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八章
    “您岂不是用自己在祭天”石闵声音都低了几分。

    石虎没有吱声,只是脸色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孙儿斗胆,大敌当前,陛下还是把燕王府的事情暂且放一放吧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你都是向着燕王府!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孙儿这是实话实说!任何事情自有陛下圣断,哪需要孙儿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“朕希望你和你父亲,在这件事上,能看清形势和状况!不要再想着石世那个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庆王的心气高!你父亲又是倔驴一个!朕是要被你们活活气死才算!”

    “父亲对陛下当成生父,岂敢气您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朕虽然老了,但是这两个人对不对脾气,合不合,朕还是看的明明白白的!”

    石闵嘀咕了一句:“这也不是西华侯府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是西华侯府的问题!一个巴掌拍不响!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?”石虎呵斥道:“你父亲若是不那么倔,对庆王稍微客气一点,这事情不就好办多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庆王每次看到我与父亲,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板着脸,我”

    “你记着!庆王是赵国将来的皇帝,西华侯府再得朕的恩宠,也要明白君臣之道!”石虎很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没有反驳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朕也曾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才给你父亲留了一些东西,为的就是让他放心,这东西,想必你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是”石闵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说庆王有一个女儿,今年十一岁,等过几年,朕将她许配给你!到时候西华侯府和庆王府再结成姻亲,你们应该就没有这么多芥蒂了吧!”

    “啊?和庆王府结亲?”石闵大吃一惊:“陛下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男人三妻四妾有什么好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朕也琢磨很久了!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朕会替你们父子安排好所有事情!”石虎郑重的说道:“你们不必再有任何担忧!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先回吧!今日说的事情,你不准向外人透露半句!明白没有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起身说道:“孙儿告退!”

    各种担忧都涌在石闵的脑子里,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,事情的发展,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。他原本以为,石虎对西华侯府的恩宠,是单纯的,也是超越其他亲王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来,他与石瞻似乎都天真了一点,说到底,毕竟西华侯府都是汉人!到最后,真正偏袒的,还是他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石闵将所有的情况,都详细的写信告知了身在邯郸的石瞻,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有何打算,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他们父子二人,都对将来何去何从开始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石闵正在院内练武,徐三忽然来报:“公子,宫里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宫里的人?”石闵停下问道:“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徐三支支吾吾道:“是司礼监的人,送来办喜事的东西,说是要准备您的大婚!”

    石闵顿时愣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徐三见石闵发呆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石闵连忙转过身,将手里的兵器放回,问道:“秦姑娘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知道了,正在帮忙清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”石闵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礼监的人还说,今日要把欣郡主接进宫,按照礼制,到时候,您得把郡主从娘家接来,现在燕王府出了事情,这宫里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说了!”石闵打断了徐三的话,吩咐道:“那就让司礼监把她接走吧!”

    徐三了解石闵的脾气,知道他此时心中并不情愿,于是也不再多说,默默的应了一声:“是”

    “徐三叔!”石闵忽然转过身喊道。

    “在”

    “父亲可曾回信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尚未回信,上次派人送来的口信,您前天也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吩咐道:“您去忙吧!”

    徐三默默的准备离去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公子,还有一事,是刚刚司礼监的人无意中说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庆王的册封大典,与您的婚事在同一天!”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册封大典?”石闵一时没有转过弯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册封庆王为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这么快?”石闵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出兵在即,看来陛下是想在公子和庆王出征前,把能定的事情都定下来,免留后患。”徐三叹了口气,说道:“看来咱们这位陛下,心思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石闵念叨:“陆安难道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是陛下的贴身内侍,没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进宫一趟!”石闵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公子稍候!”徐三连忙喊住了石闵,问道:“是不是再给带将军捎个信?”

    “对!此事事关重大,得及时告知父亲!”石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王冲回了邯郸,那庆王府那边,现在谁在盯着?”

    “还是六子,对了,还有老汤!”徐三答道。

    “老汤?就套马喂马的老汤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徐三点点头,说道:“公子放心!没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石闵大约也没想太多,又或者满脑子都是庆王的事情,便没再多问。由于司礼监的人在前院,石闵不愿碰见他们,便从后门走了。

    刚到宫门口,还没下马,守门的禁军便走了过来,贺道:“恭喜闵公子!喜事将近了!”

    “诸位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”石闵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宫才传出来的!公子,您这消息保密的真是好,小的们日日见您,却一点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石闵尴尬的笑了笑,没做过多解释,将马缰绳交给了禁军,又顺手扔了几锭银子,说道:“拿去给大伙儿买口酒贺!”

    那几个禁军见有赏银,一个个乐呵呵的,笑着说道:“诶!谢闵公子赏!”

    石闵径直入了宫,看到宫里的太监婢女们都忙忙碌碌,于是随便抓过一个人问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是有什么大事要这般准备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闵公子啊!”那小太监连忙解释道:“早上上头来的命令,叫小的们把宫里都收拾收拾,过几日就要给庆王殿下举行册封大典!对了,公子您不也是大婚在即吗?奴才先给您道喜了!”

    石闵又只能尴尬的笑笑,问道:“给庆王殿下册封,这样的大事,你们事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众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,便走开了。他心中想的,是不是陆安那边出了什么问题,因为这关系到西华侯府将来的安危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