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二章
    一  “哦……是吗?”欣郡主淡淡的应了一句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石闵再也按捺不住,转身就出了屋子,而这一次,欣郡主并没有拦他。因为她知道,这个时候,石闵是拦不住的,而她之前让他待在屋子里,无非是想看看,石闵对她是否会有半点迁就。

    至少让欣郡主有一丝欣慰的是,石闵对她并非铁石心肠。可是她也有一些担忧,毕竟是她怂恿秦婉离开的,若是石闵找到秦婉,而秦婉又把这件事说出来,那石闵又会如何看待自己……

    事到如今,欣郡主只希望秦婉永远离开邺城,走的越远越好,不要再回西华侯府,她要的,只是能安安稳稳守住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石闵刚刚来到前院,徐三和府里的下人们正在收拾,见石闵来了,徐三吃惊的问道:“公子,您怎么出来了?这……这不是洞房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姑娘呢?看到秦姑娘没有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姑娘?”徐三有些糊涂了,问道:“公子,您和郡主成婚,找秦姑娘做什么?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你们到底看到她没有?”

    徐三想了好一会儿,这才反应过来,说道:“今日好像就早上看到一次,后来便一直没有见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顾妈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:“我这一天也没见着这丫头了,不知道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三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,便问道:“公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赶紧派人出去找!秦姑娘不见了!”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黎妈听到这话,一把扔下手里的抹布,站起来走上前问道:“秦姑娘不见了?人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走了?她人生地不熟的能走哪里去?”黎妈也着急起来,推了徐三一把,催促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带人去找啊!”

    徐三想想,说道:“公子,此事交给我去办,今日是您大喜的日子,您无论如何不能出去!还是快点回房去吧!免得被大将军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石瞻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何事吵闹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石瞻的声音,所有人都悻悻的底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郡主的屋里待着,跑出来做什么?回去!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秦姑娘走了……”石闵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石瞻听到这个消息,也顿感意外。

    “她留下一封信,说是走了,方才我问了大伙儿,所有人都说今天中午开始就没见过她,父亲,此刻她说不定已经离开邺城了!”石闵越说越急。

    “她父亲还在邯郸,这丫头孝顺的很,不会乱跑,你瞎担心什么!”石瞻看到石闵这般模样,有些恼火,斥责道:“赶紧回屋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秦姑娘怎么办!外面那么乱,这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这件事不用你操心!”石瞻打断了他的话,对徐三吩咐道:“徐三,把家里人派出去,四处找找,一定要把她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徐三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也一起去!”石闵也争着要去。

    “胡闹!你今天哪里都不许去!滚回屋里去!”石瞻斥责道:“过了今天,你要准备随时出征,不要再满脑子都是这些事情!”

    石闵自然心不甘情不愿,可是看到石瞻那铁青的脸,便不敢有什么意见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闵缓缓转身,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。

    石闵回到屋里,一对红蜡烛已经烧的所剩无几,而欣郡主依旧是那个姿势侧卧着,对于石闵的回来,居然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会走!”石闵看着床上的欣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腿长她身上,她要走,别人哪管得了?更何况,她走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欣郡主背对着石闵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你不知道谁知道?如果是这样,那为何她会把信交给你?”石闵还是很快就怀疑到了欣郡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等你把她找回来,再问问不就都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最好这件事不要和你有关系!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欣郡主也终于按耐不住,坐了起来,问道:“否则如何?休了我不成?”

    石闵撇了撇嘴,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她一眼,便坐回到凳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声不吭的坐着,直到蜡烛烧尽,屋里一片漆烟,石闵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要这样坐一晚上吗?”欣郡主在烟暗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睡吧!不必管我!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你便要出征,还是好好休息吧!”欣郡主说着,抹烟起身。

    石闵听到动静,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只听到欣郡主“哎呀”一声,石闵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欣郡主跌倒了,刚好扑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欣郡主也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石闵将她扶起,说道:“去躺着吧!不用管我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中担忧秦婉,但是也请考虑一下其他事情!床上有两床被子,你我分开睡!便算是行了夫妻之礼。新婚之夜,你坐一晚上,说出去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石闵想了一会儿,终于应了一声:“好!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抹烟爬上床榻,一人一条被子,和衣而眠,谁都没有再说话。一直到天亮,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凌晨的大街上,空无一人。深秋时节,屋外已经起霜,秦婉独自坐在一个勉强可以遮风挡雨的角落里,微微发抖,不敢也无心去睡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还在邺城逗留,也不知道自离开西华侯府的这几个时辰里,自己去过哪些地方。她脑子里想的都是石闵,想着此时此刻,或许两人已经洞房花烛,或许此时的欣郡主,正躺在石闵的怀里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秦婉默默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秦婉究竟是为何离开。在欣郡主看来,秦婉的妥协,是知难而退,而在石闵看来,秦婉的离开是因为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只有秦婉自己知道,她的离去,是为了成全。成全石闵,成全欣郡主,成全曾经美好的回忆,成全石闵全心全意的成就他该有的功业。

    也许,这种成全,也是莫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这委屈,她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。

    想着身在邯郸的父亲,秦婉有些不知道怎么办。她想要和石闵划清界限,可是他们父女俩该何去何从?可是要她独自一人漂泊,她又放心不下自己的老父,想到这里,秦婉的心里也是万分纠结。

    秦婉睁着双眼,手臂抱着双膝,看着不远处的地上发呆,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忽然,她听到了“咚”的一下轻微动静,秦婉警惕的抬起头,看看四周。

    就在她抬起头的时候,这才发现,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烟色的身影,着实把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秦婉吓得连忙一边后退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回答,只是慢慢的朝秦婉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