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二章
    “最近几天,密云山附近有鲜卑人的探马,虽说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咱们的踪迹,可是一旦咱们这么多人一起行动,难免不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找不到我们的踪迹,慕容儁便会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!一旦他开始怀疑自己,那咱们的机会也就来了!别急,耐心等着!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知道陛下能不能按您的计策行事,万一咱们没有和主力人马同步行动,那鲜卑人说不定就会调转方向来针对咱们了!”

    石瞻自信的笑了笑,掰了一块干粮塞进嘴里,然后把剩下的干粮丢给了自己的手下,一边嚼着一边说道:“不用担心,根据鲜卑人的动向也能看出陛下那边的动向!再说咱们不是还有探马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陛下这所谓的嫡系人马,战斗力如何,依末将愚见,这些人比起咱们自己的兄弟,应该还不如。”

    石瞻笑了笑,没有说话,而是微微侧身,闭上眼睛,似乎是准备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“盯着河面!结冰了告诉我!”石瞻闭着眼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继续派人打探鲜卑人的动向!派人与陛下取得联络!”石瞻说着,挪了挪身体,低声说了一句:“我先睡会儿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帐内的炉火烧的很旺,石虎裹着被褥,迷迷糊糊中,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:“父皇……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这才有些清醒,揉了揉眼睛,迷迷瞪瞪的问道:“什么情况!有什么消息!”

    “父皇,西华侯来消息了!”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听到这句话,一个激灵,脑子立马清醒了,问道:“怎么样!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石遵连忙翻阅送来的消息,说道:“他让咱们暂缓进攻,只需要反复袭扰鲜卑人即可,一来可以试探鲜卑人本事如何,二来也激发将士们的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说何时一起出兵?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说了一句……”石遵说着,又仔细看了一眼,抬头对石虎说道:“待丘水河结冰,可容战马通过之时。”

    石虎掀开被褥,衣服也不穿,便从床榻上爬了起来,走到地图前便细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,天冷,您小心别着凉了……”石遵连忙找衣袍。

    “老九,过来看看!”石虎一边看着地图,一边朝石遵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,从赤城南下,一定会经过密云山!但是南下之路,在丘水河的西边。现在鲜卑人撤退到了东边,这个时候奇袭便难以奏效!”石虎拍打着羊皮地图,又对石遵说道:“瞻儿这个主意好!等河面结冰,从密云山下来便是一马平川!可直接插到鲜卑人的侧翼!”

    石遵默不作声,看着石虎自顾自的在那一个劲儿的说“好”。

    终于,石遵有些忍不住,问道:“父皇,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?空等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鲜卑人现在撤退,肯定是不知道我们到底会怎么打!所以朕决定,主动出击!”

    “主动出击?怎么主动出击?”

    “下令大军开拔,渡河!让鲜卑人认为咱们要与他们决战!”

    “儿臣认为不妥!父皇您想,咱们现在若是渡河,万一鲜卑人全力反扑,咱们岂不是没了后路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么多人马,你怕什么!难道你的李城军都是纸糊的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是这个意思,儿臣这是担心父皇安危!”石遵连忙解释,又说道:“父皇,不如您坐镇后方,由儿臣带兵渡河,与鲜卑人交战!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父皇放心!儿臣不贪生怕死,就担心父皇的安危,您在此坐镇,儿臣才能安心杀敌!”石遵极为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遵的这番话,石虎自然是颇感欣慰,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微笑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朕在此等候你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儿臣领命!”

    石虎又叮嘱道:“有任何消息,第一时间让朕知晓!你切勿自作主张!”

    石遵愣了一下,点头应道:“儿臣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渔阳北,鲜卑驻地。

    慕容儁正在翻看各处探马送来的情报和消息,慕容恪则在擦拭着他手里的刀,却又时不时的停下来,看看慕容儁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心神不宁的做什么?”慕容儁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放下手里的东西,说道:“二哥,有句话,我不知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慕容儁抬头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何时说话也这般小心了?有什么话就说!”

    慕容恪将刀收回腰间,起身坐到慕容儁对面,低声说道:“二哥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打仗了,当然是大事!”

    慕容恪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!不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向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时候也变得怯懦了?”

    “密云山那边什么都没有发现!这石瞻父子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慕容儁的脸色也开始变得凝重,慢慢的放下了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二哥,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石鉴送来的消息吧?”慕容儁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点点头:“对!对!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咱们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,石瞻父子善用兵,这次咱们鲜卑与匈奴同时扰其边关,这父子二人没道理窝在邺城,无所作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石鉴的来信上,却没有告诉我们,石瞻父子会采取怎样的行动,只是说了石虎大致的行军路线……二哥,您说这石鉴是真的不知道石虎具体的部署,还是故意不告诉我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重点!因为他肯定不会对咱们全部说真话!你难道忘了,他劝我们不要与匈奴人联手?”慕容儁冷笑一声,说道:“石鉴可是个老谋深算之人!”

    “那重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重点就是,石瞻父子一定来了辽东!至于他们藏身何处,准备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对咱们动手,我还没有头绪!”

    “对面的石虎和他的人马,驻扎已经好几天,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他大老远的从邺城跑过来,难道就是为了跟咱们干耗着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慕容儁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以赵国现在的国力,根本耗不起!更何况,雁门关外还有匈奴人!他们一定是在等一个什么机会!给咱们造成致命一击!而且这个机会不会来的太晚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咱们倒有些被动了!咱们不知道他们的计谋会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提醒的对!”慕容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提醒的对?”慕容恪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要速战速决!咱们现在摸不清他们的意图,再等,便显得有些被动!既然是这样,那就不用理会他们如何打算,咱们打咱们的!看看他们如何反应!”慕容儁说着,站了起来,转身看着地图。

    慕容恪一听,也站起身,问道:“二哥,您有什么计划?快说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