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五章
    “这几个羊腿子能有什么作为?殿下不必担忧!”尤坚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微微摇头,说道:“本王看他们这架势,不像是没事找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尤坚小声提醒道:“陛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冷着脸,谁都没看一眼,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父皇今天是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!”石遵对尤坚嘀咕道。

    尤坚摇摇头,说道:“好像最近一直都这样……殿下,看来咱们今日说话要当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机行事!”

    百官们行礼之后,见石虎情绪不对,众人都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日就不想说点什么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看了看那些曾经效力燕王府的,见那几个人也低着头。没有石遵的示意,尤坚等人自然也不想触这个霉头。

    “朕日日待在宫里,朕都知道的事情,你们难道不知道?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站了出来,说道:“父皇,儿臣这些日子一直在与尤大人探讨出兵的事情,不曾过问其他事情,不知父皇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还说个屁!一边待着去!”石虎不耐烦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遵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不说话,石虎骂道:“不知道哪来的谣言,现在传的满城风雨!到底是谁在替燕王府鸣不平!”

    石闵悄悄看了看其他人,再看看石虎,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官吏站了出来,恭敬的说道:“陛下,微臣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近日来,整个邺城传的沸沸扬扬,一首歌谣老幼皆知,说的是北雁南去,雁字无头。十月飞霜,霜尽招灾。悬崖勒马,为时未晚。”那人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这首歌谣,似乎是在说,燕王府有冤情!”

    石虎不紧不慢的问其他人:“这几句话,你们可曾听过?”

    “听过……”众人陆陆续续的应道。

    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石虎起身一脚踢翻旁边的一张桌案,骂道:“你们这群狗东西,刚刚朕问你们,一个个都不说话!现在却都说听过!你们都是何居心!”

    “父皇息怒!儿臣以为,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故意散播谣言!”石遵说着,朝石闵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,你说就说,看我做什么?”石闵镇定自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你闵公子有没有什么想说的!毕竟,那也是你的丈人!”石遵故意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庆王殿下,我再说一遍,朝堂无父子,只有君臣!”石闵笑道:“这句话,前些日子好像刚说过吧?怎么?殿下这么快又把这个道理忘了?若是要论起关系,你庆王殿下与燕王几十年的兄弟之情,要说什么,也是庆王殿下你先说吧?我石闵自幼受教于陛下身边,只记一个道理,那就是忠君!其他一概不认。”

    “撇的倒是挺干净!”石遵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朕现在就想知道,这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也私下打听过,没人知道这是谁传出来的,只是就在这几天之内,好像天下人都知道了。所以臣以为,歌谣中所言,似乎确有什么寓意,陛下万不可忽视!燕王府看来是真有冤情啊!”那个官吏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”石虎骂道:“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!来人!把他拖出去砍了!”

    石虎的这个反应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,那人吓得面如土色,磕头喊道:“陛下饶命!陛下饶命!微臣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拖出去!”石虎几乎咆哮道。

    那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拉出去砍了,所有人无不惊骇,再没人敢言及此事。

    “父皇,不要听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信口开河,保重龙体啊!”石遵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不准再有人替燕王府喊冤!谁敢多说半个字,朕诛他九族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父皇打算如何发落逆贼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瞪了他一眼,呵斥道:“此事无需你操心!”

    石遵这一次结结实实的热脸贴了冷屁股,悻悻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刑部!”

    “臣在……”刑部尚书应道。

    “朕命你把这件事查清楚!要是查不清楚,朕把你剁碎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香一声不吭的侍奉着刘贵妃,刘贵妃问道:“这几天,你这丫头心神不宁,想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小香被刘贵妃这突如其来的问话,吓的一哆嗦,连忙答道:“没……没想什么心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心事?呵呵,你跟了本宫五年,你有没有心事,本宫岂会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奴婢真没事……”小香说着,连忙改口说道:“对了娘娘,这里有庆王来的一封信,您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?”刘贵妃接过信,顿时把其他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看着刘贵妃专注于来信,小香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报兄长的仇,是有希望了!”刘贵妃边看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娘娘,贺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小香话还没说完,刘贵妃突然“哎呀”捂着肚子,脸色瞬间苍白,手里的信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!您怎么了!”小香焦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传太……太医……”刘贵妃刚刚说完,人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香连忙起身想要叫太医,忽然想起地上的信,又转身捡了起来,本想顺手扔进碳炉里烧掉,却不知为何犹豫了一下,又塞入怀里。

    石虎心神不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,每走几步就停下来看一看。

    “你看了半天,到底怎么样了!”石虎终于按耐不住,质问张太医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娘娘还是因为前些日子动了胎气,身子虚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开了那么多方子,怎么就不管用!是不是朕要剁你一只手,你才能把贵妃娘娘治好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,陛下息怒!”张太医连连磕头,解释道:“娘娘的身体,需要慢慢调理,这……这急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急不得?朕可管不了那么多!娘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死十次都不够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刘贵妃醒了过来,见石虎站在跟前,有些虚弱的喊道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一脚踢开张太医,坐在床边,抓着刘贵妃的手,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爱妃?你刚刚可吓死朕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刘贵妃便“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哎哟喂,朕的心肝宝贝……不哭不哭……”石虎往前挪了挪身体,轻轻的把刘贵妃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太医见状,连忙很识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臣……臣妾刚刚又梦到兄长了……他死的好惨呐!”刘贵妃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