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四章
    “殿下恕罪……”众人齐刷刷的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石遵阴沉着脸,又问道:“鲜卑人死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一百多人……”那人说的更没底气了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石遵气的直跺脚,抽出腰间的佩刀就要砍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身旁的副将连忙喊道:“殿下!手下留情!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您就给大伙儿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!”

    当那个副将喊完手下留情的时候,所有人几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而跪在石遵面前的那人,已经被吓的满头大汗,两腿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一声大喊,将沉浸在愤怒中石遵给拉了出来,石遵居然缓缓放下手里的刀,将刀收回腰间。

    那副将见状,连忙对那群人呵斥道:“还不快谢过殿下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连连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今日的事情,谁敢向外透露半句,杀无赦!”石遵冷冷对身边的副将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人连忙应道: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“重整旗鼓!午时渡河!”

    “渡……渡河?”

    “本太子初到此地,鲜卑人就想给本太子颜色看看,哼!这口气岂能咽的下去!”石遵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悻悻的应道: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新日初升,慕容儁身着戎装,在军营门口来回踱步,时不时的朝丘水河浮桥的位置看看,心中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!快看!四殿下他们回来了!”瞭望塔上的一个士卒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连忙朝营地外走去,果然看到一队人马风尘仆仆的朝这边来了,为首的便是慕容恪。

    看到慕容恪平安归来,慕容儁总算松了口气,带着几个近卫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慕容恪把手里的枪扔给了手下,兴高采烈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这般模样,我就知道你昨夜偷袭石遵得手了!”慕容儁站在原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二哥说的没错!”慕容恪翻身下马,朝慕容儁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慕容儁拍拍慕容恪,问道:“说说看,这石遵的李城军怎么样?”

    慕容恪不屑的笑道:“不堪一击!!昨夜偷袭他们营地,只是小试牛刀,便斩杀了他们两千多人,烧毁数百营帐,而我们不过损失百来个人!我想石遵那老小子,现在估计脸都是绿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干的好!”慕容儁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若非二哥叮嘱不要与他们过多纠缠,我定可带着这些将士冲杀几个来回,挫了石遵的锐气!”慕容恪心有不甘的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微微一笑,摆摆手说道:“没有这个必要,咱们的目的只是试试石遵和他的李城军斤两几何,好戏还在后面,不用急于一时!”

    慕容儁说着,对手下吩咐道:“都保持警惕!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二哥,您这未免太小心了!石遵难不成还有胆子来打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石遵为人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,还没开战便吃了这个亏,他不会咽的下这口气的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好!他敢来,那咱们也不必再客气了!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“好了!忙了一晚上,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慕容恪爽快的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遵正在点兵,副将前来低声禀报道:“殿下,陛下派人来了!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皱眉,问道: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那边!”副官指了指方向。

    石遵看了看,果然是石虎的嫡系近卫,于是又问了一句:“都处理干净没有?”

    副将连连点头,应道:“都处理干净了,殿下放心,没有半点痕迹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石遵放心的点点头,便朝那人走了过去,忽然又问了一句:“这人有没有说,父皇叫他来干嘛?”

    副将还未开口,那人倒是眼尖,看到石遵走了过来,连忙迎上来,跪地行礼:“末将拜见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不必多礼!”石遵一脸镇定,问道:“是父皇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那人应道:“末将奉陛下之命,前来督军!”

    “督军?”石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那人听得出石遵的语气有些不对,连忙改口道:“其实就是来给殿下打打下手,传递一些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冷眼看着此人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人继续说道:“殿下不必理会末将,末将也决不给殿下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石遵满意的点点头,又说道:“恰好你来了,替本太子给父皇报个信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城军即将发兵与鲜卑人交战,请父皇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看看四下果然是整装待发之势,便知石遵不是开玩笑,连连点头,又问道:“殿下,有什么可以让末将效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无需你做什么!”石遵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旁边的副将一个劲儿的朝石遵眨眼睛,又指了指幽州方向。

    石遵便改口说道:“不过,你可以向父皇报信,让幽州的守军随时准备接应我部!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午时分,艳阳高照,白茫茫的大地,在阳光的照射下,稍稍有些耀眼。

    慕容儁正在带人巡视营地周边,忽然有人大喊:“有敌人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瞭望塔上传来了“铛铛铛”的声音,慕容儁心中暗道大事不妙,连忙对手下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!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鲜卑人的前锋营集结完毕,慕容儁的耳边已经隐约能听到“隆隆隆”的马蹄声,这时候,探马前来禀报:“启禀殿下!是石遵的李城军!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什么地方了!”

    “距此地大约只有四五里路!看上去,应该有两万人!”

    “区区两万人也敢来犯!”慕容恪说道:“兄长,咱们一鼓作气就能歼灭他们!”

    慕容恪没有多想,因为此时他不用担心石瞻会来偷袭,丘水河也未曾结冰,幽州的守军就算救援,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影响战局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在慕容儁的心里,石遵是个无能之辈,对于鲜卑人来说,这两万李城军,实在是构不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此外,头天晚上偷营成功,也更加印证慕容儁对石遵的看法。此刻鲜卑全军上下,正是士气高涨的时候。

    于是慕容儁吩咐道:“既然石遵那老小子来送死,咱们就让他有来无回,慕容恪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领前锋营两万人马迅速出击迎敌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慕容恪一听打仗,浑身来劲,一马当先冲了出去,其余的鲜卑人如同群狼一般,策马奔向潮水一般的李城军。

    慕容儁虽然觉得胜券在握,但是也没丧失理智,自己带着数万人马,兵分两路,包抄李城军的左右两翼去了,只留下五千人守营。

    或许鲜卑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次,他们确实小看石遵和他的李城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