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四章
    “娘娘!您怎么了!”婢女急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刘贵妃喘着粗气,脸色有些苍白,额头一层细汗,艰难的吩咐道:“快......快宣太医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奴婢这才反应过来,说道:“娘娘怕是要生了!快!把娘娘扶到床上!我去太医馆找张太医!”

    外面闻声赶到的几个婢女,七手八脚的把刘贵妃抬上了床,此时刘贵妃已经快要临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那几个小太监已经把小香拖出了蕙兰宫,来到一处的荒僻之地,几个人累的气喘吁吁,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小香,再相互看了看,谁都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小香姐姐……你别怨我们……我们也是被逼无奈……”一个小太监哆嗦着跪在小香面前,喃喃的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小太监蹲下来,伸手探了探小香的鼻息,突然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有些惊恐的说道:“还……还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!怎么办!”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慌作一团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!别管了……”其中一个人说道:“小香姐姐平日里待我们还算不错,差不多就行了,不要再下杀手!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伤成这样,就扔在这里,天这么冷,也活不成啊!”

    “起码不是死在我们手上!”那个小太监说着,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香,又跪下来连连磕头说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小香姐姐你别记恨我们,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!”另外一个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哥儿几个都记好了,要是娘娘问起来,就说小香死了!同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几个人异口同声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今晚的邺城格外寒冷,忽然间,天空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那几个小太监走后,小香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,这时候,一个身影从烟暗中走了出来,来人正是陆安。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有人,这才快步走到小香身边,伸手探了探鼻息,发现她尚有一口气在,连忙抱起她躲到了一处屋檐下,恰好有一些枯草,那人便将小香放在了干草堆上。

    “小香姑娘!”陆安轻轻拍了拍小香的脸,小香却半点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屋外气温骤降,但是在这深宫之中,又不可能生火,也无法及时救治小香。陆安只能脱下自己的棉袄,裹在了小香的身上,忽然却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湿滑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月光,陆安发现自己手上沾着的,似乎是小香的血,他再定睛一看,小香的下身衣服几乎已经被鲜血浸透。

    “小香!”陆安有些慌张的喊道。

    小香吊着一口气,缓缓睁开眼睛,此时的她眼神已经涣散,但隐约还听得出是陆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陆安……”小香刚刚喊出他的名字,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别说话了!”陆安宽慰道。

    小香微微摇头,说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小香忽然睁大了眼睛,紧紧的揪着陆安的衣角,说道:“我……我的床……床底……有个盒子……你一定要……拿到……替我……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盒子?什么盒子?”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小香却迟迟没有没有回应。陆安摇了摇她,她那原本抓着自己衣服的手,已经耷拉下来,再探了探她的鼻息,这才发现,小香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陆安看着一动不动的小香,默默的流下了眼泪,此时此刻他的心情,无比复杂,可是他不知如何宣泄,只是木然的跪在小香的身边发愣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袭来,让陆安猛的清醒过来,他看了看四周,此时雪已经越下越大。陆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再看看尚未闭上眼睛的小香,似乎在告诉陆安,她是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这气氛顿时觉得有些诡异,却让陆安的脑子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陆安站起身,默默的说了一句:“你放心!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”

    说完,陆安便转身就走,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,那便是找到小香口中说的那个盒子。直觉告诉他,那个盒子里的东西,一定是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趁着正是烟夜,陆安摸索着来到了蕙兰宫外,隔着宫墙,却只听到里面异常的嘈杂与忙碌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热水!热水继续烧!”一个婢女喊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婢女回应道:“这都快两个时辰了!娘娘怎么还没生出来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!赶紧烧水!出了问题,咱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正在烧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陆安这才明白,原来刘贵妃正在临盆,即将诞下皇子或者公主。

    陆安正愁不知道如何进入蕙兰宫去找到他想要的东西,见此刻蕙兰宫里乱成一团,陆安深吸一口气,沉着的推开了半掩着的宫门。

    他鼓足勇气迈进了了蕙兰宫,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见四下无人,便飞快的穿过院子,朝偏房去了。

    由于陆安跟随石虎来过蕙兰宫多次,他大概知道小香等人的屋子在哪里,正当陆安蹑手蹑脚的要进入下人门住的院子,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!在那里干什么!”

    陆安被吓的差点魂都丢了,仔细一听,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我,陆安!”陆安转过身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陆公公啊?”那婢女见是陆安,立马放松了警惕,问道:“您怎么来了?这是奴婢们的住所,您来这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走之前交代过,蕙兰宫若是有任何事情,我得马上来给娘娘效犬马之劳,这不,听说贵妃娘娘临盆,我这就赶来帮忙了!”

    “帮忙?您走错地方了!”那婢女笑着说道,根本也没有怀疑陆安。

    陆安尴尬的笑着掩饰道:“哦……呵呵,这个……我是要去打盆热水来着……这烟灯瞎火的,我也不熟悉这蕙兰宫,没想到走错地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厨在那边!”那婢女指了指方向。

    陆安看了看,笑着说道:“好好好!我知道了,我去打水,你赶紧去忙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诶!奴婢正要去太医馆再拿些参片给娘娘,陆公公,那您先忙着,奴婢去走了!”那奴婢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摆摆手,说道:“去吧去吧!我知道去哪打水了!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陆安说着,装作要去打水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婢女对陆安并未有半点怀疑,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她离去,陆安立马折回,再次来到了偏院门口,确定四下无人,便悄悄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香是刘贵妃的贴身婢女,也是蕙兰宫的女官,所以按照宫里的规矩,小香平时住的屋子,必定是众奴婢们中最好的那间,所以没费什么周章,陆安便找到了那间屋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