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二章
    “可是殿下,西华侯早在前几天就已经离开邺城去了邯郸……最主要的问题是……陛下若是想杀燕王,肯定不会对任何人说,外面又是哪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现在纠结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这几句狗屁不通的歌谣,转眼间就会传到父皇耳朵里去!到时候再有人借此做个文章,说不定就会让父皇改变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树倒猢狲散,燕王府已经垮了,甚至现在提到燕王这个名讳,陛下都会觉得是禁忌,应当不会有人去自找没趣吧?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人故意造谣,岂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下人忽然前来禀报道:“启禀殿下,宁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?他来做什么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答道:“奴才不知,宁王只是说有要事求见殿下您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宁王总是神神秘秘的,轻易不会上门来,不如看看他想要说什么。”谭渊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点点头,吩咐道:“让他在前厅等着,本王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伸了一个懒腰,扭了扭脖子,说道:“走,咱们去看看这位宁王殿下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石鉴在前厅走来走去,转悠了好一会儿,看着什么都觉得有些新鲜,摸摸这个,看看那个,一旁的下人都用有些鄙夷的眼神看着他,而石鉴却似乎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。”石遵站在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石鉴听到石遵喊他,连忙回头,笑着迎上来,说道:“九弟!不对不对,庆王殿下,多日不见,愚兄前来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走进屋子,笑着抬手示意道:“三皇兄,坐!”

    “诶!”石鉴笑呵呵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石遵坐定,问道:“三皇兄今日过来,说是有要事,不知是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皱眉,一脸忧愁的说道:“现在外面流传一首歌谣,不知道您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石鉴说着,略加思索,缓缓说道:“北雁南去,雁字无头。十月飞霜,霜尽招灾。悬崖勒马,为时未晚。”

    谭渊看了看石遵,说道:“宁王殿下这是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听过吗?”石鉴看着两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曾听过。”石遵微微皱眉,问道:“这歌谣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歌谣不就是在帮着燕王府说话吗!殿下看不出来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摇摇头,问道:“三皇兄,你今日来就是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也不完全是!”石鉴说着,停顿了一下,故意压低嗓门,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我是给庆王府出谋划策来的!”

    “出谋划策?”石遵不禁笑了笑,问道:“皇兄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石鉴看到石遵有些不屑,微微皱眉,说道:“九弟,我可是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,才好心来提醒你的,你要是不想听,那当我今天没来,我这就走!”

    石鉴说着,准备起身。

    看到石鉴这番举动,石遵倒觉得有些稀奇,抬抬手示意道:“三皇兄,小弟可没有这个意思,兄弟帮忙,求之不得,说说看,皇兄有什么事要提醒小弟注意的?”

    石鉴叹了口气,问道:“刚刚那首歌谣,你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皇兄请说!”

    “谁都知道,过去是燕王府和庆王府争储位,现在燕王府倒了,那赢家肯定是庆王殿下你了!所以我当初才会找庆王殿下你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三皇兄也是很有眼光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……”石鉴摆摆手,接着说道:“说正事说正事!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燕王被关进大理寺监,父皇迟迟不发落,虽说现在对外已经宣称要封庆王您做太子,可是这燕王一日不死,您一日不受封,在我看来,总归是夜长梦多!”石鉴说着,微微咂嘴,说道:“在我看来,外面都在传的那个歌谣,就是有人想替燕王府出头!”

    石遵想了想,吩咐道:“皇兄说得有道理,继续!”

    “听说咱们赵国马上要与鲜卑开战,庆王殿下你也要出征,而且主帅是殿下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三皇兄消息倒是有些灵通啊!”

    “九弟!庆王殿下!你要是信我,这次出征,你千万不要当主帅!”石鉴一本正经的对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这是为何?”石遵和谭渊一时间都不太明白石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!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?这仗要是这么好打,西华侯岂会把这个功劳让给庆王殿下你啊?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西华侯办不了的事情,我们庆王殿下可以!西华侯不敢打的仗,我们殿下敢!”谭渊在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石鉴摇摇头,说道:“谭大人呐,您要是这么说,我也没话反驳,但是我就想问问你谭大人,这次你们庆王府,可有十足的把握取胜?”

    石遵没有说话,谭渊也没有回话,而是看看石遵的脸色,等候石遵吩咐。

    见主仆二人都不说话,石鉴这才说道:“这不就对了?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,那在这关键时刻,庆王殿下,您何必去冒这个风险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去?那若是西华侯府去了,侥幸夺了头功,庆王府岂不是把到手的胜利拱手让人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要是败了呢?若主帅是殿下您,责任全是庆王府的!若要是胜了,未必是殿下您一人之功!在这个问题上,西华侯府可谓是算的够精明啊!我可是听说,这次出征,石瞻只派三千人去断鲜卑人的粮草,其他的兵源都不是他的人!为何?他就是不想冒风险!”

    石鉴说完这些话,石遵与谭渊半天没有说话,自然是在琢磨石鉴所说的,是不是有道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谭渊缓缓说道:“殿下,宁王殿下说的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!”

    石遵瞥了谭渊一眼,又对石鉴说道:“现在主帅还没有定下来,关键还得看父皇选谁!但是不管谁做主帅,本王都有风险!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,抓手里怕烫着,丢了怕被狗叼了去!”

    “那干脆不要抓着山芋!丢给别人就好了!”石鉴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谁?”

    “山芋从谁手里丢出来的,就还给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拒绝挂帅?”石遵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石鉴摇摇头:“不不不,不光是拒绝挂帅,而是让父皇挂帅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父皇挂帅?”石遵有些吃惊,说道:“哪有这样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父皇挂帅,若是败了,庆王府和西华侯府都逃脱不了关系!但是起码他们也没占便宜!若是胜了,西华侯府出兵少,更不可能得到多大的封赏,到时候功劳的大头还是庆王府的!这有什么不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