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一章
    石虎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,时不时的看看躺在床上的刘贵妃,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张太医小心翼翼的把刘贵妃的手放好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连忙来对石虎禀报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!情况如何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受了刺激,导致气血淤滞,晕了过去,不会有大碍,只是动了胎气,需要卧床静养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否则腹中胎儿恐怕会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账!爱妃要是有半点闪失,朕诛你九族,掘你祖坟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张太医吓的两腿一软,跪倒在地,磕头喊道:“微臣一定竭尽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做你的事去!”

    张太医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石虎憋着一肚子火,对小香吩咐道:“跟朕出来!”

    小香低着头跪在石虎面前,石虎问道:“刘远志的事,娘娘是怎么知道的?是哪个该死的多嘴!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是几个不知死的婢女在那里议论,刚好被娘娘听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舌妇!该死!”石虎咒骂了几句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几个禁军连忙从外面走了进来,领头的那人喊道:“在!”

    石虎指着跪在地上的小香,对那几个禁军吩咐道:“跟着她去,把那几个多嘴的贱人给朕烹了!”

    “领命!”

    小香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了一个多时辰,屋里忽然传出了刘贵妃嚎啕大哭的声音,紧接着,刘贵妃喊道:“陛下!我要去找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立马起身走了进去,说道:“爱妃,朕在这里!”

    刘贵妃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,哭着哽咽道:“我的兄长……他怎么样了?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一把抱住刘贵妃,将她揽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她的头,纠结了许久,终于缓缓说道:“你兄长的丧事,朕已经命庆王好好操办,他的家小,朕也会妥善安排!”

    得到确认的消息,刘贵妃“哇”的一声,又大哭起来,只是哀嚎了几声,便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虎吼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正在外面候旨的张太医连忙赶了进来,还未开口,石虎便吩咐道:“赶紧看看娘娘如何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看着张太医给刘贵妃施针救治,没等多久,刘贵妃便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娘娘醒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示意退下,然后自己走到床前又坐了下来,轻轻的抓着刘贵妃的手,说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这是你兄长的命,现在你腹中怀着孩子,要好好的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去看看大哥!”刘贵妃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身子虚弱,得好好休息。你大哥的后事,朕已经安排好,你把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便是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摇摇头,喃喃自语道:“没想到上次见面,竟然就是永别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说着,紧紧抓住石虎的手,用哀求的口吻说道:“陛下,求您了!我要回家......我要送送大哥......送他最后一程......”

    话都没有说完,刘贵妃又“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虎无奈,叹了口气,说道:“要去也不是现在去,天都烟了,你先歇着,朕看看如何安排!”

    刘贵妃没有说话,自顾自的捂着被子继续哭泣。

    石虎站起身对站在旁边的两个婢女吩咐道:“你们好好照顾娘娘!若有闪失,朕砍了你们!”

    两个婢女被吓的不轻,低着头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离开房间,张太医正在外面候着,见石虎出来,他连忙行礼。石虎瞥了他一眼,坐了下来,问道:“娘娘若是明日出宫,身子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张太医甚是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陛下......丧亲之痛,对娘娘的影响太大,本该卧床静养,此时出宫,怕是不妥......微臣担心,娘娘回到刘府,只会情绪更加激动,这万一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朕不管那么多万一!你就说行还是不行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张太医“扑通”一下跪在石虎面前,磕头说道:“陛下三思啊!”

    石虎眉头紧锁,回头看了看刘贵妃休息的屋子,又对张太医吩咐道:“起来!”

    张太医连忙起身,低着头等候石虎的吩咐。

    石虎低声问道:“有没有什么安神的汤药,对娘娘和胎儿没有影响的,让娘娘安心静养几天。”

    张太医自然明白石虎的意思,他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有!”

    “开几副,给娘娘服用!把娘娘的身子调理好!朕有赏!”

    “微臣明白!微臣明白!”张太医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深夜,宁王石鉴回到府里,高尚之已经在等着了,见石鉴回来,高尚之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么晚还没回去?有什么事情,交代下人一句便是,何必亲自等本王回来?”石鉴拍了拍高尚之的肩膀,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吩咐的事情,老臣已经办妥,特来向殿下复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已经传出去了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点点头,说道:“不但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今天下午,已见成效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成效?”石鉴一边用湿毛巾擦着手,一边问道:“难不成刘环那贱人已经知道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正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鉴冷笑一声,问道:“怎么样?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只是气血攻心,伤心过度,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皱眉,显然有些失望,说道:“没急死她,真是可惜!”

    高尚之沉默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还有一事,今日刚刚得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事情?”石鉴把毛巾丢给了下人,对高尚之说道:“来,大人,咱们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“边关告急,匈奴和鲜卑同时调动兵马,恐有南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今日已经召见六部,还有庆王府和西华候父子,商讨此事。尚未拿出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当时低估了慕容儁这小子,本以为他会取道齐地,绕回辽东,没想到他反向去了匈奴,与匈奴人勾结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,似乎有纵虎归山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石鉴摇摇头,说道:“也好!他既然挑起了战事,也省得本王去找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意思,是要浑水摸鱼吗?”

    “燕王府已经是日薄西山,庆王府是时候动一动了!”石鉴一边沉思一边说道:“再不动,等老九的皇位坐定,咱们宁王府,再下手,可就名不正言不顺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日在陛下面前,老臣帮衬了西华侯府一把,建议陛下不要用兵鲜卑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人没有做错!”石鉴安慰道:“您不必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何意?”高尚之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是什么脾气,本王清清楚楚,不是大人一句话就能左右他的。”石鉴说着,站了起来,又解释道:“您今日的进言,不过是给这把火添了点柴而已,不会有什么实际上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恕老臣直言,眼下的赵国,确实不宜开战。咱们的军队,久经战征,早已疲乏,民心不稳,粮草不足,贸然开战,于己不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