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章
    看到欣郡主离去,石闵并没有起身去追她。就在这个时候,秦婉走了进来,看着欣郡主的背影,秦婉一时间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石闵见秦婉站在面前,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秦婉沉默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刚刚公子和郡主的对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尴尬,避开秦婉的目光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秦婉忽然朝石闵行礼,然后说道:“秦婉实在不愿看到公子和郡主闹成这般,一切都是我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无关谁的对错!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趁着这几日还得空,公子安心准备成婚吧,过不了几天,您就得出征了。”秦婉打断了石闵的话,然后再次行礼说道:“秦婉告退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石闵做出回应,秦婉便退了出去。石闵站起身想要去追,脑子里却乱作一团,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石闵无心睡眠,便独自一人在西华侯府内转悠,不知为何,便来到了马厩。

    或许是朱龙马与石闵真的心有灵犀,它远远的便察觉到石闵的到来,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来了?”石闵喃喃说道,然后抓了一把草料,走到朱龙马的面前,给它喂食。

    石闵轻轻的抚摸着朱龙马的头,朱龙马也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草料,一边把头往石闵的身上蹭,如同一个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我真羡慕你,没有那么多需要担心的事情。”石闵一边抚摸着朱龙马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朱龙马“哼哼”两声,就像是听懂了石闵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,石闵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原来您在这里啊?”徐三提着灯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徐三叔,怎么还没睡?”石闵放下草料,拍了拍手问道。

    徐三答道:“正在找您呢!大将军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回来了?什么时候到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到,将军在前厅,让我来找您过去!”

    “走!”石闵连忙离开了马厩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前厅,石瞻正在副将的帮助下脱下盔甲,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父亲!您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石闵站在门口喊道。

    石瞻听到石闵的声音,回过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对身边的副将微微抬手示意退下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不在屋里待着,到处乱跑什么?”石瞻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一边坐了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走了进来,答道:“只是去了趟马厩看看马,没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徐三,没什么事了,早些去歇着吧!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三走后,石瞻对石闵吩咐道:“坐下吧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的事情,为父都已经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庆王府已经紧锣密鼓的实施计划,父亲,您可有什么打算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微微摇头,说道:“一时间,为父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乾坤。唯一的希望,就是能找到庆王大逆不道,**后宫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陆安那边已经在查,可是并无确切证据,一来,光华门断然不会留有他进出宫的证据,二来,蕙兰宫肯定也是打死不会承认,相反,如果我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这件事捅到陛下面前,弄不好会被他们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过几天,庆王就是正式被封为太子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!为父也在担忧此事!”石瞻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现在唯有期盼陛下不会杀燕王!或许……鲜卑人和匈奴人挑起的战事,无意间帮了我们!不过有一件事你做的很好!前些日子邺城一直传唱的歌谣,势必会对陛下产生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听陆安说,自从上次听了这件事以后,陛下似乎已经暂时放下了杀燕王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最是疑神疑鬼,看来你对陛下的心思琢磨的还算透彻!”

    “说到陛下,父亲大概已经知道,此次对战,陛下将会御驾亲征!”

    石瞻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!为父有些不太明白,庆王府走这步棋的用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或许庆王是担心战事不利,陛下会追究他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说道:“应该不完全是这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庆王担心父亲做主帅,抢了他的功劳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两点,都有可能,但是我总觉得,这件事不像是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纳闷,问道:“那庆王府这么做会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石瞻沉默了许久,才说道:“不确定……如果是最坏的一种可能性,就是趁着陛下离开邺城,身在幽州的时候,直接兵变夺权,栽赃给鲜卑人,然后立马杀掉燕王,永绝后患!”

    “兵变?夺权?您是说……庆王谋反?”石闵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!庆王做事,向来心狠手辣,不择手段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……父亲,那咱们也得留有后招啊!”

    “石遵离开邺城,最大的祸患就是谭渊!得防着他!”

    “尤坚也不能小看吧?”

    “不!尤坚顶多就是个莽夫,谭渊才是只狐狸!若真有什么风吹草动,谭渊一定会总领庆王府在邺城的所有势力!还有!据为父得到的消息,李城除了留下一万多新兵守城,至少还藏有一万庆王的精兵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都派去幽州了吗?他哪来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,一直在暗中培植自己的力量!你以为之前李城一带灾荒,朝廷给的粮草哪里去了?都被他装进自己的府库用来扩充实力了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东西,草菅人命!不管百姓死活!”石闵拍案骂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这些!”石瞻对石闵说道:“告诉张豹,一旦幽州有什么变故,让他立马想办法杀掉谭渊,切断庆王与邺城的一切联系!还有,到时候无论如何,要保住燕王!”

    “父亲,单凭他张豹一人,能办的成这件事吗?刺杀谭渊还有可能,但是要保住燕王,就只能从大理寺监抢人,单不说大理寺有一千守卫,整个邺城有点什么大事,不可能不惊动巡防营,到时候巡防营的人就算再草包,也不可能帮着别人从大理寺抢人啊!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调来一支军队,还要他张豹做什么?我们现在做的一切计划,都是为了提防庆王釜底抽薪!若是他没这样的打算,那就是最好,但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!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闭眼,缓缓说道:“但愿这一次,是为父多想了……否则所有的事情,都可能要做最坏的打算!”

    “父亲把咱们的人马留在邯郸,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初为父不愿出兵,为的只是保存实力,现在想来,还多亏了当初做这样的决定!一旦情况有变,既可以挥师北上勤王,也可以南下直取邺城!”

    “父亲考虑的果然周全!”

    “为父已经让你两位叔父再次扩充兵力!加紧操练,以备不时之需!今年的粮草,也私下留了不少,现在咱们就只能安静的看事情会如何发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