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八章
    第二日早朝结束,石瞻父子二人和往常一样,最后才离去。

    刚刚迈出大殿,一个小太监突然走上前,拦住了父子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见过侯爷,见过公子。”小太监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陆安一起伺候陛下的吗?有何事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记得没错,当日公子也曾救过奴才。陆公公有句话,让奴才代传给您。”那小太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听,连忙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低头问道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昨夜子时前后,庆王从光华门进宫,在太医馆后面的那条小路上,由刘贵妃的贴身婢女带领,去了蕙兰宫,大约丑时未到,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蕙兰宫?”石闵大惊失色,看了看石瞻。

    石瞻微微皱眉,还算镇定,问道:“陆安可还有其他事情要你转达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摇摇头,答道:“禀侯爷,就只有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吩咐道:“本侯知道了,多谢小兄弟,告辞!”

    小太监见石瞻对他如此客气,甚是惶恐,往后退了一步,恭敬的行礼说道:“侯爷慢走,公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庆王深更半夜的去蕙兰宫,这可是大罪啊!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是扳倒庆王府的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现在咱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为何不直接禀明陛下?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禀明陛下?你有证据吗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已经决心立庆王为太子,对他自然是非常信任,单凭陆安等几个人话,根本不可能办成此事。而且,如果此事由我们西华侯府挑起,陛下必定会以为我们惹是生非,故意栽赃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等时机成熟?”

    “没错!等时机成熟,扳倒庆王府,救出燕王,这两个必须同步。要么不对庆王府动手,出手就必须一击致命,不能留有余地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石闵点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刚刚出了宫门,一匹快马狂奔而来,大喊道:“让开!雁门关急报!让开!雁门关急报!”

    “父亲!难道雁门关告急了?会不会是匈奴人有什么动作?”

    石瞻脸色一沉,默默点头,说道:“应该是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又要打仗了?”

    “年初匈奴人入关劫掠,颇有收获,现在正是秋高马肥的时节,匈奴人很有可能再次有所行动!”

    “给石勇送信的人昨日刚刚出发,这样一来,恐怕石勇也无暇顾及文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先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回到西华侯府,徐三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一见石瞻回来,连忙迎了上来,说道:“将军,出事了!”

    石闵一脸疑惑的看着徐三,石瞻却吩咐道:“进屋说!”

    刚刚到前厅坐下,徐三便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递给了石瞻,说道:“这是王世成将军派人送来的信。”

    石瞻拆开信一看,原本就烟着的脸,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父亲,发生什么事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三叔的信上说,近来匈奴骑兵大规模南下活动,逼近雁门关,似乎有南下的意图。辽东的鲜卑人也不安分,幽州一带,鲜卑的军队也开始大规模驻扎。”

    石瞻说着,把信递给了石闵。

    石闵一边看一边说道:“匈奴人和鲜卑人同时调动兵马,一定不是偶然!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,现在中原人丁单薄,粮草不济。而屯田之国策已然在实施,假以时日,赵国国力上升,兵力充足,他们再图谋中原必定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石闵看完信后,对石瞻说道:“父亲,那您以为,陛下知道这个情况,会怎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陛下当不至于发兵与匈奴人和鲜卑人交战,因为眼下的赵国,若是两面开战,只会让百姓更加民不聊生,国力更加衰微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觉得,匈奴和鲜卑多半是在试探咱们,雁门关据险要之地,易守难攻,匈奴人想要南下入关,没那么容易。至于鲜卑人,他们去年损失六万精锐,眼下也不会与赵国全面开战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是频繁的侵扰总是免不了的!”石瞻说着,站了起来,皱着眉头,在屋里来回走动,说道:“雁门关有石勇把守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但是幽州无良将,不怕鲜卑人大举进攻,就怕守将主动出击,中了鲜卑人的计谋。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,那幽州之地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,是应该坚守不出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只要坚守不出,鲜卑人和匈奴人讨不了多少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知道陛下会不会这样想!”

    “但愿陛下能看明白现在的局势吧!”石瞻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屋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将军!宫里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,会不会是陛下召见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!走!去看看!”石瞻说着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刚到了大门口,便看到一个禁军站在那里等着,见石瞻父子来了,连忙走上前说道:“侯爷,公子,陛下急召,请速速进宫!”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兄弟,陛下宣召,所谓何事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不是特别清楚,好像是雁门关送来急报,幽州刺史也派人来信,陛下宣召二位,应该是有什么大事要商讨。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石瞻,没有说话。石瞻点点头,对那人说道:“你先回宫,本候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徐三,让人去把马牵来!”石瞻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!”徐三说着,便招呼身边的一个下人去了,又问道:“将军,那王世成将军那边,需不需要给回个信?”

    “送信的人在哪里?”石瞻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吃完东西,现在应该在休息。”徐三答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让他带信给王世成,命他派出探马,奔赴雁门关外和幽州蓟城一线查探匈奴人以及鲜卑人的动向,一有消息,飞鸽传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!命李昌加紧操练,军中粮草用度,也让秦怀山好好统筹,说不定就随时要用兵!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了!马上就去办!”

    “将军!马牵来了!”一个下人在大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石瞻往门口看了一眼,对石闵吩咐道:“走!进宫去!”

    秋高气爽,刘贵妃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,在后花园里闲逛。忽然,一个女子的叫喊声传了过来,刘贵妃抬头看去,不由得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走,随本宫前去教训教训贱人。”刘贵妃对身边的几个婢女们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扶着刘贵妃走了过去,原来是小香带着蕙兰宫的几个太监宫女,正在羞辱和殴打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张妃,多日不见,你胆子大了嘛!”刘贵妃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啊!”张妃被小香等人撕扯的几乎衣不蔽体,头发凌乱,哭着求饶。

    “饶命?哎哟喂我的张妃娘娘,本宫哪敢把你怎么样啊?你都不声不响的爬到陛下的床上去了!哪还需要看本宫的脸色?嗯?”

    “娘娘!奴婢也不想......奴婢知错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?”刘贵妃冷笑一声,说道:“看来你进宫,也不想伺候陛下,那你是居心何在?陛下若是知道你心存忤逆,恐怕会杀了你吧?”

    张妃一听这话,更加慌乱了,连滚带爬的到了刘贵妃的脚边,一把抱住她的腿,哭着喊道:“娘娘!您就饶了奴婢吧......”

    刘贵妃正挺着大肚子,被张妃这么一抱腿,险些跌倒,幸亏有几个婢女扶着,于是更加恼怒,骂道:“你这贱货,想害死本宫腹中的孩子吗!”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!奴婢不敢!”张妃连忙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小香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!”

    “给本宫好好教训这个贱女人!”刘贵妃恶狠狠地指着地上的张妃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