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四章
    一“五万石粮草,不是个小数目,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……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筹措!”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必须要解决!朕就不信,整个赵国,五万石粮草拿不出来!”石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高尚之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五万石粮草凑肯定是能凑齐,只是这后患也就有了!各州县要上缴粮草,必定再从百姓身上来搜刮,百姓们的粮食,是留着过冬以及明年的春耕之用,还要保障明年的口粮。父皇,就如高丞相所说,这件事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!”石瞻说道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,你话不能说那么难听,什么叫搜刮?国家打仗还不是为了百姓?那百姓们贡粮便是天经地义!”尤坚说道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你是衣食无忧,那些百姓呢?据我所知,你有良田无数,想必你的私库也藏有不少粮食吧?如今陛下都捉襟见肘了,你身为朝廷大员,不该替陛下分忧?”石瞻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,你休要胡说,我哪来良田无数?”尤坚有些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高丞相现在兼管户部,西山那么多田地,主人是谁,户部不会没有记录吧?”石瞻看着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想了想,说道:“有是肯定有,前几日盘查之时还看到来着,不过户主不是尤大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尤坚松了口气,一脸得意的对石瞻说道:“西华侯,看!丞相大人都说话了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说的没错!户主确实不是尤大人,但是你尤大人也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,今日是商议出征的事情,不是盘查任何人!”石遵指责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说的没错,咱们是为了商议出征之事,但是打仗得要粮草,所以我现在正在替父皇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!”石瞻说着,又对石虎说道:“启禀父皇,近来西山一带不少百姓流离失所,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耕田大多被霸占,而霸占这些田产的,就是尤大人的妻弟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回事?”石虎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尤大人的这位妻弟,还独占了这些百姓们今年至少一半的收成,只是每家给了铜钱便打发了事!如此,尤大人今年可谓是收获颇丰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,那是臣的妻弟干的,这跟微臣无关哪!”尤坚连忙向石虎解释,又对石瞻喊道:“西华侯,你休要往本官身上泼脏水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何必着急撇清关系?你的妻弟在朝中并无官衔,家族也并不显赫而有权势,他哪来的这么大胆子?恐怕是你尤大人在背后给了她这样的勇气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此人是尤大人的妻弟?难怪老臣查了一下,觉得有些奇怪,这人莫名其妙多得了这么多地产。”高尚之在一旁有意无意的嘟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尤大人,本王当初叫你去筹措粮草,是叫你想办法,不是叫你不择手段!你倒好,现在事情没办好,倒给了别人说闲话的机会!”石遵忽然冲着尤坚就是一番指责,然后便看着石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还不赶紧向父皇解释清楚!”石遵说着,瞪了一眼尤坚。

    尤坚虽然脑子没那么灵光,但是毕竟跟了石遵多年,对他还是有些了解,便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尤坚有些颤颤巍巍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是在弄什么名堂?”石虎被越弄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儿臣已经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!”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给朕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父皇,事情是这样的。前些日子一直说出兵的事情,便也说到了粮草的问题,儿臣思来想去,也觉得有些吃紧,便与尤大人商议此事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后来尤大人说他来想办法,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!”石遵说着,看了一眼尤坚,又对石虎说道:“尤大人这次,看来是好心办了坏事!”

    “听太子的意思,你的妻弟这么干,是你授意,替朕筹措军粮去了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刚刚说完,尤坚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流起了眼泪,默默的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老爷们儿,哭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尤坚只是不声不响的抹了抹眼泪,然后说道:“臣知罪!”

    “知罪?那你倒是说说看,知什么罪了!”石虎微微抬手。

    尤坚说道:“臣纵容妻弟纵横乡里,实在该死,只是看到陛下似乎总是为幽州的事情操心,臣一介武夫,也没什么本事替陛下分忧!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尤大人,听你说话怎么这么累!”石遵打断了尤坚的话,接过话题便继续说道:“父皇,事情是这样的,尤大人这样做,儿臣以为反而是极大的忠诚!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父皇您想想,尤大人这么干,百姓们骂的只是尤大人,可是粮草却能交到父皇您的手里!尤大人这是受了更大的委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尤坚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石虎半信半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尤坚咬咬嘴唇,叹了口气,对石虎说道:“没事……只要能替陛下出力分忧,微臣……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,太子殿下,精彩!非常精彩!”石瞻鼓掌说道:“没想到你们二位一唱一和,还真是说的让我不得不信了!”石瞻冷笑着鼓掌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瞥了众人一眼,又看着尤坚,问道:“你说说看,筹措到多少粮草?”

    尤坚听到石虎这么一问,一时间又有点犯懵,看了看石遵。

    “父皇问你话,你如实回答便是!”石遵说着,又朝尤坚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个那个?收了多少粮草自己没数?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微臣无能……大约……一千千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千石?”一旁的高尚之差点惊呆了,说道:“这对于国库来说,也是不小的数目了,更何况仅仅是西山一带的良田而已!”

    “尤大人,你这恐怕不是帮陛下!你这是害陛下!”石瞻依依不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,你为何今日非要跟我过不去!我尤坚这么做都是为了国家社稷!没有半点私心!”

    “百姓们没吃没喝,也没耕地,你叫他们如何过冬?叫他们如何活命!你别忘了,这天下是陛下的,到时候百姓们骂的可不仅仅是你尤大人!”石瞻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有话要说……”一直默不作声的石闵忽然在一旁说了一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