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四十九章
    鲜卑人绝境求生,死战不退,狼骑尉虽然是精锐之师,想要消灭五千人,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战斗持续了近两个时辰,五千鲜卑人已所剩无几,却依然在做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前来禀报道:“少将军!隘口的大石头被人推开,应该是卢龙塞的守军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有手下前来禀报:“启禀少将军!鲜卑大军快到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!”石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最多还有七八里路!”

    石闵一听,咬了咬牙,骂道:“该死的!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!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怎么办!前后夹击!形势对咱们不妙啊!”张沐风喊道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着急撤退,一定是正面战场受挫!相信他们的身后一定有咱们的追兵!不必惊慌!咱们不要与他们硬碰硬,只需要拖延时间即可!”石闵说着,对众人吩咐道:“撤出战场,分两路迂回到鲜卑大军的左右两侧!以袭扰的战术拖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趁着还未被鲜卑人前后夹击,彻底合围,狼骑尉果断撤出战场,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哥!好像是石闵那小子!”慕容恪指着远处散去的人马,对慕容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这父子二人与咱们鲜卑不共戴天!”慕容儁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带人去追!”慕容儁说着就要去追击石闵。

    “不妥!石瞻已经带人追了上来,咱们殿后的五千人撑不了多久!速速撤回到卢龙塞方为上策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匈奴人,就知道他们靠不住,赵国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咱们鲜卑头上!雁门关外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动静!”

    慕容儁沉默不语,此时此刻,他似乎对匈奴人也不抱那么多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卢龙塞的守军龙魁及时赶来救援,从一定程度上,大大的给了慕容氏两兄弟信心和希望。

    “末将来迟了!请二位殿下恕罪!”卢龙塞守将见面头一句话便是请罪。

    慕容儁摆摆手,说道:“龙将军不必自责!情况紧急!先回卢龙塞再说!”

    “二位殿下先走!末将带人殿后!”龙魁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为之一怔,愣了一下,随即又点点头,称赞道:“龙将军忠勇可嘉!我在卢龙塞等将军!”

    慕容儁说着,拱手向龙魁行了半礼。

    龙魁坦然一笑,大声说道:“好!二位殿下就等末将的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慕容氏两兄弟仓皇逃窜了数日,终于可以暂缓一口气,便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奔卢龙塞而去。

    石闵的狼骑尉不停的从两侧放箭,袭扰撤退的鲜卑人,想要引慕容氏两兄弟上当,无奈慕容儁深知此刻的境况,根本没有上当,只是派出游骑应付,没有正面追击的打算。

    石瞻的人马尽管骁勇,但是长途跋涉追击慕容氏两兄弟,早已累的气喘吁吁,几乎精疲力尽。而龙魁和他的人马,则是以逸待劳,加上龙魁带着人且战且退,不断利用有利地形进行反击,石瞻的进攻被完全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追击无望,而且地形对自己越来越不利,石瞻便下令就地停止追击,等待后面的援军。

    石闵见此情形,也知道想拦住慕容氏撤退进卢龙塞已经是不可能,便也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此时燕地已经是天寒地冻,之前下的雪根本没有融化,反而冻成了冰渣。鲜卑人对于这种天气早已司空见惯,而李城军和幽州的守军,似乎有些经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多日不见,忙于战事,彼此都显得有些憔悴,石闵见到石瞻的一瞬间,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石瞻微微一笑,拍了拍石闵,说道:“走!咱们去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来到御前,石遵似乎正在向石虎说些什么,见石瞻到来,石遵便提高了嗓门,说道:“西华候,你来的正好,向父皇解释一下吧!”

    石瞻一听,便知石遵刚刚没说什么好话,于是问道:“父皇,儿臣不太明白,太子要儿臣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石瞻一眼,见石闵站在他身边,便招招手,吩咐道:“臭小子,来!过来!坐这边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石瞻,石瞻低声吩咐道:“去。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,向石虎行礼: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起身坐到了石虎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给你调拨兵马,明明已经追上了慕容家的小子,为何没能抓住他?”石虎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卢龙塞守军龙魁率兵前来支援,为慕容氏殿后,儿臣无计可施!”石瞻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卢龙塞守军前来支援,最多也就万余人,为何就能拦住你!是不是你没有尽全力?”

    石瞻说道:“卢龙塞的守军是以逸待劳,而咱们的人马已经追了数百里路,早已乏力,拖住慕容儁的大军自然没问题,但是要战胜龙魁,实在是难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微臣有话要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急,朕还没问你,你为何不拦住慕容儁?你们父子二人,难不成故意留慕容家一条生路?”石虎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听,心知此事非同小可,连忙跪地说道:“绝无此意!”

    “刚刚太子跟朕说了外面的情况,所以朕想听听你们作何解释!”

    石闵抬头瞪了石遵一眼,石遵却丝毫不慌张。

    “陛下!父亲与我对您忠心耿耿,您切莫听信他人胡言乱语!”石闵毫不掩饰的把矛头指向了石遵。

    “石闵,你说谁胡言乱语呢!”石遵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石闵十分不客气的说道:“谁胡言乱语,自己心里有数!有本事上战场冲锋陷阵,跟鲜卑人真刀真枪的打!别躲在后面耍嘴皮子!算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石遵狠狠的拍着桌子骂道:“石闵!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胆子大才能上阵杀敌,胆小如鼠的只能如太子这般!”石闵说着,向石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,又说道:“陛下!当时慕容儁的数万人马已经到了跟前,卢龙塞守军又从后面来了,前后夹击,我狼骑尉只有区区三千人,不撤,还当如何?”

    石瞻又说道:“父皇,我等日夜兼程,风餐露宿,何尝不想拿下慕容氏?龙魁的出现,确实大大超出了预期,儿臣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请父皇明鉴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遵,再看看这父子俩,脸色略有缓和,吩咐道:“起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!”石瞻应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帐外一个声音传来:“启禀陛下,已清点完毕!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人走进大帐,正是石虎之前派去石遵身边的那个督军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!多日来,共歼灭鲜卑人三万余人!李城军损失过万,幽州守军以及陛下的嫡系人马损失合计也有一万五……至于狼骑尉……”

    “狼骑尉战死五十六人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两军对垒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打了这么久,居然都快一换一了!”石虎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石遵担心石虎责怪,连忙奉承道:“父皇龙威!总算是赶跑了鲜卑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