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七章
    “庆王殿下!”小香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本王。”石遵掀开斗篷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,殿下请随奴婢来。”小香说着,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待两人走远,树丛里传来了一阵动静,一个人从烟暗中走了出来,而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陆安。

    “庆王为什么会大晚上的去蕙兰宫?”陆安心中犯了嘀咕。

    想起几个月前,自己也曾无意间发现凌晨时分,庆王在小香的陪同下离开,这时候陆安开始怀疑当初自己的猜测,难道是真的?

    陆安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连忙离开了那里,他脑子一下子有些乱,需要把自己发现的事情理一理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传下的规矩,除皇帝以外,任何男性不能随意出入后宫,这也是太监存在的原因之一。尽管庆王石遵现在得势,但是随意出入后宫,也是一条大罪。更何况,庆王犯的,或许比死罪还可怕。

    石遵刚刚跨进刘贵妃的屋子,刘贵妃便迎了上来,抱怨道:“殿下,你知道吗?梁郡主那个贱人果然在宫里!”

    “本王已经知道了。”石遵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本宫要想办法除掉她!不然以后指不定她嚣张成什么样!”

    石遵摆摆手,说道:“本王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!娘娘消消气,别急。”

    石遵说着,先安抚刘贵妃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帮妾身出这口气?”刘贵妃嘟着嘴,依偎在石遵的怀里撒娇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轻轻咳嗽一声,说道:“娘娘不急,先听听本王的这个计策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刘贵妃搂着石遵,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梁郡主,暂时先不动她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刚刚开口,刘贵妃一听,一把推开石遵,说道:“为什么?本宫现在想到她就一肚子火!”

    “娘娘,除掉她不用急于一时,来日方长,当务之急不是她的事情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是什么?说不定哪天她得宠了,这后宫里,就不是本宫一个人说了算了!到时候陛下那里,恐怕本宫也说不上话了!”

    “娘娘不必担心,储位之事,基本尘埃落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陛下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父皇倒是没说什么,太子之位非本王莫属。只是西华侯府,现在让本王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?”刘贵妃微微皱眉,问道:“这和梁庭轩那个贱人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石瞻明知父皇已经选定本王为太子,缺依然要与本王作对,本王担心,他们最近是不是在找什么证据想替石世那小子申冤。所以除掉石世,刻不容缓,这样就能让那些心中不服本王的杂碎早日死心。而梁庭轩,便是除掉石世的关键!”

    “梁庭轩是燕王石世的女人,她要是活着一天,就肯定会为燕王府求情,所以本宫就不明白了,殿下还说暂时不要动她,到底是何用意?”刘贵妃抬头看着石遵,皱着眉头问道:“殿下,不会连你也看上这个贱人了吧?”

    石遵瞥了刘贵妃一眼,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你脑子里都想的什么?本王岂能看上她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……不然你干嘛不替本宫出气?”

    “娘娘可曾想过,父皇为何会把梁郡主留在宫里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那贱货床上功夫了得,让陛下忘乎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点点头,说道:“照理说,燕王府出了这样的事情,所有人都会受到牵连,梁郡主也不例外!但是父皇却把她接进了宫,意思很明显,梁庭轩的美色迷住了父皇。娘娘说的没错,可能正是因为梁庭轩的求情,才让父皇至今都没有对石世痛下杀手!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要除掉梁庭轩啊!”

    “父皇能在这个时候把她接进宫,可见她在父皇心中的地位,娘娘觉得咱们能轻易除掉她?更何况即便燕王府谋逆,父皇都没有杀石世,本王怎么办?劝父皇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刘贵妃有些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把梁郡主留在宫里,就是想要霸占她,可是只要石世在一天,父皇就始终会有顾虑,他霸占梁郡主也永远不能光明正大。不如娘娘你去对父皇说这样的话,让父皇给梁郡主一个名分,其他的就不要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要给那贱人一个名分?”刘贵妃大约是有孕在身,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怎么还不明白本王的意思?”石遵微微皱眉,解释道:“只要石世活着一天,父皇便不可能给梁庭轩名分!也给不了她名分!”

    刘贵妃默默点头,说道:“本宫明白了,只有石世死了,陛下才能光明正大的独占梁庭轩,殿下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石遵叹了口气,欲哭无泪的说道:“娘娘总算是明白本王的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石世若是死了,陛下定会宠幸那贱人,那本宫怎么办?到时候要本宫看她脸色?”

    “就算父皇到时候宠幸她又如何?下个月父皇便会登坛祭天,封本王为太子,父皇再宠她,也就是宠几天而已,过不了多久,本王继位,定要你母仪天下,还需要忌惮梁庭轩那贱妇?再说了,母凭子贵,你腹中怀着龙种,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肚子里这孩子可是殿下你的!”刘贵妃特地强调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!”石遵应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不是父皇和外人都以为你怀的是龙种吗?梁郡主与父皇无子无嗣,父皇最多也就宠她半年,她怎么可能与娘娘你争宠?”

    刘贵妃想了好一会儿,这才缓缓点头,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本宫就答应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就放心吧!本王担保,若是娘娘对父皇说这些话,父皇必定认为娘娘深明大义!”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,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妾身总是莫名其妙的心慌,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刘贵妃说着,又轻轻拽着石遵,想要靠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石遵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问道:“可曾传太医来看过?”

    刘贵妃点点头,说道:“看了,也没看出哪里不对劲,可是总觉得这心里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你怀有身孕的原因,你得好好休养身子!”

    刘贵妃直起身,看着自己已经隆起的肚子,说道:“早知道怀孕这么难受,本宫就不怀了!”

    “娘娘切莫再说这些气话。”石遵拍了拍她的肩膀,轻轻拨开她的手,说道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本王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抬起头惊讶的问道:“啊?殿下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石遵随口推脱道:“本王回府还有不少事情,留在这里,也恐怕打扰你和咱们的孩子休息。”

    石遵说着,轻轻吻了一下刘贵妃的额头,说道:“你安心休息,本王改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刘贵妃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石遵正要离去,刘贵妃忽然又问道:“殿下,向你打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石遵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兄长何时回来?怎么去河西那么久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遵犹豫了一下,答道:“本王也不是很清楚,明日就派人打听一下,有消息的话一定及早告诉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