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三章
    听完石闵的分析,众人开始议论纷纷,却无人提出新的见解。石虎想了许久,一时拿不定主意,又问众人:“如何?你们认为此计策是否可行?”

    石虎的嫡系说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认为游击将军此计可行!上兵伐谋,硬拼肯定不是办法,粮草虽然会有些损失,但总体还能接受,眼下,拿下卢龙塞才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见有人认同,其他人也纷纷点头,石虎便又问石遵:“太子,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石遵没有更好的主意,便只能说道:“儿臣认为,石闵的计策,可以试一试!但是终究是着险棋,还需要谨慎而行。”

    石遵把话说的很小心,但是也向石虎表明了态度。石虎见众人几乎没有反对意见,便拍了拍桌案,说道:“如此,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喊道:“臣等遵旨~”

    石虎指着石闵吩咐道:“你马上去写一份详细计划,朕要看看如何排兵布阵!”

    “遵旨......”石闵默默应道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都退下吧!”石虎朝众人摆摆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夜晚的辽东,西北风“呼呼”作响,石闵蜷缩在狭小的卧榻上,借着一盏昏黄的油灯,看着手里的一方锦帕发呆,那方锦帕,正是当日秦婉留给他的那一块。

    忽然石闵的帐篷被人打开,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,石闵连忙将锦帕塞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石闵起身喊道。

    看的石闵有些手忙脚乱,石瞻问道: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

    石闵随口答道:“在想些事情,无心睡眠。父亲为何还不睡?”

    石瞻眉头紧锁,一脸的深沉,缓缓说道:“这仗不是那么好打!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!确实有些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这心里有些不踏实,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!”石瞻说着,叹了口气,抬头对石闵说道:“不能耽搁时间太长,免得夜长梦多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,面对这样的战况,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忽然,石闵问道:“父亲,近来邺城可有消息来?”

    石瞻摇摇头,问道:“你也没有收到消息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石闵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不知道陆安那边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“派人回去一趟!问问是何情况!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等消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攻城之事,与咱们无关,狼骑尉不必去为此流血拼命!这些日子,你让弟兄们好好休息,待我们后撤的时候,才是狼骑尉大显身手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!送死的事情,让李城军和幽州兵去吧!反正这些废物也只能干些这样的事情!”石闵颇为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,为父想问问你。”石瞻压低嗓门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一脸茫然,说道:“不知道父亲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前你劫了鲜卑人的粮草,你当真把那批粮草给烧了?”

    石闵忽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原来父亲是要问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石瞻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......没什么。”石闵连忙说道:“那么多粮草,自然是不舍得烧掉的!”

    听到石闵这么说,石瞻不禁笑了起来,说道: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把粮草烧了!”

    “知子莫若父!”石闵微微一笑,说道:“父亲请放心,孩儿已经命人将这些粮草妥善藏好,不会被人发现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石瞻点点头,吩咐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蕙兰宫里,刘贵妃挺着大肚子坐在椅子上,看着遍体鳞伤的小香,脸上毫无怜悯之色。

    “真是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!你胆子不小啊!死丫头!”刘贵妃咒骂道。

    小香早已被打的意识有些模糊,艰难的微微扭动笨拙的身躯,向刘贵妃求饶:“娘娘......饶命......”

    “饶命?你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”刘贵妃冷冷的说道:“当日你爬上陛下的龙床之时,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!”

    小香流下了无奈的泪水,摇摇头,说道:“奴婢也是被逼无奈......这......这都是陛下的意思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的意思,你肚子里现在居然还怀着龙种,你就是存心跟本宫过不去!”刘贵妃用极为恶毒的眼神,死死的盯着小香的肚子,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刘贵妃心里清楚的很,自己肚子里怀着的,根本不是石虎的种,而是她与石遵风流之后的结果。但是小香的肚子里,却是货真价实的龙种,这让刘贵妃感受到深深的不安与愤怒。

    这种愤怒,不仅仅是因为小香的背叛,更多的,是刘贵妃内心深处无尽的嫉妒。想到自己进宫六年左右,几乎日夜与石虎风流不离,却迟迟没有诞下一儿半女。小香不过被石虎宠幸了几次,却怀了身孕,对于刘贵妃这样心胸狭隘的女人来说,她岂能咽的下这口气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小香是唯一知晓蕙兰宫与庆王府一切关联的人,包括自己与石遵的风流之事。现如今小香怀着龙种,虽然她看似对蕙兰宫还是忠心耿耿,但是万一她肚子里怀着的是个儿子,那么从此她在这后宫之中便有了一席之地,将来或许还会母凭子贵,扶摇直上。此外,所谓人心难测,有了身份与地位的小香,日后难保不会动其他年头,若是她把这件不可见人的事情捅出去,那样一来,蕙兰宫和石遵便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贵妃的心中动了杀机,无论如何,她不能留着这个祸患。

    “本宫一直视你为亲妹妹一般,没想到你就是这样报答本宫!”

    “娘娘.......奴婢没有......”小香已经很是虚弱,声音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以怨报德,那就休怪本宫对你无情了!”刘贵妃说着,对那几个太监和婢女吩咐道:“那这贱人拖出去乱棍打死!扔出蕙兰宫!”

    那几个太监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先动手,毕竟,平日里都是小香还算关照他们。

    “本宫的话,你们听到没有!都想造反了?”刘贵妃骂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饶命!娘娘......”小香哭喊着爬向刘贵妃,想要抓住她的脚踝,求她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“饶命?本宫怎能留你?”刘贵妃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小香哭着求饶:“娘娘.......奴婢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......娘娘您饶命啊!”

    听到小香提到肚子里的孩子,刘贵妃更加火冒三丈,咆哮道:“赶紧把这贱人拖出去!”

    那几个太监婢女吓的直打哆嗦,却又不敢违逆刘贵妃,连忙七手八脚的把小香拖了出去,小香终于发出了绝望的哀嚎,那声音,凄厉而又尖锐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刘贵妃缓缓起身,看着小香被拖行之后留在地上的血迹,不免冷笑一声,然后对身边的两个婢女说道:“你们两个,都给本宫老实点,谁要是做了对不起本宫的事情,这就是你们的下场!都听清楚了没有!”

    那两个婢女吓的连忙跪地磕头,喊道:“奴婢记住了!”

    刘贵妃瞥了两人一眼,吩咐道:“扶本宫回房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两个婢女刚刚站起身,刘贵妃忽然感觉下体突然一阵剧痛,接着便是刘贵妃的一声惨叫,婢女们连忙扶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