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四章
    “果真如此,那倒是让本王了却了一件心事。”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若是同意,卑职这就去安排了!”谭渊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点点头,吩咐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深夜的尚书府内,尤坚正在饮酒作乐,耳边鼓瑟吹笙,怀中美女簇拥,手里美酒不断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下人跑来说道:“大人,蕙兰宫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嗯?蕙兰宫?”尤坚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您的侄女!”

    “小香?她来做什么?”尤坚有些纳闷:“我没找她啊!”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说道:“小人也不是很清楚......她只说有要事,一定要见您!”

    尤坚有些不耐烦,对身边的人都吩咐道:“滚滚滚!真是扫兴!”

    待人散去,尤坚整理了一下衣服,吩咐道:“带她去书房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尤坚不慌不忙的来到书房,小香已经在里面等着了,一见尤坚进来,连忙摘下蒙在头上的头巾,喊了一声:“叔父!”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,你不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着,跑我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叔父......”小香有些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尤坚皱着眉头,问道:“有什么事情就说,吞吞吐吐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待在宫里了......您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出宫......”小香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尤坚摆摆手,说道:“你说什么胡话,庆王殿下的大事,眼看着就要成了,在这关键时候,你岂能离开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当初把你送进宫,叔父我可没少花心思吧?你爹妈死的早,把你托福给我,在宫里衣食无忧,风吹不着,雨淋不着,有什么不好?”尤坚坐了下来,说道:“你好端端的,脑子里想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叔父,您就别问为什么了!看着侄女也替您做了那么多事情的份上,您就帮帮侄女吧!”

    小香说着,跪在了尤坚面前,小声抽泣着。

    尤坚觉得很是奇怪,问道:“你这丫头今日为何如此反常?我听说刘贵妃待你也不薄,为何非要出宫?”

    “再不出宫,侄女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呀!”小香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尤坚完全听不明白,说道:“你在蕙兰宫,谁敢欺负你?又何来性命之忧的说法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小香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啊!不说,叔父我怎么帮你!就算要出宫,叔父对庆王那边总该有个交代吧!”尤坚也开始有些着急上火。

    “我有了身孕......”小香不敢抬头看尤坚。

    尤坚大惊失色,问道:“你尚未婚配,怎会有身孕!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!”

    一听有性命之忧,小香低着头,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尤坚狠狠拍了一下桌案,问道:“是哪个混账的种!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竟然敢引诱你!”

    小香摇摇头,却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尤坚终于失去了耐心,骂道:“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!快说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啊!”尤坚又气又急,几乎暴跳如雷,狠狠的将手边的杯子摔碎在地。

    “是陛下的!”小香吓得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尤坚脑袋一晕,顿时愣住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缓了半天,才问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?谁的?”

    “是陛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尤坚差点崩溃,两腿一软,瘫坐在地,嘴里默默念叨:“完蛋了!这下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叔父……”小香看到尤坚这副模样,也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你是自寻死路啊!啊?”尤坚有些哆嗦的责骂小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是被逼的……”小香说着,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让贵妃娘娘知道,我如何保得了你!若是让庆王殿下知道!你我叔侄二人是有口难辨!到时候定要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叔父……您别吓我!您快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办法!呵呵,你让我一时间想什么办法!”尤坚忍不住大声斥骂道:“你以为这后宫是我的后园?说怎样就怎样?想要出宫!得先过了贵妃娘娘那一关!到时候娘娘问起来,你我作何解释?她要是不点头,你哪都去不了!但她要是知道是什么事情,活剥了你的皮都算是轻的!”

    小香跟着刘贵妃多年,深知她的脾气性格,此事若是真的被捅出去,那自己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,而这也是她着急想要离开蕙兰宫的最根本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叔父!您想想办法!您一定要救救我!您一定要救救我啊!求求您了!”小香说着,给尤坚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”尤坚摆摆手,不耐烦的说道:“别磕了!看着我头晕!”

    尤坚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叹了口气,嘴里说道:“你这死丫头!真是要被你害死了!”

    尤坚说着,无奈的叹了口气,又问道:“你怀了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大概两三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早不怀晚不怀,偏偏这个时候怀了!这不是找死吗!”

    小香没有说话,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尤坚已经是她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宫!”尤坚冷着脸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叔父,您有办法了?”小香连忙擦了擦眼泪问道。

    尤坚忽然毫无征兆的大声吼道:“你一时间叫我想什么办法!啊?我能有什么办法!”

    小香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,吓得几乎魂都没了,全身一个哆嗦,然后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坚大约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,忽然态度又大幅度转变,吩咐道:“你先回去,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小香不敢再应声,连忙用头巾裹的严严实实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大殿外,几个汉人官员凑在一起,嘀嘀咕咕的议论着什么事情,只要是有羯族人走过,那几个人便故意压低嗓门,反倒是引起了石遵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那几只老鼠,私下议论着什么?”石遵眯着眼,对站在身边的尤坚问道。

    尤坚还在琢磨昨夜小香的事情,根本就心不在焉,石遵的话,他是半句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见自己说完以后半晌没有动静,石遵有点纳闷了,这才转过脸来看尤坚,见他还两眼发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!”石遵提高了嗓门,语气也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在……在在!”尤坚这才反应过来,问道: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石遵瞪了他一眼,责问道:“昨夜又逍遥到几时?一大清早就这般萎靡不振,心思神游!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……”尤坚连忙低头说道:“殿下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那边!”石遵也没再计较,微微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尤坚顺着石遵示意的方向看去,几个汉人文官正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,不知在议论些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