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八章
    “此事日后再议!”石虎不耐烦的说道:“先说说看,怎么把鲜卑人打残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不必担心!既然小闵已经切断了鲜卑人的粮道,那么他们想顺利撤退到卢龙塞,也是不可能的!眼下咱们要做的,就是跟鲜卑人比速度!”

    “比速度?怎么比?人家是血肉之躯,咱们也不是铁打的!”

    “把李城军中和幽州守军之中的精锐骑兵挑选出来,加上父皇的嫡系人马,怎么说也能凑到一万五千人吧?想要速度快,那简单,再给这一万五千人都再多加配一匹战马,每人两匹马换着骑就快了!剩下的人,以最快的速度跟上,而这一万五千人,只要死死咬住鲜卑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再找这么多战马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现有骑兵的战马零时抽调,骑兵变步卒!”

    “胡扯,这算什么办法?骑兵变成步卒,这仗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骑兵手里的刀枪难道是烧火棍吗?太子殿下若是有什么好办法,那就提出来,也省得父皇与我费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狼骑尉不是号称以一敌百吗?那三千人就可以当三十万人用,难道还拦不住区区几万鲜卑人?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再厉害,也不是这般用兵之法!”石瞻懒得与石遵再起争执,便对石虎说道:“父皇,此事还请您定夺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争的面红耳赤的两人,喃喃自语道:“用三千人去拦几万人,确实有些难度,更何况这是让小闵这臭小子去送死!朕觉得,还是依瞻儿所言,抽调战马和骑兵!即刻出发!”

    “儿臣愿为先锋!”石瞻连忙主动请缨,生怕石虎再变卦。

    “不必你亲自去!这些日子你辛苦了,待在朕身边即可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辛苦,儿臣戎马多年,早已习惯,让其他人去,儿臣也着实不放心!”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说道:“那便依你所言!由你带人为先锋部队,朕与太子率领大军随后便跟上!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!”石瞻微微行礼,又说道:“儿臣还有一事想问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雁门关可曾有什么消息送来?”

    石虎摇摇头,说道:“还未曾听说匈奴人有什么大动作!”

    石瞻不禁纳闷,说道:“这件事有些奇怪,这匈奴单于到底是怎么想的?陈兵关外却又迟迟不动手!”

    “朕也想不通!”石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先不管匈奴人了,把鲜卑人解决了再说!”

    石瞻默默点头,然后起身说道:“事不宜迟,儿臣先行告退,这就去调拨兵马!”

    “太子!让你的人也去!”石虎对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遵有些不服气,应了一声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龙塞是昌黎最重要的一道屏障,而昌黎便是鲜卑龙城的门户。从渔阳往东北方向,数百里,便是卢龙塞,卢龙塞是依山修筑的城池,有三道城墙构成一个“日”字形的防御体系。外围主城墙高五丈,宽三丈,长一百丈,由石块从里到外整体堆砌而成,中心竖有一两丈高城楼,叫望日楼。整个城池固若金汤,易守难攻,这也是为什么慕容儁会想要以此为退路的原因。

    石闵站在山头上,看着远处正在往这边过来的几千人马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这伙人应该是鲜卑人后撤的先头部队!咱们打不打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打!送上门的,岂能放过?”石闵笑了笑,蹲下身来,对众人吩咐道:“此处距离卢龙塞不过半日路程!对方人数应该比咱们多,务必全歼!若是有一个跑回去报信,到时候咱们可能会面临卢龙塞的守军以及鲜卑人两面夹击!届时全身而退就难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王冲忽然慌慌张张的跑来禀报道:“少将军,有情况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一支人马朝咱们这边来了,人数大约三百人,看样子应该是从卢龙塞方向来的!”

    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”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这些人一定是卢龙塞守军派出来巡视的,如果天烟之前他们不回去,那卢龙塞的守军就会知道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他们过去!等他们和渔阳来的人马汇合,咱们堵住隘口,务必以最短的时间歼灭他们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鲜卑人似乎并不急于赶路,仅仅三百人,却走的零零散散,队伍足足拉出去两三里路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他们这是干什么?”王冲窝在石头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卢龙塞的守将不是庸才,鲜卑人把队伍拉的这么零散,就是怕有伏兵,不给我们聚而歼之的机会!一旦咱们袭击,可能会有漏网之鱼能够回去给卢龙塞守将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的意思,是鲜卑人已经知道渔阳到卢龙塞之间有咱们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想来是这么回事!”石闵有些懊恼的说道:“看来前几日那个过路的鲜卑人,真不该放过他!一定是他传递了什么消息!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吩咐道:“传令张沐风,从后往前,逐个射杀,一个都不放过!咱们速战速决!推下两边巨石,堵住路口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杀掉这些人以后,立即支援!把鲜卑人的前锋军干掉,咱们立马撤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鲜卑人谨慎的向前行军,忽然,一声响亮的口哨划破天际,接着便是“轰隆隆”的几声巨响,一堆巨大的石头被人推下隘口,堵住了去往卢龙塞方向的去路,战马不可通过。

    鲜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,立马有人大喊:“有敌人!有敌人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数百狼骑尉策马冲下山坡,同时射出的箭雨,眨眼间就把落在最后的鲜卑人射杀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鲜卑人一看大事不妙,不管三七二十一,策马狂奔,往渔阳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忽然,鲜卑马队中不知何人射出一直箭,燃烧如赤霄一般,还伴随着尖锐的鸟鸣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好!这是鲜卑人在给他们的人马发信号!”石闵喊道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数里之外的鲜卑人见此信号,果然停止了前进。而此时此刻,石闵想要以偷袭的方式进攻那五千鲜卑人,已然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!举起你们手里的刀!杀掉你们遇到的每一个鲜卑人!”石闵说着,举起了手里的长戟,喊道:“跟我冲!”

    此时那三百来个鲜卑人,已经死的没剩下几个,没死的也只顾着逃命去了。山坡两边,三千狼骑尉挥舞着手里的长刀,毫无阵型却又如同海潮一般,扑向远处的鲜卑人。

    鲜卑人见有人进攻,自然不敢大意,摆开阵势,要与狼骑尉决一死战,因为他们无路可退,也绝不能后退,他们的身后,就是即将走投无路的慕容氏两兄弟和数万大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