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八章
    “怎么样三叔?好点没?”六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点了!”徐三喘着气,抬起手,说道:“行了,扶我站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三叔,您这是怎么了?”六子一边扶起徐三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......就是突然心慌了一下,莫名其妙。”徐三深吸了两口气,面色明显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怎么觉得您今天有点反常?这以前将军出门,也没见您这样啊!”

    徐三微微皱眉,说道:“就觉得这心里有些不踏实!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这两天累到了,您回屋歇着吧!”六子劝道。

    徐三点点头,说道:“我先回去歇会儿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家里没事儿!”六子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......”徐三转过头,想了想,又吩咐道:“找秦姑娘的事情,不要放下,还有......不要惊动郡主!”

    六子连连点头:“明白!”

    石闵看着眼前的三千人马,军容整齐,将士们个个斗志昂扬,还未等来得及开口,李昌便挎着刀走了过来,问道:“小闵,怎么样?二叔替你操练的这些人马,不错吧?”

    石闵笑了笑,说道:“看着还不错,但是再好的刀,也得试试才知道!”

    “试试?你想怎么试?”李昌一脸自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笑而不语,走下台阶,走进了队伍之中。他一边打量着面前的每一个人,一边寻找着他想考验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。”石闵指着一人问道:“骑射本领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紧张的四下看了看,确定石闵是在跟他说话,连忙站出来应道:“回少将军的话,还......还说的过去!”

    “还说得过去?”石闵笑笑,吩咐道:“上马!露两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面对石闵的威严,要说一点都不紧张,倒是不太现实。只见那个狼骑尉利索的翻身上马,吆喝一声,便纵马飞奔而出,与此同时,战鼓擂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“咚咚咚”的战鼓声中,马蹄踏的校场上泥块飞溅,那人骑在马背上,拉弓放箭,动作干净利落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第一支箭的箭簇,便深深的嵌入在校场的桅杆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!”石闵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闵的吩咐,那人不敢停下,连忙调转马头,又往回冲刺,换手开弓,再次发箭,又是“砰”的一声,第二支箭也命中那根桅杆。

    “好!”在场的三千将士顿时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!”石闵依旧镇定。

    那人有些不明就里,看了一眼李昌,李昌呵斥道:“看老子干什么?少将军有令,你照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人不敢耽搁,又调转马头,故技重施,这一次,他在众人的呐喊声中,再次命中了目标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石闵原本严肃的脸上,才露出了一些笑容,回头对李昌说道:“二叔,看来你训练的这些狼骑尉,本事不错!”

    听到石闵这样夸赞,李昌乐开了花,笑着说道:“那是自然!你二叔这点本事都没有,还怎么做前锋大将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吹了!”王世成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李昌回头瞪了他一眼,破天荒的没有回嘴。

    王世成对石闵说道:“这三千人马,是在原来五百人的基础上扩编的,想要灵活调配指挥,你恐怕还需要多废些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用这三千人,侄儿心中已有盘算!时不我待,今日就发兵幽州!”

    “直接去幽州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不了解鲜卑人如何排兵布阵,我不能用这三千人去随意冒险!二位叔父,保重!”

    “小闵!我们等你凯旋!”王世成拱手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渔阳,鲜卑驻地,此时已是大雪纷飞,好在鲜卑人长在苦寒之地,这个气候,对于他们来说,并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慕容恪腰挎佩刀,掀开帐篷走了进来,喊道:“二哥?这天越来越冷,咱们何时发兵?”

    慕容儁坐在炉火旁,看着地图,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不急!等羯族人上钩了再发兵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已经再三来信催促,昌黎城中的粮草,最多只能供咱们坚持一个月,再耗下去,恐怕就要从龙城调粮了!”

    “前几次入幽州,不是抢了一万多汉人女子吗?现在还剩多少?”慕容儁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剩下万把来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肉不吃,光想着昌黎城里的那点粮草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二哥的意思是把那些两脚羊当军粮?”

    “行军带着它们多有不便,早些处理掉也省去一些麻烦!”

    “好,稍后我便吩咐下去!”慕容恪应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说完,却迟迟没有离去,慕容儁看了他一眼,随即又问道:“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弟不明白,咱们之前明明占尽优势,为何不速度拿下幽州?何必等赵国调集兵马再动手?”

    “拿下幽州?你以为幽州真有那么容易拿下?而且就算拿下,那么之后呢?咱们能守得住吗?还是说能一举灭了赵国?恐怕都做不到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,匈奴人未必靠谱,万一咱们冲上去,匈奴人却撤了,那咱们不等于被他们算计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,我都考虑过,但是匈奴单于不是蠢货,他太明白现在的形势了,单靠匈奴人自己,恐怕再难打进关内了!算计我们,对他没有任何好处!鲜卑若是被灭了,匈奴亡族便是早晚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个老东西就不顺眼,跟狐狸一样狡猾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要再抱怨了,带人好好巡视!要是有什么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帐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二殿下,有个人手持您的玉佩,前来送信,自称是邺城来的,说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邺城来的?会是谁啊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微微一笑,说道:“除了他的人,还会是谁?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慕容儁没有理会,而是对帐外的人吩咐道:“带他过来!”

    慕容恪一脸茫然的看着慕容儁,不知道来的会是何人。就在这个时候,军帐的帘子被人拉开了,一个身形健壮的人被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慕容恪一眼就认了出来,此人正是宁王石鉴的手下老三。

    老三冲慕容恪微微一冷笑,然后对慕容儁拱手行礼说道:“见过二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宁王当初问我要去这块玉佩,用处还不少啊!”慕容儁指了指老三手中的玉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老三笑了笑,把玉佩塞入怀里,说道:“用处自然是有些用途,否则我们殿下也不会问您要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宁王拿这块玉佩谋取了巡防营统领的位置!他好歹是个亲王,当不至于这么鼠目寸光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自然有殿下的打算和考虑,我们做下人的,听着便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