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六章
    “您这是打算积蓄实力吗?”石闵问道。【】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说道:“张豹和秦先生说的话,为父并非不懂,但是在为父看来,事情还没到不可周旋的地步,这个时候起兵并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积蓄实力之后呢?您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石瞻叹了口气,又摇摇头,说道:“为父也不知道......走一步算一步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此次对鲜卑的战争,虽说不上生死攸关,但是也极其重要,父亲,只可惜这次不能跟您一起并肩作战!”石闵骑在马背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目的都是为了杀鲜卑人,咱们各司其职罢了。”石瞻微微一笑,说道:“对待鲜卑人,不必手下留情,他们的手上,也有咱们汉人的血债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血债?”石闵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十几年前,独孤南信与慕容皝一道南下幽州,大肆劫掠中原,抢走了两万多少女。而这些女子,最后没有一个活下来,全部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?”石闵大惊,问道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鲜卑慕容氏将这些汉人少女视为粮食,白天烹杀,夜晚淫乐,短短一个月,便害死了万余人。后来为父与你的两位叔父带兵追鲜卑人,他们迫于无奈,将剩下的八千少女全部杀死,扔进易水,当时易水为之断流,那血腥残忍的场面,为父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“什么......”石闵惊愕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相信吧?”石瞻神情严肃,说道:“鲜卑人和汉人的仇怨,早就解不开了!记住为父的话,此生但凡遇到鲜卑人,绝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父亲您以前怎么没说过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知道也不晚!”

    “孩儿还有一事不明,鲜卑人,匈奴人,甚至羯族人以及羌氐两族,为何都如此仇视汉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仇视,是根本不把汉人当人,在他们眼里,汉人与牛羊等牲口无异!可以肆意屠杀!”

    “您既然早就知道这一切,为何......”石闵说了一半,没有继续说完。

    “为何什么?”石瞻问道:“你是想问,为父为何还要替羯赵卖命是吗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父这么些年,蒙受皇恩,陛下待我如生父一般,这是西华侯府始终没有二心的最主要的原因。其次,为父手下这几万弟兄,因为参军的原因,家人或多或少被荫及,勉强能有安身之所,能有裹腹之食。造反?为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,弟兄们何去何从,为父心里也没底。”

    石闵沉默不语,父子二人的对话,顿时陷入了安静。

    石虎坐在刘贵妃的床前,无奈的说道:“朕已经决意发兵幽州,攻打鲜卑,替你的兄长报仇,如何?可以安心了吧?”

    刘贵妃摇摇头,说道:“就算杀尽鲜卑人,兄长也不会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复生,爱妃你就看开一点吧!”石虎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陛下这些日子,几乎都没有来蕙兰宫,是不是宠幸上别人了?”

    石虎愣了一下,答道:“没有的事!朕就召幸了一次张妃,还被爱妃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。”刘贵妃摆摆手。

    婢女们识趣的应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看看四周,屋里就剩下他和刘贵妃两个人,石虎有些纳闷,问道:“爱妃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妾知道,梁庭轩在宫里。”刘贵妃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虎先是有些吃惊,愣住了,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呵呵......确实是在宫里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的神情出奇的冷静,石虎有些捉摸不透,只见刘贵妃问道:“几个月前,陛下就把她接进宫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石虎甚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了只宠臣妾一人,这么快就变了?”刘贵妃说着,眼角又红了。

    “没变,朕真正宠爱的,只有爱妃你一人。”石虎拍着胸脯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陛下,您能这么说,臣妾真是太感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爱妃这是何意?”石虎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陛下明明对梁郡主很感兴趣,却对臣妾口是心非,细细想来,陛下是担心说了实话,影响臣妾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孩子吧?”刘贵妃两眼茫然,低着头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并非爱妃想的那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,臣妾也想明白了......人这一辈子,不也就这么回事吗......呵呵......”刘贵妃苦笑着摇摇头,又抬起头,看着石虎,说道:“陛下若是看上那梁郡主,正大光明的召进宫便是,给她一个名分,臣妾不会有什么怨言。”

    对于刘贵妃态度的大反转,石虎显然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,他原本以为梁郡主的事情被捅出来后,刘贵妃会闹个天翻地覆。没想到刘贵妃会如此淡定,淡定的让他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兄长的死而过度伤心,万念俱灰?看起来好像也不是。

    石虎故作镇定,说道:“其他的事情,爱妃就不要管了,眼下最要紧的事情,是养好身体,照顾好你腹中的孩子,过几个月,给朕生一个大胖小子!”

    刘贵妃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石虎的这几句话,自顾自的说道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爱妃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抬起头,问道:“臣妾以前是不是太霸道了?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随即又笑着说道:“爱妃为什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以前,臣妾以为,抓住了陛下的心,就抓住了一切,现在才明白,是臣妾的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石虎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是一国之君,想宠幸谁,都是陛下您的权利,臣妾真是管的太多了。”刘贵妃说着,抹抹眼泪,又说道:“陛下若是真心想把梁郡主纳进后宫,就给她一个名分吧,免得既委屈了陛下您,又委屈了梁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内心又何尝不想霸占梁郡主?只可惜他现在是看的心痒难耐,却也只能偷偷摸摸,思来想去,最大的障碍,就是石世。

    依照石虎的脾气,燕王府上下就是死三次都够了,但是偏偏有一个让他欲罢不能的梁郡主在,石虎居然乖乖的听从了梁郡主的请求,一直没有取燕王府几百条人命。

    刘贵妃的话,间接的刺激着石虎最后的一丝人性的底线,他开始幻想着把石世死了,他光明正大的占有梁庭轩。

    石虎故作镇定,说道:“爱妃切末乱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,石虎便站了起来,说道:“朕还有事,爱妃好好休息,晚些时候,朕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石虎说完,也不管刘贵妃什么反应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陛下慢走……”刘贵妃躺在床上,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虎走出蕙兰宫,伸了个懒腰,这时候,步辇抬了过来。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今天不坐这个,走走!”

    陆安连忙抬手示意那几个太监退下,同时应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背着手不紧不慢的往前走,陆安和几个太监以及禁军小心的跟在后面,半点动静不敢有。

    “陆安。”石虎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……”陆安应道。

    “随朕来说几句话。”石虎微微侧脸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