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三十九章
    “说吧,宁王让你来此地,是想做什么?”慕容儁问道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想给二殿下一个机会,一个二殿下不会拒绝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不要故弄玄虚,你们宁王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狗屁机会,我们还未必看在眼里。”慕容恪很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弟,不要多嘴,退下!”慕容儁吩咐道。

    老三没有理会,取出一封密函,双手递到了慕容儁的面前。

    慕容儁将地图放到一边,拆开那封密函,细细一看,脸色微变,转瞬又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家殿下还是真是有意思,他就不怕我把这件事给捅出去?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自然是信得过二殿下,才会交您这个朋友,否则当初在邺城,又何必施以援手?俗话说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宁王殿下对二位的救命之恩,应该不至于让二殿下拒绝此事吧?”

    “宁王能有你这样的手下,也算是他的福气!”慕容儁说着,将那封密函放到一边,说道:“回去给宁王捎个口信,这件事,我们鲜卑人替他办了!后面的事情,就看他自己了!”

    老三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还有一句话,殿下要我转达给二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匈奴人狼子野心,你们鲜卑与他们为伍,无非是与虎谋皮。待时机成熟之时,我们殿下愿与鲜卑二分天下,但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

    慕容儁笑了笑,说道:“宁王的话,我们知道了,请回吧!”

    老三点点头,拱手行礼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待老三走后,慕容恪问道:“二哥,这石鉴是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石鉴自然是不愿意看到咱们和匈奴人结盟的,否则就算他谋得了赵国的皇位,也不得安生。”慕容儁笑道:“这一次,他未免有些天真了!”

    慕容儁说着,把桌案上的密函扔给了慕容恪,说道:“你看看便知!”

    慕容恪有些疑惑的拆开密函一看,立马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二哥,您觉得石鉴送来的这个消息可靠吗?会不会是一个陷阱?”

    慕容儁摆摆手,说道:“不会,这个消息,跟探马送来的消息基本吻合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,石鉴都做得出来,此人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?够狠啊!”

    “不够狠,他还怎么谋求皇位?”慕容儁说着,又将地图摊开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恪一边将密函收好,一边问道:“那咱们该如何调兵遣将?”

    “既然证实了这个消息,那就顺便还他石鉴一个人情!咱们慕容氏,这点道义还是讲的!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看看!”慕容儁朝慕容恪招招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狼骑尉行军至凌晨,眼看着天边已经有点鱼肚白,这才停下,石闵看着气喘吁吁的将士们,吩咐道:“传令!扎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张沐风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!所有人一律不得生火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石闵又对朱松吩咐道:“朱大哥,你辛苦一下,今日由你的人马在外围轮流巡视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那我呢?我干什么?”王冲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回过头看着一脸期待的王冲,笑道:“你?你好好睡觉便是,其余的不用管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一边翻身下马,一边说道:“养足精神,后面有你出力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前几日单独离营,出去了大半天才回来,完了眼睛还通红通红的,跟大哭了一场一样,你干嘛去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可能忘了,卑职的娘亲,就埋在邯郸附近。自打追随少将军这大半年,卑职未曾去祭拜过她老人家一次,所以趁着前几日得空,便出去了一趟......”

    王冲说到这里,又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石闵这才想起来,确实有这么回事。看到王冲这副模样,石闵不知怎么安慰,因为他是最不擅长安慰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得好好的活着,你娘亲泉下有知,也会放心的!”石闵拍了拍王冲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王冲点点头,强颜欢笑道: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张沐风走上前来,看着王冲,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没干嘛!多事!”王冲看都没看张沐风,立即走开了。

    张沐风一脸茫然,问石闵:“少将军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石闵尴尬的笑道:“没事,不用管他!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张沐风又将信将疑的看了看王冲,只见他就地找了个地方,扯了快毛毡便裹着,挨着自己的马躺下了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睡觉去!”石闵对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为了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军,石闵下令狼骑尉昼伏夜出,一路上只吃干粮喝凉水,绝不生火。同时,为了不留下过多的痕迹,所到之处,就算扎营,也不搭帐篷,每人一块毛毡,用来遮风挡雨以及保暖之用。好在狼骑尉皆是精锐中的精锐,对于这样艰难的行军,倒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石闵裹着毛毡,闭着眼酝酿了半天,却始终无法入眠,他辗转反侧,满脑子都是秦婉的身影。

    秦婉的忽然离开,对于石闵来说,是个不小的打击,若非战事在即,他就算把中原之地翻过来,也要找到她。现如今,他只能寄希望于西华侯府的人,能替他找回秦婉,哪怕秦婉能够安然的到邯郸找她的父亲秦怀山,那也可以,至少能知道秦婉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正值乱世,兵荒马乱,她一个弱女子漂泊在外,如何能让人安心?每每想到这里,石闵就忧愁万分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纵使父子俩千算万算,终究没能避免这场战事。此次与鲜卑人交手,石闵深觉压力甚大,他与石瞻的几番交谈,两人均一致这样认为。如今赵国的处境,可谓前有狼,后有虎,虽说没有到千钧一发的境地,但也是生死存亡之秋。

    种种的压力施加在石闵的头上,令他越想越乱,石闵不知自己是何时入睡,又不知睡了多久,忽然,他猛然惊醒,坐了起来,把旁边正在啃着干粮的张沐风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您怎么了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睁大眼睛看了看旁边,冷风吹过,他的脑子开始慢慢清醒,这才从梦境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!不要大惊小怪!”石闵怕惊扰了其他人,低声对张沐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张沐风把干粮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天,似乎正是下午时分,于是石闵问道:“大概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没过未时。”

    石闵搓了搓自己的脸,抓起身边的水囊,猛的灌了一口水,擦擦嘴,然后吩咐道:“召集其他几个都统前来,我有事要说!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现在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沐风将手里的干粮装好,连忙起身去办了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