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章
    “狗屁!仗打成这样,还好意思说!”石虎瞪了他一眼,又问道:“朕的嫡系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石瞻接过话,答道:“据儿臣估计,大约两千人左右!”

    石虎问那督军:“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督军微微点头:“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勃然大怒,骂道:“幽州军当真是吃屎的!朕都没让他们打头阵,居然还又这般死伤!平日里他们都是如何操练的!”

    “父皇息怒,您已经把幽州守将斩了,日后再派妥当之人来便是”

    这时候,石瞻进言道:“启禀父皇,儿臣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此战至此,虽然咱们也有损失,但是鲜卑人可谓元气大伤,儿臣认为,是时候撤退了!”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朕绝不会现在就撤军!”

    “父皇”

    “已经打到卢龙塞,鲜卑人的损失比咱们还严重,从幽州到这里,一切比咱们预想的还要顺利,此时撤军,太早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也觉得,此时撤军最为合适!燕地苦寒,不同中原,而且眼下即将寒冬腊月,三九天能把人的耳朵冻掉。方才在来的路上,臣发现不少将士都冻的直打哆嗦,这样的天气,就是在屋里待着都冷,更何况还要上战场厮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鲜卑人是娘养的,你们也不是地里长出来的!他们吃得消,你们为何吃不消?”石虎不以为然,说道:“把那些死了的鲜卑人衣服扒了,御寒便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“这”石闵愣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石瞻一脸镇定,说道:“父皇,还有一事,望您三思”

    “西华候说的是粮草吧!”石遵打断了石瞻的话,说道:“昨日幽州送来消息,高丞相已经凑足三万八千石粮草,正在往幽州运送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滴水成冰,粮草输送困难,三万八千石粮草送到这里,还能剩下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担忧!”石虎指着帐外,对石瞻说道:“你看看外面的将士气高涨的很!现在就撤军,岂不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父皇说的极是!待咱们稍作休整,便可一鼓作气拿下卢龙塞!”石遵在一旁应和道。

    石闵本还想争论一番,见石瞻朝他使了个眼色,便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干的不错!”石虎对石闵说道:“若非你劫了鲜卑人的粮草,慕容儁也不会着急撤退,咱们便不会有这样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蒙陛下恩典,石闵侥幸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兵有方,朕心甚慰,等回到邺城,少不了你的赏赐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石闵,鲜卑人的粮草被你劫了以后,你是怎么处理那批粮草的?”一旁的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我烧了!”石闵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烧了?”石遵皱着眉头问道:“为何烧掉!”

    “带不走,不烧了难道还留着给鲜卑人?”石闵瞥了石遵一眼,又说道:“我的狼骑尉可不能整天带着那么多粮草打仗!”

    “可惜!”石虎破天荒的感慨了一句,说道:“那粮草要是留着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微臣失职,请陛下责罚!”石闵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朕不怪你,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罢了!”石虎说着,问石遵:“营中粮草还够几日用度?”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儿臣算了一下,大约还可以吃二十多天!之前囤积在幽州的粮草,还有一部分,正在运来的路上!”石遵想了想,又说道:“至于渔阳,早就被鲜卑人洗劫一空,一粒粮食都没有留下!”

    “二十多天……”石虎似乎是心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不过据儿臣估计,鲜卑人在卢龙塞以及其他地方也没有多少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若是粮草充裕,何必杀人充当军粮?”石遵笑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充当军粮?”石闵有些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小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”石遵冷笑一声,对帐外吩咐道:“来人!把两脚羊的肉拿上来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石瞻的脸色已经是烟的如同锅底一般。

    一名石遵的手下,拿着一个破布包裹着的东西走了进来,放在地上,打开之后,石闵这才看清,里面是一块冻的结结实实的肉。

    “见过没有?”石遵不怀好意的笑着问石闵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石瞻,没有说话,于是石遵又对石瞻说道:“西华侯应该认得出这是什么肉吧?”

    “人肉!”石瞻冷冷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是什么人的肉!”石闵一惊。

    “慕容儁的人马数次入侵幽州,洗劫了渔阳,掳走了大约两万个汉人女子,除去饿死病死的,多数被杀了充当军粮,这块肉的来历,现在你们俩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太子既然早已知晓,为何不早些救人?”石闵气愤难当。

    “救人?”石遵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你说的轻巧,鲜卑人难不成都是吃素的,傻站着等你去救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,现在你还要不要撤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石瞻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瞻儿!”石虎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去休息一下,明日朝卢龙塞发兵!”

    石瞻依旧没有说话,默默的转身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石闵喊道。

    石瞻没有回应,径直走了,石闵连忙起身,匆忙向石虎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离去,石虎看着石遵,说道:“你这个办法不错,让这父子二人动了杀心!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夸奖!”

    石虎指着地上的那块肉,问道:“这块肉你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鲜卑人慌忙撤退的时候,儿臣侥幸缴获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留着当军粮,改善改善伙食!”石虎邪恶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石遵心领意会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漏消息,让他们父子俩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!”

    这父子俩相视一笑,彼此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石瞻快步走向狼骑尉的驻地,石闵连忙追了上去,却又不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派出狼骑尉,前去卢龙塞打探敌情!”石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石闵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石瞻停下脚步,转过脸对石闵说道:“让朱松带他的人马,今夜去卢龙塞打探敌情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石闵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石闵还没反应过来,石瞻又往前快步走去,石闵再次追了上去,问道:“父亲可有什么计策安排?”

    “尚未想好!”石瞻重重的叹了口气,冷冷的说道:“鲜卑人干的好事,才杀他们这么点人,太便宜他们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撤军,雁门关的匈奴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有石勇在,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问题!我们速战速决,一定要让鲜卑人再出点血!”石瞻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还未开口,石瞻又嘱咐道:“看看将士们的衣服够不够,御寒的衣物必须足够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