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七章
    年  石虎看着石闵,问道:“你想了半天,究竟想出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陛下御驾亲征,这件事可不是小事……孙儿一时间难以权衡其中利弊……”

    “平时你分析事情都讲的头头是道,今日倒是畏畏缩缩,是不知道怎么说,还是不愿意说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孙儿是不知道怎么说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有什么说什么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石闵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关于石虎御驾亲征,石闵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,他真正无法权衡的,是这里面究竟有着怎样的谋算。

    陆安已经告知他,这是刘贵妃的主意,显然,刘贵妃不会无缘无故这样怂恿石虎,至于刘贵妃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石闵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刘贵妃肯定不是为了帮西华侯府。

    “陛下,孙儿以为,您还是不要御驾亲征的好!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眼下已经是深秋时节,听说塞外已经下雪,幽州一带到了冬天,想来也是滴水成冰,陛下龙体要紧,有庆王在,何必劳您亲自去!”

    “主帅是谁,朕还未想好!”石虎说着,指了指旁边的位置,示意石闵坐下,然后说道:“朕问你,此次出兵,你父亲为帅合适,还是庆王为帅合适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闵一时间还真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见石闵也说不上来,石虎说道:“怎么样?你也没有头绪吧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“论运筹帷幄,冲锋陷阵,你父亲无人可及!但是一来,你父亲的人马尚在休整之中,二来,幽州之地多是庆王以及朕的旧部,你父亲为帅,恐有人不服,到时候调度不及时,势必影响战事!”

    石虎说着,看着石闵,问道:“你觉得朕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甚是!”

    “但是若要庆王为帅,也不见得能有更好的成效!”石虎说着,又看着石闵。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见石虎在试探他的反应,连忙随口答道:“庆王戍边多年,军政之事还是懂的……不知陛下为何如此担忧?”

    “哼!他几斤几两,朕已经看出来了!守城还行,要他主动出击,就远远不如你的父亲了!光这一点,他还嫩了些!”

    石闵尴尬的笑了笑,不好意思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!”石虎说着,郑重的看着石闵,说道:“你父亲和庆王嘴上虽然都不说,朕看得出来,他们俩谁都不服谁!所以无论谁当主帅,将帅都不合!”

    “所以陛下您想御驾亲征?”

    石虎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朕还没想好!所以啊!把你小子叫过来,想听听你有什么看法,结果你小子什么主意都给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惭愧……陛下都想不出来的事情,孙儿这点头脑,也肯定想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哪里学来的油嘴滑舌!”石虎瞪了石闵一眼。

    “孙儿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,今日朝堂上说的那什么狗屁歌谣,你可曾听过!”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还没来得及开口,石虎又说道:“朕要听实话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:“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石闵有些犹豫,说道:“陛下今日不是已经在朝堂上说过,不允许任何人外议论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你与朕两个人!朕要你说,你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陛下赦我无罪?”石闵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!朕就想听听你的实话!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歌谣,或许真是有人传出来的……但是孙儿觉得,前几天的这场雪,下的确实有点蹊跷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听了石闵这话,眉头微微动了一下,但是并没有打断石闵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石虎的这个反应,石闵便放心大胆的继续说道:“往年这个时候,邺城正是秋高气爽,这场雪下了三天,地上愣是没有积雪,这也是奇怪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觉得,这是上天对朕的警示,对吗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孙儿不是这个意思!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孙儿相信,但凡这种天生异象,一定是有所预兆……至于预兆的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,关于那几句所谓的歌谣,或许是有人刻意编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几句话,倒还算实在!”石虎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那你认为,这件事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石虎还要顺便试探一下他,于是答道:“这就没有头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头绪?放个屁也得留点味道,朕就不信,这件事会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“石世还做燕王的时候,在百官之中口碑不错,邺城受其恩惠的人也不少,若是有人串通好,恐怕真的难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会是你们西华侯府干的吧?”石虎忽然眯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听,当即就几乎弹了起来,情绪有些激动的问道:“陛下!您这是听谁说的啊!”

    “朕就是问问,是不是西华侯府也有份!你不必这么紧张!”石虎语态甚是轻松,却让石闵非常不自在。

    于是石闵说道:“当然没有!西华侯府除了做陛下吩咐的事情外,绝对不掺和其他任何事情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石闵认真的说道:“陛下您想,父亲从不与朝中任何人结交,西华侯府也都是一些老弱病残,哪有这个本事在几天之内就闹得满城风雨?”

    石虎原本笑着有些阴冷的脸,忽然爽朗起来,说道:“朕就是与你开个玩笑,不必这么认真!”

    石闵假装松了口气,说道:“孙儿还以为是有人给陛下进谗言了,要陷害西华侯府!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朕心里明白的很!”石虎打断了石闵的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来,咱们接着说谣言的事情!”石虎又把话题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孙儿已经说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刚刚你说道预兆!对吧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有些木讷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依你看,会是什么预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孙儿不懂看天象,也不懂得占星之术,所以想不出是什么预兆……”石闵挠挠头,又说道:“但是有一句话,孙儿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陛下打算怎么处置石世,至少现在发落都不合适!”

    “为何?你莫非还要前些天的那套说辞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可不是孙儿胡说的!千百年来,大军出发之前,都要设坛拜天,石世毕竟是陛下您的血脉,以您的血脉祭天,恐怕实在是不妥,因为您的血脉就是赵国的血脉,您岂能……”石闵说着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”石虎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