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章
    石虎在他嫡系人马的护卫下,也日夜兼程的往幽州去了,一路上石遵鞍前马后,表现甚好。

    “这次出来,没带陆安,好像让你受累了。”石虎看着正在给他倒酒的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孝敬父皇是应该的,哪有受累?”石遵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现在行军的速度,还有三天就可以抵达幽州。今日幽州有没有来什么消息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连忙放心酒壶,从怀里掏出一封奏报,说道:“儿臣差点给忘了,这是刚刚到的,还未拆封,请父皇过目!”

    看的石遵毕恭毕敬的样子,石虎还算满意,拿过石遵递上来的奏报,正要拆阅,又扔给了石遵,说道:“朕有些眼花,你念给朕听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石遵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石遵拆开奏报,先是大致浏览了一下,然后对石虎禀报道:“父皇,这奏报上说,鲜卑人多日来一直是小股人马的侵扰,这几天却有些反常,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动静。幽州刺史担心鲜卑人有什么阴谋,所以已经收拢人马,以防鲜卑人大举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这幽州刺史也是无能之辈!和鲜卑人对峙了这么久,寸功未建,只会畏畏缩缩,留着有什么用?砍了!”石虎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石遵一愣:“砍......砍了?”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问道:“皱眉?吃干饭的东西要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幽州刺史是兵部尚书尤坚的亲属,这样做,会不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是一国之君,杀个废物还需要他一个小小的尚书来指手画脚?混账东西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石遵连忙跪地说道:“儿臣失言,请父皇恕罪!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是要做皇帝的人,不要这么鼠目寸光!镇守边关之大将,岂可用这等鼠辈?”石虎瞪着石遵,说道:“要打胜仗,必须树立军威,这狗东西治军无方,朕就拿他祭旗!”

    石遵低着头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传朕口谕,拿下幽州刺史,待朕发落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帐外传来石虎近卫的声音:“启禀陛下,西华侯派人来报,大军已达赤城附近,随时听候陛下号令!”

    “赤城?速度这么快?”石虎有些吃惊,连忙起身看看背后的地图,眉头都皱了起来,说道:“看来是朕行军的速度慢了!”

    石遵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派人给西华侯传信,就说朕已知晓,让他听候朕的旨意!”石虎对帐外的近卫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领命!”

    看着石遵还站在原地,石虎问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派人去幽州拿人!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。”石遵悻悻的应了一声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初冬时节,燕地早已是冰天雪地,渔阳幽州一带,漫天风雪,凛冽的北风吹过,冻的人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二哥,这天越来越冷,仗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咱们觉得冷,羯族人更冷!多耗几日,这风雪便会灭了他们的斗志,减了他们的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探马送来的消息,石虎果真到了幽州,现在他们正在调兵遣将,似乎准备与咱们交战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点了点头,问道:“让你准备的东西,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这天气情况,这场雪今晚一定会停!石虎亲自坐镇倒不必担心,这老东西没什么本事,我真正担心的,是石瞻父子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为何这次这父子俩没出现?难道是觉得咱们鲜卑人没威胁,他们都去了雁门关防范匈奴人去了?”慕容恪也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就算是他们忌惮匈奴人的威胁,这父子二人最多也只会有一人前往,可是迄今为止,没有任何这两人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一定是有什么阴谋!”

    慕容儁想了一会儿,对帐外吩咐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派出探马,前往密云山方向打探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密云山?去那里做什么?”慕容恪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石瞻父子善出奇兵,他们至今没有流露行踪,就像你说的,一定是有什么阴谋!我思来想去,如今能威胁到我们的,就只有一个方向,就是这里!”慕容儁说着,手指了指地图上标注为密云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二哥是觉得石瞻父子会从这里偷袭?”

    慕容儁点点头,说道: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,从密云山南下,最多只需大半日便可到渔阳,也就是咱们现在的位置。虽说咱们是以逸待劳,但是届时腹背受敌,形势对于我们也不会太好!该早作防范!”

    “从密云山方向来的话,他们的人马,又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?就算是偷袭,也不可能是小股人马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这么多人,没道理一点没被我们察觉到啊!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是从雁门关出来的!”慕容儁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道:“匈奴人十万人马就在雁门关外,若是有几千人马从雁门关出来,他们不可能发现不了,若是发现了,也绝对不会放过。如果是从中原出来的人马,要从咱们背后偷袭,又不被匈奴人发现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那便是从广宁北上,绕道赤城,再由赤城进入密云山,伺机而动!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石瞻和石闵真的从密云山来了,咱们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两害取其轻,幽州守军虽多,但是没有能够冲锋陷阵的先锋大将,石遵的李城军,在咱们面前也不够是花拳绣腿,所谓的十万大军,不足为惧。如此的话,倒不如咱们先发制人,拿下石虎,便可后顾无忧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微微皱眉,说道:“二哥,我以为这样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慕容儁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哥你看,渔阳在幽州和密云山中间,此时咱们的粮草不算多,全靠昌黎输送来的粮草和营中的两脚羊,若是石瞻父子从密云山南下,可直接掐断咱们的后路,到时候如果咱们不能速战速决拿下幽州,那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听了慕容恪的话,不由得叹了口气,默默的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为兄差点疏忽了!”

    “二哥,当务之急,还是先确定石瞻父子到底有没有对我们造成威胁,再做决定不迟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点点头:“你小子这次想的很周全!就这么办!反正现在风雪太大,他们的驻军又在河对岸,咱们想要突袭,也难以成功,多等一两天也无妨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为了谨慎起见,派人守好丘水上的浮桥,若是形势不对,我们可立马撤退到河对岸去!幽州的人马若是想要打过来,得先渡河!”

    “二哥想的周全!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没有摸清石瞻父子的动向,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,最多再过半个月,丘水河的河面就会完全结冰,到时候浮桥便没有任何作用!骑兵步卒可直接从河面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匈奴人那边,到底何时动手?这都好几天了,匈奴单于还没回信!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!或许是这几日下雪,路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只能这样了!那我先去安排了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