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二章
    夜幕下的卢龙塞,显得更加险峻巍峨,石闵带着人,穿梭在山林之中,踩得地面的积雪“嘎嘎”响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王冲他们回来了!”朱松对石闵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定睛望去,几个矫健的身影快速穿行,很快就到了石闵等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烟,看不太清楚,但是鲜卑人应该正在从墙头上往下浇水,不知是准备做什么。”王冲喘着气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城头上往下浇水,这是什么意思?”朱松问道。

    王冲摇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想干嘛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慕容儁这小子比狐狸都狡猾!他往城墙上浇水,很快在城墙墙壁上就结冰,到时候云梯架在城墙上,很容易打滑,攀登的难度会大大提高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这鲜卑人怎么这么坏!”王冲说道。

    朱松没有接王冲的话,而是问道:“少将军,如此一来,攻城难度更高了,那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:“暂时还没有想到好办法,事不宜迟,咱们先回大营!”

    石闵来到石虎的大帐,众将均已到齐,听完石闵的带回的消息,众人的脸色瞬间有些难色。

    “卢龙塞是辽东第一关塞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如今慕容儁在墙头上浇了水,结成冰,云梯架上去都打滑,这攻城该如何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问完,众人都无计可施,一时间帐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有本事就拿出来让朕瞧瞧!难不成区区一个卢龙塞,便让你们望而却步?”

    “父皇,强攻肯定不行,如此情况,唯有智取!”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智取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如何智取……”石遵略显尴尬,说道:“恕儿臣还没想好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瞥了他一眼,转过脸,恰好看到石闵,便问道:“小闵,你呢!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攻城拔寨,微臣并没有什么经验,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石虎看得出石闵似乎是有什么想法,于是鼓励道:“你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微臣认为,我军驻军于此,算是劳师远征,先被人占尽天时地利,咱们先前的诸多优势,早已荡然无存。想要拿下卢龙塞,硬拼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,微臣认为最好的办法,一定是引蛇出洞,慕容儁若是一直躲在卢龙塞内不出来,以现在这个天气情况,咱们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卢龙塞固若金汤,慕容儁当不至于这么傻,跑出来跟朕较量吧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没错,慕容儁不是傻子,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跑出来跟咱们较量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比任何人都想打败我们,只要他有这个心思和想法,那我们就机会引他上钩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有什么办法让他上当?”

    “就两个字,示弱!”

    “示弱?”石虎根本不懂是什么意思,于是催促道:“臭小子,不要卖关子,快点说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闵连忙应道,然后站起身,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,借您的地图一用!”

    石虎转过身,看了一眼身后的地图,然后对石闵招招手,说道:“来!过来说!”

    “微臣遵命!”

    石闵走到地图前,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他的父亲,见石瞻正一脸坚定的看着他,石闵不由得多了一点点信心。

    “陛下您看,咱们现在在这个位置,距离卢龙塞,大约三十多里路。地势开阔毫无遮蔽,鲜卑人的探马,可以讲咱们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!所以从明日起,每日夜间,撤走一两千人,让鲜卑人觉得我们军中每日都有逃兵!”

    “那撤走的这些人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请看,在咱们回去的必经之路上,这个地方山高林密,距离咱们这里不过五十里路,藏个一两万人,根本不是什么难事,所以先撤走的那部分人,就藏身于此,以作伏兵!”

    “单凭有人做逃兵,鲜卑人岂能会上当!你想的也太天真了!”石遵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瞥了他一眼,讥讽道:“单凭如此,恐怕最多也只能骗一骗太子殿下,骗慕容儁,那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石遵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石闵冷笑一声:“没什么意思,殿下不必多想!”

    石虎不耐烦的说道:“都给朕闭嘴!”

    石闵和石遵乖乖的闭上嘴,石虎瞪了两人一眼,对石闵吩咐道:“你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,继续说道:“另外一方面,我们还要不断地给慕容儁制造假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假象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攻城失利。第二,粮草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从明天起,每日派人攻城,不必刻意存取胜之心,像那么回事即可!连续十天占不到便宜,鲜卑人必定信心大增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这粮草不足怎么假装!”石虎又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不难,正常咱们营中,每日生火造饭两次。微臣建议,从今日起,还是先每日造饭两次,五天以后,每日一次!再过五天,看情况再定!”

    “看情况再定?为何要看情况?看什么情况?”石虎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看慕容儁什么时候来劫我们的粮草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慕容儁来劫粮草?”石虎听的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按照微臣对慕容儁的了解,他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定会派人偷袭我们的后方,劫取幽州来的运粮的人马!粮草是行军打仗最重要的保障,他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按照你的意思,我们是要把这批粮草送给他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:“没错,送给他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石遵第一个反对,站出来说道:“咱们的粮草本来就不是很多,历来打仗,粮草都是重中之重,哪有你把自己的粮草拱手送人的!”

    石虎也默不作声,似乎根本想不明白石闵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旁边一直沉默的石瞻忽然说道:“陛下,儿臣认同小闵的想法!”

    石虎抬头看了看石瞻,说道:“但是这粮草……朕觉得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石瞻想了想,问石遵:“军中现在粮草还够几日用度?”

    “二十来天!”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……”石瞻沉思片刻,对石虎说道:“父皇,儿臣以为,可给幽州送粮的人下达命令,每次只运送一日之粮,如此一来,慕容儁就算得手几次,对于我们来说,影响不是很大!”

    “你们父子俩说的倒是轻巧!这万一慕容儁不上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上当?那除非太子殿下的人马攻城的时候装的不像那么回事,否则他一定上当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