实!侯爷和公子若是想替燕王翻案,直接去找陛下便是,下官没有职权过问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统领,你要我们去找陛下?确定吗?”石闵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文苍被父子二人这样逼问,心中反倒有些不安和疑虑,道:“这事与下官没什么关系......”

    石瞻朝石闵摆摆手,对文苍镇定的道:“大统领,你心中所思,本候明白,你心中担忧的,本候也明白!汉人有一句话,叫做举头三尺有神明,不知道大统领听过没有。”

    文苍摇摇头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“燕王府上下三百多口人,他们的生死看似系于陛下之手,实际上将他们送上黄泉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你文大统领!”5612

    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: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小说网,继续阅读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