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章
    “尤坚,你总管兵部,用兵之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臣以为,庆王殿下所言极是,趁着鲜卑人还没从去年的战败中醒过来,应该趁机好好教训他们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,依下官看,还没醒过来的人是你吧?现在主动挑衅的可是鲜卑人,你以为鲜卑人都是无脑之辈?”

    “姓吴的,你一个小小的侍郎,居然跟本官这么说话!是不是张豹之前太放纵自己的手下,让你这么没规没矩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,御前议事,谈什么官职高低?各抒已见罢了!”石瞻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虽然不太懂军国大事,但是也知道厚积薄发这个道理,现在赵国需要的是喘息,不是穷兵黩武!当年文景两代帝王,加上武帝刘彻,积累了几十年的财力物力人力,才挥师北伐匈奴,现如今中原连年战乱,若是此时与鲜卑人或者匈奴人全面开战,拿什么去消耗?”吴侍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中原还有那么多汉人,粮草没了,吃人便是!”尤坚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当年我等随陛下征战沙场的时候,不就是这么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再吃一个试试!”石闵拍案而起,指着尤坚骂道:“你个没种的软蛋,这么能耐!冲锋的时候让你做前锋军如何!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吃怎么了!你能奈我何!赵国法令,汉人可随意屠杀,老子犯了你家的法了?混账东西!”尤坚骂道。

    坐在石闵旁边的石瞻,脸色铁青,他握紧拳头,冷冷的问道:“尤大人,你刚刚说谁是混账东西?本侯好像没听明白。”

    石瞻面露杀气,目光如剑,尤坚不禁有些畏惧,愣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,父皇在这里,你的儿子如此出言不逊,难道你平日里就这么教育他吗!”石遵看着石瞻质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瞪了他一眼,讥讽:“庆王殿下,本侯怎么教育儿子无需你操心,把你那几万人马操练好便是!下次再挨打,就不一定有人救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给朕闭嘴!”石虎不耐烦的怒视众人,骂道:“朕叫你们来,不是吵架给朕听的!”

    石遵乖乖的闭了嘴,双方怒目而视,恨不得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石闵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叫你议事,不是叫你来滋事!”石虎瞪着石闵,说道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石闵撇撇嘴,很不甘心的起身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丞相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连忙应道:“老臣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让你代掌户部,现在国库钱粮几何,你可清楚?”

    当石虎问出这话的时候,所有人都有些吃惊,昨日朝堂上才说到找谁接管户部,石虎此刻却说已经让高尚之代掌,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户部几时由高丞相掌管了?”石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朕的决策,还要知会你一声不可?”石虎反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连忙摇摇头:“儿臣不敢!”

    高尚之想了想,挠挠头,缓缓说道:“额……回禀陛下,老臣这两天看了户部的账目文书,国库的钱粮,确实有些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!你个老东西,老糊涂了不成?”

    高尚之悻悻的看了石虎一眼,说道:“这个……老臣初步算了一下,现在各州郡以及国库的粮草,仅够赵**队不足一年的用度,而且这还是建立在不打仗的基础上。若是与鲜卑或者匈奴开战,屯田的军士势必少了,生产便会滞后,如此一来,来年能够征收的粮食,便更少了。所以……老臣以为,就单单粮草这一项……现在不是与鲜卑人开战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高尚之的这番话,石瞻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石虎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殿外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,说道:“陛下,蕙兰宫的一个婢女求见。”

    石虎不耐烦的说道:“婢女?来做什么?没看到朕在忙吗!滚!”

    小太监颤颤巍巍的答道:“可是……那婢女说……贵妃娘娘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“腾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问道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那婢女说,贵妃娘娘得知了刘大人过世的消息,急的晕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石虎一脚踢翻桌案,喊道:“走,摆驾蕙兰宫!”

    听到刘贵妃晕倒的消息,石遵的心里咯噔一下,他真正担心的,并不是刘贵妃,而是刘贵妃若是知道了刘远志的死,那除掉石世的计划,恐怕又要往后拖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遵是又气又恼,只是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石虎的突然离开,也算是让尴尬的争论局面暂时被终止,石瞻拂袖而去,看也没看石遵等人一眼,而石遵和尤坚等人,则是怒气冲冲的看着石瞻。

    石瞻出了宏光阁,石闵立马走上前,低声说道:“父亲,听说刘贵妃知晓刘远志的死讯了。”

    石瞻看了看他,正要开口,见石遵等人也走了出来,便对石闵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走,回府!”

    看着父子二人的背影,尤坚颇为怨恨的对石遵说道:“殿下,这父子二人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铁了心要和本王作对,看来就算本王登基,恐怕也不得安生!”

    “这等隐患,宜早除之!否则后患无穷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王不想?”石遵微微握紧了拳头,说道:“但是始终找不到机会!”

    尤坚看了看四周,凑到石遵耳边低声说道:“殿下,何不故技重施?”

    石遵瞥了一下尤坚,什么也没说,便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尤坚连忙追了上去,说道:“石瞻留不得啊!”

    “那西华侯府虽然就是屁大点地方,府里的家奴也都是些老幼妇孺,但是却如同铜墙铁壁一般,谁都混不进去。故技重施?你以为他石瞻和石世那糊涂鬼一个德行?”

    “那派人半夜悄悄潜入,或许可行。”

    石遵摇摇头,说道:“本王早已派人试过,没有一个活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尤坚瞠目结舌,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尤坚又问道:“殿下,下官有一事,想要请教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今日御前议事,就是否发兵辽东一事,殿下为何建议陛下出兵?”

    石遵反问道:“那尤大人你为何也那样说?”

    尤坚答道:“下官效忠殿下,自然唯殿下之意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机灵。”石遵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石瞻自恃功劳盖世,不把本王放在眼里,现在鲜卑来犯,却已无多少精兵,这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,本王岂能错过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……”尤坚想了想,说道:“可是殿下,朝中的几原猛将,都在石瞻麾下,要想战胜,恐怕有些困难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尤坚,你是不是越活越胆小了?还没怎么样,你倒说起这种丧气话了!”

    尤坚悻悻的看了一眼石遵,不敢再言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