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零九章
    张妃被打的哭天喊地,却没人敢上前制止,刘贵妃大约是因为受到惊吓而怒气难消,始终没有让小香等人停手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就连小香等人也打累了,刘贵妃这才摆摆手,吩咐道:“这贱人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小香看了看遍体鳞伤的张妃,喘着气答道:“还活着呢!”

    “死贱人命还挺硬!”刘贵妃叹了口气,懒洋洋的说道:“本宫累了,走!回蕙兰宫!”

    “娘娘,那这张妃怎么办?”小香问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回头看了躺在地上的张妃一眼,随口说道:“随她去,改天再收拾她!今天就弄死她,岂不是太便宜她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在婢女们搀扶下离开了,留下奄奄一息的张妃,直到蕙兰宫的人走远了,才有几个宫女走上前,把张妃扶了起来,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刘贵妃路过一个回廊的时候,几个婢女正在一边擦拭地砖,一边嘀嘀咕咕的议论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吗?刘大人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哪个刘大人?”

    “还有哪个刘大人?就是那个户部的刘远志大人啊!”

    “啊?刘大人不是还年轻的嘛?怎么会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啊,是出使河西,回来的路上被鲜卑人和匈奴人用箭射死的!”

    “天哪!怎么会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?都是命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!那刘大人还是贵妃娘娘的哥哥,陛下到现在都还瞒着娘娘,不敢告诉她呢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陛下让不准任何人跟娘娘说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别议论了!好好做你们的事情!不要给自己惹麻烦!”一个年龄稍长的婢女一边拧着抹布,一边对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婢女呵斥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刘贵妃的声音忽然从她们背后传了过来:“你们刚刚说什么?谁死了?”

    那几个婢女被刘贵妃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差点魂飞魄散,顿时乱作一团,纷纷跪在地上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本宫问你们!谁死了!”刘贵妃几乎是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婢女依旧不敢说话,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问你们话呢!都耳朵聋了!”小香骂道:“快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!快说!”小香上前就是一脚,踹翻那个婢女。

    “奴婢也是听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了!”小香看着刘贵妃呼吸开始沉重,骂道:“再不说,把你们剁碎了去喂狗!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听说……听说娘娘的兄长……刘大人…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香一听,知道事情不妙,上去就是两个耳光,嘴里还骂道:“叫你胡说八道!叫你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那个婢女被打的惨叫连连,直喊救命,其他人也磕头说道:“娘娘饶命,娘娘饶命!”

    “娘娘!”原本扶着刘贵妃的婢女们忽然大喊道。

    小香回头一看,刘贵妃已经两眼一翻,腿脚一软,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快!扶娘娘回宫!”小香松开那个被打的婢女,对小太监们吩咐道。

    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刘贵妃抬了起来,那些个跪在地上的婢女,动也不敢动,脸都几乎贴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小香回过头瞪了她们一眼,骂道:“娘娘若是有个好歹,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婢女们更是全身哆嗦,不敢应声。

    小香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,却也突然头晕了一下,紧接着便是一阵恶心胸闷。她连忙扶着旁边的栏杆,手捂着胸口,差点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反应,令小香有些慌神,她连忙回头再看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婢女,似乎没有人看到她的异样,便调整了一下呼吸,立马扶着栏杆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蕙兰宫,刘贵妃已经被抬着躺在了床上,婢女们和太监们一个个手足无措,于是小香问道:“张太医呢!快去叫张太医!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去传了!”一个婢女小声答道。

    小香沉思片刻,对那婢女说道:“去!你去趟宏光阁,赶紧告诉陛下!就说娘娘晕倒了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躺在床上的刘贵妃,脸色苍白,孕肚微微隆起,小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心中开始有些惶恐和不安。

    宏光阁内,六部大员,丞相高尚之,庆王石遵和石瞻父子都在。

    “慕容皝这个杂种,年初刚刚派两个儿子过来称臣,还没到一年,就又想在燕赵边境生事!”石虎拍着桌案骂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当初没让慕容皝那两个儿子跑掉,现在他们鲜卑人肯定没胆子挑衅。”那位吴侍郎瞥了一眼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吴侍郎,现在就不要说这些后话了!如何应对现在的局势才是重点!”尤坚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尤坚说的不错!匈奴人和鲜卑人居心不良,你们认为,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石遵说道:“父皇,儿臣认为,匈奴是大患,不可不防,雁门关现在有石勇把守,但是兵力似乎不足,应该从太原调兵,增援雁门关,坚守应该不成问题。而鲜卑相比匈奴,要弱一些,若是他们敢犯幽州之地,咱们便出兵攻打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认为不妥!”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历来征战讲究的都是出其不意,现在匈奴人和鲜卑人有兵马调动驻扎,却没有发动攻击,意味着什么?这意味着他们想要消耗赵国的斗志,试探我们的虚实。所以鲜卑人若是来,咱们不可出城迎战,只能据城而守。”

    “据城而守?那岂不是懦夫所为?鲜卑人驻兵塞外,粮草必定消耗严重,为何不主动出击?”

    “幽州无良将,而鲜卑,有智谋过人的慕容儁,勇武过人的慕容恪,出城迎战?庆王有几分把握?赢了还好,输了呢?丢了幽州不说,赵国的东北边从此门户大开,鲜卑铁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赵国如何安宁?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许不行,五皇兄是赵国第一良将,让您去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?”石遵故意激石瞻。

    石瞻冷笑一声,说道:“兵书云,不尽知用兵之害者,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。庆王你带兵多年,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?赵国现在正是养精蓄锐的时候,何必争一时之长短?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打到咱们家门口了,难道还躲在家里做缩头乌龟?五皇兄,你的想法,本王很不理解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石闵有些听不下去了,讥讽道:“庆王殿下,躲在家里不是因为害怕,是因为要在家里磨刀,手里的刀够锋利,才能杀掉来犯之人。难不成殿下打仗,都是靠光着膀子饿着肚子去拼命?难怪年初与匈奴人交手的时候,李城四万兵马被打的那么惨,原来是这个原因!”

    石遵原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,被石闵戳中这个痛处,自然恼羞成怒,只是当着石虎的面不好发作,板着脸说道:“小闵,大人说话,小孩子别插嘴,西华侯府难道是这个规矩吗?”

    石闵冷笑道:“陛下面前,没有父子,只有君臣,既然陛下召我进宫议事,我与殿下还何来长幼之别?”

    石遵被石闵的这几句话噎的无处出气,只能对石虎说道:“父皇,您当年征战四方,咱们羯族人何时干过这等怂包的事情?鲜卑不过是跳梁小丑,宜早除之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石遵和石瞻父子,一边捋着胡子,一边若有所思,却迟迟没有给出任何反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