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章
    早朝之后,石闵独自一人准备离去,石虎喊道:“小闵!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转身应道:“微臣在!”

    石虎招招手,说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遵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石闵,不知道石虎单独要见他,会是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昨日给朕留了一封信,说是先回邯郸挑选人马去了,看你父亲的意思,这次偷袭鲜卑人粮道的事情,是交给你去办了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一切都听凭陛下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父亲让你一个人带兵北逐匈奴,朕还很是担忧,但是看看后来的成效,再看上次你出使河西与匈奴人交手的情况,你父亲当时的决策是对的!”

    石闵笑道: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石虎把脸一沉,问道:“你小子嘴里喊着圣明,心里在骂朕昏庸吧?”

    石闵连连摆手,说道:“陛下,您可不能冤枉我!”

    石虎拍了拍石闵的脑袋,忽然笑道:“臭小子,朕跟你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说的对,是狼就不该像狗一样拴着,是鹰就不该像鸡一样圈着。”石虎说着,郑重的对石闵说道:“好好干,你父亲封侯,将来朕给你封王!”

    “孙儿一定不负陛下的期望!”

    石虎点点头,忽然沉思片刻,然后问道:“这次打仗,你父亲不愿出兵,这倒是有些反常,说说看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石闵有些犹疑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父亲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朕?”石虎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石闵连连摇头,解释道:“西华侯府对陛下忠心耿耿,绝对不会干任何欺上瞒下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?这次朕要他出一些人马,他推三阻四,非要朕动用朕在长安以及洛阳的嫡系!”

    “军中的情况,孙儿知道大概,这些年,父亲和两位叔父带着众将士南征北战,确实累了。”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父亲认为,这一次和鲜卑人的交锋,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,真正棘手的战端都在后面,所以父亲想让弟兄们多休整一些日子,养精蓄锐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,你父亲为何不自己跟朕解释清楚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最了解父亲,父亲有时候脾气执拗,不愿向他人做过多解释,也生怕说的多了,有人借此机会造谣。”

    石虎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们父子二人说的倒是挺准,已经有人给朕上书了!而且不止一个人!说是你们西华侯府包藏祸心!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挑拨西华侯府与陛下的关系?这人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“是谁你就不用管了,朕心里都清楚的很!朕绝对不姑息心存反意之人,也不会冤枉忠心耿耿之人!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陛下圣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趁着还没出征,朕最近就把你的婚事办了,免得一拖再拖!”

    “婚事?”石闵有点犯懵。

    “你和欣儿那丫头的婚事已经拖了一次,这次不能再拖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怎么突然说道这个事情了……”石闵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你一个大男人,一副扭扭捏捏的羞涩样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不用管,朕会替你安排好!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的点点头,叹息道:“只可惜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燕王看不到欣郡主出嫁......”石闵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“燕王”这两个字,石虎的脸色就开始变了,说道:“提这混账做什么?欣儿是朕的孙女,朕就是她的娘家人!没什么可惜的!”

    石闵小心问道:“陛下打算如何处置燕王?”

    “现在赵国没有燕王!只有庶民石世!”石虎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发落无需你操心!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!朕自有定夺!”石虎说着,忽然问道:“你小子今天忽然提到这个,是不是想探探朕的底啊?”

    石闵摆摆手,说道:“不是不是!只是昨夜欣郡主还哭着说道这件事,恰好刚刚陛下提起婚事,孙儿就随口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可警告你,这件事,你们西华侯府不要去掺和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看着石闵,问道:“这话,是不是你父亲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石闵坚定的说道:“父亲还嘱咐孙儿,不要管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算他识相!”石闵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一句话……孙儿不知道当不当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你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孙儿是怕惹了陛下不开心……”石闵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天大的事?”石虎有些疑惑,说道:“你尽管说!不必婆婆妈妈!”

    “大战在即,孙儿以为,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,是不是有其他意思?”石虎有些纳闷,问道:“你口中所说的其他事情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比如孙儿的婚事……”石闵说着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依朕看,不只是这个意思吧!”石虎有些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石闵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说道:“别吞吞吐吐的!有话快说!”

    石闵恭敬行礼的说道:“陛下若是打算近期处置燕王……还是请陛下等这次和鲜卑人打完仗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朕要处置他了!”石虎一听,自然不会承认,矢口否认道:“你这是哪来的传闻?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解释说道:“陛下,孙儿就是随口这样一说,没人向孙儿传过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随口一说?那你倒是给朕说说看,为何处置那畜生,还非得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说不出什么道理来,那你就是欺君罔上!”石虎瞪着石闵呵斥道:“朕就看你今日说话总是吞吞吐吐!以前在朕面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,现在满口的弯弯绕,都是从哪学来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要生气,请听孙儿把话说完!”石闵说着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!给朕说清楚!”石虎有些气愤。

    石闵灵光一现,借口解释道:“孙儿是听军中的老兵们说过,大战之前,不宜杀戮,那是不吉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历来都有以血祭帅旗的说法,这是哪来的歪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说的祭旗,多是用牛羊牲口或者是敌方人员……这燕王……毕竟是赵国人……而且与您还有血脉关系,战前杀之,恐怕真不是什么好兆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想用鬼神之说来蒙骗朕吧!”石虎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面前,谁敢欺君罔上?孙儿的担忧,都是实实在在的!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“哼,鬼神之说,不过是汉人搞出来糊弄人的把戏,你身为统帅,不要满脑子整天想这些!”石虎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恕孙儿冒昧,若无鬼神之说,那当初陛下做噩梦,怎么会和燕王府的巫蛊之术联系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石虎一下子被石闵说的语塞了,有些不耐烦的呵斥道:“兔崽子!你今日是诚心跟朕作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陛下明查!孙儿对陛下可是忠心无二!”石闵磕头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