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三章
    一石闵一夜未眠,一直等到天蒙蒙亮,便起身换了衣服出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别院,看到徐三一脸倦容的在打水洗脸,石闵便问道:“徐三叔,怎么样了?找到秦姑娘了吗?”

    徐三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,摇摇头,说道:“我带人找了一晚上,一点消息都没有!”

    石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可能昨天白天就已经出城了!白天换一批人,出城去找!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个那个!人要是丢了,咱们怎么向秦先生交代?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徐三知道石闵心急如焚,只能无奈的点点头,说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转身就要走,徐三连忙喊道:“公子,您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出去找人!”石闵头也不回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您还不能出去!”徐三连忙追上去抓住石闵,说道:“按礼制,您今天早上要和郡主给大将军敬过茶才能出门!”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规矩!”石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黎妈正从后厨走出来,一见石闵,立马上前问道:“公子,您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?赶紧的赶紧的!回屋里去!一会儿我我把东西给你们送过去!”

    黎妈说着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石闵往屋里推。

    石闵自然是非常不情愿的,徐三在旁边劝道:“趁着将军还未起来,您还是先回去吧,再忍耐一会儿,免得再被将军责骂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!一会儿就派人出去再找!”徐三知道石闵的心思,又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石闵被众人又推回屋里,而此时,欣郡主已经穿戴好,正在收拾床铺。

    “哎呀郡主啊,您怎么也起这么早?都放着都放着!让我来!”黎妈连忙上前抢过来欣郡主手里的床铺,回头对徐三等人说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出去出去!没你们的事情!把顾大嫂叫过来!”

    徐三等人倒也识趣,连忙退了出去,石闵则傻傻的站在原地,看着黎妈在床榻上翻来翻去,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黎妈,你在找什么?”石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看到干干净净的被子床单,黎妈一脸尴尬的看了一眼石闵,手脚麻利的将被子叠好,说道:“没......没找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黎妈收拾好,又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欣郡主,欣郡主脸瞬间就红了,低着头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石闵自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当然,他也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做完所有的事情,石闵便要出门了,欣郡主未加阻拦,却被石瞻喊了回来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......出去有点事情!”石闵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石瞻一眼就看穿了石闵的心思,吩咐道:“随为父进宫!”

    “进宫?”

    “为父派去幽州的探子已经带回消息,吴侍郎出使鲜卑谈判已经结束,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了!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说话,一旁的欣郡主很识趣的起身行礼:“父亲,欣儿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欣郡主这一声父亲,叫的石闵愣了,原本他以为敬茶的时候,欣郡主那么叫只是出于礼节,没想到这么快就叫顺口了。

    石瞻倒是淡定的很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走在宫闱之中,石闵一路上都不吱声,石瞻问道:“还在想秦姑娘?”

    石闵抬头看了一眼石瞻,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拿得起要放得下!”

    “父亲当年对母亲,好像比这更过分吧?”石闵嘟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!”石瞻抬手便拍在石闵的脑门上,说道:“别嬉皮笑脸的!过不了几日,咱们父子俩便要北上出征,你还有这心思!”

    “可是外面兵荒马乱的,她一个女孩子,如何叫人放心?”

    “寻人的事情,交给徐三去办,你有你该做的事情!”石瞻说着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以为父对着丫头的了解,她的离开,正是因为不想成为你的包袱!”

    “我的包袱?”

    “闵儿,不管将来你我父子何去何从,有一点是肯定的!咱们家的男人,无论手里的刀是为谁开疆拓土,都必定要纵横沙场。现在为父已经封侯,将来你不仅可以继承侯爵,甚至可能封王,这丫头生怕她汉人的身份会拖累你,懂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但是西华侯府上上下下,都是汉人!”

    “但是在陛下那里,西华侯府与其他汉人不一样。”石瞻说着,看着石闵,又说道:“你现在已经和郡主成婚,不管秦姑娘如何,你暂时都不要作其他想法!毕竟燕王现在生死难料,这孩子心里比谁都苦,你多少该关心她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来到宏光阁外,石遵也恰好到了。只见他衣冠楚楚,头顶玉冠,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“庆王殿下!”石瞻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五皇兄,庆王这个名号已经过去了,现在你该叫太子殿下。”石遵略有些傲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意思,庆王殿下叫顺嘴了,一时改不过来!”石瞻笑道。

    石遵有些不悦,但是碍于这是在宏光阁外,怕惊扰了石虎,便没有发怒,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这父子俩,便进了宏光阁。

    石虎不知在看着一封什么奏疏,半天才回过神来,微微抬头,说道:“都到了?”

    “父皇操劳国事,儿臣等不敢打扰。”石遵开口便是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今日嘴巴抹了蜜,甜的很!”石虎笑了笑,问道:“说说看,事情都准备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李城的三万兵马已经抵达幽州!儿臣也已经准备好!随时可以动身前往!”

    “尤坚!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尤坚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粮草都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五万石粮草最晚明日天烟便可抵达幽州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石?就这么点?”石瞻皱眉问道:“这么点粮草,也就够紧十万人马一个多月的消耗。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问道:“西华侯说的对,怎么就这么点?”

    “陛下有所不知,高丞相虽然兼管户部,但是户部现在一片混乱,拨给兵部的粮草,只有这么多!微臣也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!”

    “丞相,这又是怎么回事?十万大军,就五万石粮草,这个冬天怕是都熬不过去!这仗怎么打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行礼说道:“陛下,老臣并非不想给,而是目前只能拨出这么多,再给,各州县怕是更艰难了!明年开春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府库必须留足了粮食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你是老糊涂了吧?什么叫不时之需?现在就是不时之需!这马上要开战,没有粮草,怎么打仗?”石遵有些不满的指责道。

    石虎也点点头,说道:“太子说的有道理,丞相,五万石粮草是无论如何都不够的!你得再拨五万石出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