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九章
    <石闵刚刚转身,陆安匆匆忙忙的迎面走了过来,两人四目相对,都觉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陆安看了看四周,见无人注意,便微微示意石闵借一步说话。

    石闵会意,便朝着陆安手指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恕罪!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这次庆王的事情,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原来公子也是为这事来的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!陛下这次好像对谁都没有透露半句话。我猜测,还是刘贵妃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又是刘贵妃?”

    “对!这几天,陛下天天都会去蕙兰宫,每次都借机向陛下进言。现在刘贵妃怀有身孕,其兄又刚刚过世,陛下对其几乎是言听计从,除了刘贵妃,我想不出陛下为何会突然间做出这么多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,陛下忽然召见了庆王,还让我出去了,不知说的是什么事情,可能也和册封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也未曾提及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今日一早,陛下突然叫我拟旨,完全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石闵微微点头,说道:“庆王府看来是想要抓紧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事到如今,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庆王吗?”

    “庆王和刘贵妃的事情,你可有查出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猜测,我虽然亲眼看到庆王进宫,却也没有证据证明刘贵妃腹中的胎儿是庆王的种。”

    石闵眉头紧锁,叹息道:“这种事情,没有证据,谁也不能轻举妄动,否则很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,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庆王未曾再进宫,我猜想,所有的消息,都是通过书信的方式在蕙兰宫和庆王府之间传递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书信,也一定是绝密的,不可能让我们拿得到!”石闵说着,想了想,又对陆安说道:“无论如何,你要找到有利的证据,证明庆王和刘贵妃之间存在苟且之事!此事,就拜托你!陆兄弟!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我一定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陛下这些日子,可还曾说过燕王的事情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自从那天晚上,陛下召见您以后,后来倒也真的没再说起此事。或许是陛下心中有所顾忌,加上大战在即,暂时没动这个心思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拖一日是一日,只有抓住庆王的把柄,燕王府才有救!”

    “公子的意思,我明白!”陆安行礼说道:“还有一事,不知道公子有没有得到消息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今日一早,下令再调五千嫡系人马来邺城,另外,还派人去宣侯爷回来。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问道:“陛下有没有说,调人过来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陛下什么都没有多说!”

    “那除此以外,陛下有没有其他动作?”

    “方才吩咐我去准备铠甲,把以前用的刀剑也给找出来,一起送到宏光阁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要这些做什么?真要御驾亲征?”

    “陛下没说,我也不敢问,您知道陛下的脾气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......”石闵吩咐道:“查清线索的事情,就拜托你了!我先走!有任何消息,你若不便抽身,可派人去西华侯府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石闵猝不及防,他隐约察觉到,所有的事情,似乎都到了危机时刻。眼前的一切,他已经越来越看不懂,看不透。

    石闵开始迷茫,开始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西华侯府以后会何去何从,他也不知道中原将来的天下会是怎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石闵稀里糊涂的回到了西华侯府,司礼监的人居然还没走,见到石闵回来,连忙迎了上来,喊道:“哎哟喂我的闵公子,您可回来了!奴才们真是一番好找啊!”

    石闵抬起头,一脸茫然的看着那几个太监,问道:“你们还没回宫?”

    “奴才们倒是想早些回去复命,这欣郡主见不到您,不肯走啊,奴才们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欣郡主便走了出来,问道:“公子去哪里了?府里的人和宫里的人就差把邺城给翻个底朝天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她一眼,没有多说,便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欣郡主不理会司礼监的那群人,连忙追着石闵去了。

    “司礼监的人来接你进宫,你还不进做什么?”石闵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之前有两句话想对你说,你为何要这般冷淡?”欣郡主喊道。

    石闵停下脚步,转过头,看着欣郡主,说道:“你有何事,可以交代给徐三叔,或者留一封书信,何必非得要等我回来?”

    欣郡主问道:“婚事在即,我只是想与你说几句话而已,难道这也不可以?”

    石闵正要开口,见司礼监的人远远的看着,便对欣郡主说道:“有什么话,屋里说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!”石闵背对着欣郡主说道。

    欣郡主看得出石闵一直对她不冷不热,再想到自己现在无依无靠,原本还有千言万语要说,至少在这个时候,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,一肚子都是委屈,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欣郡主略有些哽咽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看燕王府垮了,便看不上我,觉得娶我过门是降了西华侯府的身价?”

    石闵转过身,看着欣郡主说道:“西华侯府的人,从来都不是趋炎附势或者嫌贫爱富之徒,你不必有这样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我在府上住了这么久,你对我始终不冷不热?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欣郡主满脸委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错!郡主。”石闵看到女人的眼泪,有些无奈,又说道:“石闵生性木讷,不懂女人心思,更不懂儿女情长,若是让郡主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心中有别人,又何必骗你自己?还用这样的谎言来安慰我!”欣郡主打断了石闵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石闵顿时觉得被欣郡主看穿一切,有些慌乱的说道:“没……哪有……我心里哪有别人?你不必多想!”

    欣郡主苦笑一声,无力的摇摇头,然后说道:“恐怕我在你心里,半点位置都没有吧?你心里装的,都是秦婉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石闵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看到石闵的反应,欣郡主的心里已经完完全全的确定了自己之前所有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如此,甚好!”欣郡主含着眼泪,默默的点点头,手却有些不听使唤的哆嗦着,然后转身便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也望公子记住一点,燕王府和西华侯府的婚事,是陛下钦定的!”欣郡主忽然停下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不知说些什么,于是随口回了一句:“你早些进宫去吧!”

    欣郡主咬咬牙,便悻悻的离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