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八章
    “既然知道公子是你的主子,就不要心存什么幻想!本郡主以后才是这里的女主人,你要时刻记得这一点!免得给自己添麻烦。”欣郡主警告秦婉。

    秦婉笑了笑,说道:“您是堂堂的郡主,出身高贵,容貌出众,怎么好像对自己这么没信心?”

    “你在讥讽本郡主?”欣郡主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民女不敢!”秦婉擦了擦手,继续做其它事情,同时说道:“郡主不必在此疑神疑鬼,我与公子并无男女之情,我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为了报答公子当日对我父女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秦婉说着,抬头看着欣郡主,说道:“郡主若是没有其它事情,就请回吧,这厨房不是您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本郡主话还没说完,你急着催本郡主走,莫不是心虚了?”

    秦婉笑了笑,微微摇头,说道: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能有什么心虚的?既然郡主愿意在这里待着,那您就待着吧,我只是怕弄脏了郡主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对公子没有任何心思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秦婉没有抬头,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是本郡主不相信你的话!”欣郡主说道:“秦婉,你是个聪明的女人,咱们不必把话说的太明白!这样免得大家撕破脸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郡主到底想说什么?”秦婉停下手里的活,捋了捋头发,看着欣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离开西华候府!”欣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郡主对我不放心?”秦婉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错!你留在西华候府,无非是贪图这里有吃有住。”欣郡主往前走了几步,打量着秦婉,说道:“至于报恩,西华候府什么都不却,公子也不需要你报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公子的意思还是......”秦婉的嘴唇有些嗫嚅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这是谁的意思!”欣郡主打断了秦婉的话,说道:“明日本郡主给你足够的金银,你另谋生路去吧,不必待在西华候府了!”

    秦婉摇摇头,显然是不答应。

    欣郡主吸了一口凉气,耐住性子,说道:“你放心,本郡主给你的钱,足以让你下半生衣食无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!”秦婉打断了她的话,说道:“这不是金银钱财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非要和本郡主作对了?”欣郡主十分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秦婉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留在西华侯府了是吗!”欣郡主说道:“本郡主就知道,汉人都是贱胚子!你也不会轻易就答应的!既然这样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郡主!请您注意您的措辞!嘴里积点德!”秦婉也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郡主怎么说话要你一个奴婢来教吗!混账!”欣郡主骂道。

    秦婉也懒得理她,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郡主大概忘了,这西华侯府,除了你,其他的都是汉人!”

    说完,秦婉便走出了厨房,不愿再与之纠缠。

    欣郡主气的暴跳如雷,直跺脚,随手便将手边的一个陶罐给打翻了。

    眼瞅着过了子时,石闵还在熬夜研究战法,忽然,徐三在外面轻轻叩门,说道:“公子,宫里来人了,指名说要见您!”

    石闵一听,抬头问道:“宫里的人?谁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陛下身边的人,您还是来见一见吧!”

    石闵放下手里的笔,起身打开门,问道: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前厅!”徐三答道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走出屋子,赶到前厅的时候,陆安正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陆安,这么晚你怎么来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一听到石闵的声音,陆安连忙转身,未来得及行礼,石闵已经走上前,又问道:“是不是宫里出什么状况了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说道:“大事不妙,陛下动了杀燕王的念头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想杀燕王?”石闵大吃一惊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刘贵妃很是反常,她知道梁郡主被陛下接进宫以后,非但没有发怒,反而鼓励陛下册封梁郡主,给她一个名分!陛下原本就有这个念头,却迟迟下不了决心,现在刘贵妃从旁一蛊惑,便让陛下开始动了这个念头!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刘贵妃这一招还真是高明!明修栈道暗度陈仓!她明知道只要燕王活着一天,梁郡主便不可能同意受封,因此鼓励陛下册封刘贵妃,看起来是她度量大了,实际上是想借此机会,逼迫或者诱导陛下杀了燕王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陛下今日还私下问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问你?陛下问你什么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徐三端着两倍热茶走了进来,递到了两人面前,见二人脸色凝重,问道:“怎么了公子?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回答,只是抬手示意徐三暂时不要说话,然后对陆安说道:“快说说看!”

    陆安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陛下一开始问奴才,刘贵妃的意见是否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“奴才当然说不妥。”陆安坚定的说道:“后来陛下又隐晦的问,杀了燕王,是不是才能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当真这么说了?”石闵脸都烟了。

    “对,陛下的意思,奴才肯定不会理解错,毕竟奴才日夜在陛下身边伺候,没几个人比奴才更了解陛下的脾气!”

    “大事不妙啊!”石闵拍了拍桌案,嘴里念叨:“看来庆王府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燕王了!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觉得,这个计谋,不像是贵妃娘娘的手段。或许真是别人教娘娘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点头,忽然又问道:“对了,这些日子,庆王有没有再进宫?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的是半夜的时候?”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这些日子,庆王从那天晚上之后再没有进过宫。”

    “那次庆王去了蕙兰宫,现在看来,今日刘贵妃对陛下说的这些话,定是庆王教的!”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奴才不知道当不当讲……”陆安有些吞吞吐吐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有什么尽管说!这里没有外人!”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早在几个月前,奴才就偶然间发现庆王晚上进宫,而且也是去的蕙兰宫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和徐三听的大吃一惊,石闵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说道:“当真!奴才绝对不会跟公子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大概五个多月前,就是陛下住在养心殿的那段日子,陛下每日需要服药。奴才那些日子每天凌晨就得去太医馆,记得有一次大约刚过丑时,也是在太医馆后面那条路,奴才听到了刘贵妃的贴身婢女和庆王的对话,那时候庆王应该是刚刚从蕙兰宫出来,准备出宫。

    “丑时出宫……”徐三嘴里念叨,忽然反应过来,惊叹道:“公子,这就意味着庆王夜宿蕙兰宫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看来是这么回事!”石闵脸色凝重,说道:“庆王还真是不择手段啊!”

    陆安又在一旁小声说道:“不知公子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刘贵妃怀有身孕……差不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徐三和石闵听到这句话,几乎要奔溃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