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七章
    陆安示意众人退下,小心的跟在石虎身后,不知石虎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石虎停下脚步,微微侧脸问道:“方才在蕙兰宫里,贵妃娘娘的话你都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陆安应道:“奴才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想了想,到底是何人把消息走漏了,让贵妃得知了这件事!”石虎说着,冷眼看着陆安。

    陆安顿觉脊梁骨一阵冷汗,连忙跪地说道:“陛下,奴才可是一个字都没有往外透露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安说着,连连磕头喊道:“陛下明查!”

    石虎忽然笑了笑,说道:“知道也好,朕还愁怎么跟贵妃说这件事,既然现在有人走漏风声,也省得朕再费心思。”

    陆安松了口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石虎抬抬手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,贵妃娘娘说的话,你以为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安愣了一下,小心的问道:“陛下说的是哪句话?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说道:“明知故问!就是册封梁郡主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陆安有些犹豫,支支吾吾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别吞吞吐吐!”石虎看着陆安,吩咐道:“朕赦你无罪!说!”

    陆安咽了咽口水,缓缓说道:“奴才以为,此事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的兴头瞬间凉了一半,板着脸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陆安整日陪在石虎身边,自然对石虎的心思了如指掌,他分明听得出石虎刚刚这句话的语气变了,连忙又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!朕问你话!跪什么跪!你个狗奴才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陆安只得起身,小心的说道:“这梁郡主与燕王府尚未撇清关系……陛下若是此时册封梁郡主……恐怕会落人口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口实!就你们汉人规矩多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前些天偶然间得知,外面似乎已经知道梁郡主在宫里,坊间传的沸沸扬扬……就连宫里也有人私下嘀咕……”陆安说着,行礼说道:“陛下,您三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他娘的!”石虎嘴里骂骂咧咧,说道:“朕想搞个女人,难道还要全天下同意不成?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陛下是天子,您开心就好……”陆安连忙顺着石虎的意思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刚刚说的对,她与燕王府还没撇清关系,那朕替她斩断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梁郡主性情刚直,陛下若是当真这样做了,就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怕什么?朕能留她一命,已经是开了恩了!难不成还要朕再把燕王府的人都放了不成!”石虎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怕梁郡主到时候来的玉石俱焚,陛下您竹篮打水一场空……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石虎话到嘴边,想想似乎陆安的话也很有道理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安悻悻的站在一边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,说道:“奴才蠢的很……想不出什么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顿时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,兴致全无,骂道:“指望你这个蠢货,朕还不如问那块石头!”

    陆安情不自禁的瞥了一眼旁边地上的石头,石虎骂道:“看什么看,回宫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陆安吓的一身汗。

    石虎往前走了几步,忽然又停下,陆安低着头跟在后面,差点撞了上去。石虎恶狠狠的吩咐道:“今天的事情,你要是敢往外透露半个字,朕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……奴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坐在那,细细的看着地图,欣郡主在一旁掌着灯,静静地陪着。

    石闵抬头一看,见欣郡主还在,问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回去?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不一样也没睡?”欣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拿过欣郡主手里的灯,靠近一点地图,然后边看边说道:“马上要打仗了,我这心里不太踏实。”

    石闵说着,又抬起头,看着欣郡主,说道:“你不必在这里陪着,早些回去歇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多陪你一会儿……”欣郡主低着头,有些难过又有些羞涩,缓缓说道:“我不会打搅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无奈叹了口气,只能继续研究自己的事情。他一边看一边提笔在旁边的纸上勾勾画画,然后还用文字标注,密密麻麻的写了数百字。欣郡主探着脑袋看了半天,却似乎什么都没看明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石闵大约是没有听到,头都没抬,欣郡主朝门口望去,只见秦婉端着一些吃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公……”

    秦婉话还没说完,见欣郡主也在,连忙在门口站住脚步,改口说:“见过公子……见过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秦婉的声音,石闵抬起头,看着秦婉,三个人一时间目光相对,气氛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欣郡主首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操劳到现在,许是饿了,奴婢准备了一些吃的,给公子送来,没想到郡主也在……奴婢再去准备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秦婉说着,站了起来,端着东西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欣郡主喊道:“不必了,本郡主不吃,你把东西放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看着秦婉低着头走了过来,眼睛眨都不眨,这让欣郡主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秦婉刚刚放下东西,欣郡主便催促道:“你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石闵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欣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秦婉也停下脚步,低着头问道: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桌案边上放着的一碗热腾腾的粟米粥,还有两个白面馒头,再抬头看看秦婉那拘束的样子,说道:“这里是西华侯府,不是其他王公大臣的府邸,在这里,没有奴婢,也没有奴才!以后在任何人面前,都不要自称奴婢,哪怕是跟父亲说话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秦婉点点头,小声应道:“记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早点歇着吧,不必再操劳他事。”石闵说着,低头假装做他的事情,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同时面对欣郡主和秦婉两人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婉轻轻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欣郡主知道,石闵刚刚的话,既是说给秦婉听的,也是说给她听的。石闵分明就是在袒护这个女子,这让她有些气恼,也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早些吃完就回去歇着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欣郡主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自然巴不得她早点走,点点头应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欣郡主笑了笑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婉回到厨房,正在洗刷着锅碗,这时候,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秦婉,你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秦婉放下手里的抹布,转过身,来人正是欣郡主。

    “郡主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都是女人,你的心思,我看得出来,你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?”欣郡主说着,抬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心思?我能有什么心思?我是西华侯府的下人,伺候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若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郡主尽管指出来,好让我等改正!”秦婉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