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一章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石虎不耐烦的摆摆手,说道:“臭小子,别拐弯抹角的动什么脑筋!”

    石闵悻悻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凉风吹过,石虎和石闵都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紧接着,天上飘飘洒洒的下起了雪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?”石闵一脸疑惑,看着石虎。

    石虎也觉得奇怪,嘴里嘀咕道:“这刚刚深秋时节,怎么会下雪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今年的雪下的有点早啊......”石闵一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一边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心中似有所思,也没多说什么,背着手便走了。

    “陛......”石闵正要说些什么,这才发现石虎已经走开。

    出了宫,石闵径直去了张豹的宅院。尽管张豹已经不再是朝廷大员,但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加上张豹的行事缜密,张家的宅院戒备异常森严。

    张豹正坐在桌案前,看着眼线们收集到的各种消息,这时候,一个下人忽然在门外说道:“大人,外面下雪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下雪了?”张豹埋着头,继续忙活,问道:“你眼睛出问题,看错了吧?这才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没有看错,是真的下雪了!”

    张豹也觉得有些奇怪,放下手里的东西,打开门一看,屋外果然飘着雪花。

    张豹捋捋胡子,问道:“早上天气还好,怎么这个时候突然下雪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快速的踩过屋顶,然后翻身跳了下来,把张豹和旁边的下人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张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,险些跌倒,“哐当”一下靠在门上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不必惊慌,是我!”那人说着,转过身来,看着张豹。

    张豹定睛一看,原来是石闵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怎么是你?”张豹扶着门框站了起来,显然是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这府邸戒备森严,想进来可真不容易。”石闵笑道。

    张豹看了看四周,似乎自己安排的守卫并没有发觉有人闯入,脸色有些不悦,对旁边的下人摆摆手,示意退下,然后对石闵说道:“公子,里面说话!”

    石闵倒也没有客气,甩了甩衣袖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为何突然到来?难不成又有什么事情?”张豹走在石闵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转过身看着张豹,问道:“张大人还不知情?”

    张豹一愣,问道:“公子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陛下已对燕王动了杀心,我来这里,正是为了这件事!”石闵说着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豹对这个消息很是吃惊,问道:“公子,这个消息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必管这消息是哪来的,只需要知道这个消息很可靠便是了!”

    “无风不起浪,不知又是庆王府给陛下吹了什么妖风,让陛下动了这样的念头。”张豹有些愤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的猜测,陛下当不至于光明正大的下令处死燕王,但是会暗示别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张豹点点头,说道:“公子的意思,下官明白!”

    张豹说着,忽然想起了什么,连忙在桌案上翻找着什么东西,然后将一张纸第给了石闵,说道:“公子请看,大理寺监内,已经暗中安排了一些人手,这是名单。”

    石闵将信将疑的接了过来,先是微微一笑,再后来又微微皱眉,说道:“张大人,果然不简单啊!这么短的时间,就把大理寺监里里外外安插了这么多自己的人手!实在令人吃惊!张大人,看来你在邺城,可谓是手眼通天啊!”

    张豹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公子过奖了,下官若是真有通天的本事,岂会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过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庆王府既然这么绞尽脑汁的要致燕王于死地,必定会想尽办法,依我看,与其这样被动,不如主动出击。”石闵一边思考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动出击?”张豹问道:“公子有何计谋?”

    “今日在陛下面前,我试图提及此事,陛下的反应,让我确信了燕王确实危在旦夕。在我看来,能暂时打消陛下想法的,一定要是至关重要的大事!”

    “公子是不是提到了即将出征之事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点头:“张大人说对了!我告诉陛下,出征之前,若杀燕王,恐怕不吉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虽然生性多疑,但未必会信鬼神之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陛下确实这样说了,但是我又提及了当日陛下噩梦缠身和燕王府的巫蛊之事,若无鬼神,这两件事哪来的牵连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公子真是机敏过人!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巧,刚刚说完,天就开始下雪了!陛下脸一烟,便一声不吭的走了,想来,心中或许已经在纳闷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,公子打算怎么做?”张豹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还在邯郸,来不及等父亲的回音,依我看,不妨这样。”石闵说着,朝张豹招招手,示意他上前来听一听。

    张豹连忙凑了上去,石闵伏在张豹耳边,详详细细的说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场雪下的很是蹊跷,也很是反常,一连下了三天。雪花飘落在地上,也几乎没有积雪,没过多久便融化了,似乎这场雪压根儿就没下过一般,大街小巷的人也嘀嘀咕咕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一个谣言在邺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清早,石遵站在屋檐下,看着外面这古怪的天气,缓缓说道:“这是什么鬼天气!还没冷到那地步,却下起了雪!”

    谭渊也微微皱眉,说道:“这场雪下的有些不是时候啊!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几日,邺城大街小巷,男女老幼,都在传唱一首歌谣,不知殿下您是否有所耳闻?”

    “什么歌谣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北雁南去,雁字无头。十月飞霜,霜尽招灾。悬崖勒马,为时未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破歌谣?”石遵似乎没有听明白。

    谭渊连忙进屋取来笔和纸,将刚刚说的那句话写了下来,递到石遵面前,说道:“殿下请看!”

    只见谭渊将“雁”字改为“燕”,解释道:“这雁通燕,雁字无头,代表雁群没有头领,说的正是燕王。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点头,吩咐道:“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这下一句,十月飞霜,讲的就是这几天下的怪雪。霜尽招灾,便是说这场雪过后,会有灾祸。两句话连起来,意思好像是说,燕王若是死了,便会有灾祸,卑职思来想去,这恐怕所谓的灾祸,是在暗指即将出征鲜卑会折戟沉沙。至于最后一句话,就很好理解了,现在应该立马打消杀燕王的年头,一切还来得及,否则必遭天谴。”

    石遵大怒,问道:“这是哪里传出来的谣言!分明就是有人在蛊惑生事!”

    “卑职昨日派人查了一天,一点头绪都没有,只知道大街小巷都在传唱,无人知晓这几句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混蛋!一定是西华候府搞的鬼!”石遵一把抓过谭渊手里的纸,狠狠的揉成一团,扔在地上,用力踩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下雪之前,西华候就已经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