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八章
    两个小太监并没有说实话,因为他们心里清楚的很,他们离开的时候,小香一息尚存。而当第二天早上他们再回到那里的时候,发现小香已经死去多时,只是尸体却到了屋檐下的干草堆里,身上还盖着一件棉袄。

    而那件棉袄,他们熟悉的很,那是宫里太监们的衣服。现如今刘贵妃派人到处找陆安,那傻子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引火烧身,他们什么都没有多说,当然,他们的心里也一定在默念祈祷,陆安千万不要被找到,省去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龙塞里的慕容氏两兄弟,正在商议事情,龙魁忽然来报:“二位殿下,赵军退了!”

    “今天退的比昨天早了一些。”慕容儁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,末将是说,赵军后撤了!”龙魁解释道。

    慕容儁一听,立马问道:“赵军后撤?”

    “对!是后撤?”

    “今日还没怎么攻城,怎么突然后撤了?”

    龙魁想了想,说道:“末将猜测,有可能是连日来他们攻城失利,所以才后撤。”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声音从屋外传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普通士卒跑了进来,说道:“启禀二位殿下,探马送来消息,匈奴人已由平城往东进发!如今已逼近代郡!”

    “二哥!赵军后撤,会不会和这个有关!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!”慕容儁说着,对龙魁吩咐道:“派人再探!羯族人那边有任何动静,立马来报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傍晚的时候,龙魁亲自带回了消息:“二位殿下,现已查明,羯族人的大军已后撤二十里!而且根据探马的观察,今日他们营中,最多只生火造饭一次!末将猜测,羯族人军中粮草,恐怕已所剩不多!”

    “哈哈!二哥!咱们的机会来了!羯族人怕了!”慕容恪欣喜的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慕容儁自然也喜出望外,但是他已经吃了一次亏,也就变得格外谨慎,于是又吩咐道:“派人再探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慕容儁吩咐道:“今夜趁着天烟,派出一支队伍,偷袭羯族人从幽州来的运粮之人,断了他们的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!这件事让我去!”慕容恪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,有你出力的时候!”慕容儁说着,又对龙魁说道:“速速去办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慕容恪有些疑惑,问道:“二哥,为何不让我去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无需你去!”慕容儁转过身,说道:“你还是养精蓄锐,准备好替独孤将军报仇吧!这才是你要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屋外一个侍从禀报道:“二殿下,邺城来人了,还是上次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石鉴的人?”慕容儁微微皱眉,吩咐道:“带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又是石鉴!这老小子到底想干什么?”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!”

    “既然想借咱们手把事情办成,这老小子还想藏着掖着,太不厚道了吧!”慕容恪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慕容儁冷笑一声,说道:“只要他想把事情办成,总得多给些条件我们!不然你以为他现在为何又派人过来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,人带到了!”门口的侍从禀报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三便径自走了进来,微微抬手说道:“见过二位殿下!”

    “石鉴又派你来做什么?”慕容儁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给二殿下送一些有用的消息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有用的消息?”慕容儁冷笑一声,突然猛的抽出剑,直接架在了老三的脖子上,呵斥道:“回去告诉石鉴,若想我们鲜卑人帮忙,就拿出点诚意来!否则休怪我们把当日邺城的事捅出去!”

    老三眼神微变,却丝毫没有惊慌,镇定自若的说道:“二殿下不必着急,这次我们宁王殿下让我带来的,正是诚意!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诚意!”慕容儁面露杀机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宁王若是敢糊弄我们,我就让你血溅当场!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一诺千金,自然不会糊弄二殿下!”老三说着,指了指脖子上的剑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二殿下,可否先把剑拿开?这样恐怕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慕容儁看着毫不惊慌的老三,终于收剑回鞘。

    老三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羊皮地图,摊在慕容儁面前,说道:“石虎虽然御驾亲征,但是他不可能亲临阵前,而这张地图上,明确标注了石虎的所在位置!他身边只有区区五千人马。只要绕开石瞻父子以及石遵的人马,暗中偷袭然后杀了他,李城军和幽州守军必定方寸大乱,军心不稳,到时候就算石瞻父子有天大的本事,也没法为难二殿下了!如此一来,二殿下不但解了被困之忧,也替我们宁王殿下了却一桩心事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慕容儁仔细的看了看地图,自然不会轻易相信,说道:“我怎么确定,你们宁王殿下给的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为何不信?”老三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我们宁王殿下似乎没有欺骗二殿下的理由吧?毕竟宁王殿下和您是最可靠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“最可靠的盟友?我呸!”慕容恪大骂道:“石鉴这孙子,就是想借我们的刀杀人!我问你!上次为何不告诉我们石瞻父子的行动计策!害我们被前后夹击!粮草还被抢了!你们宁王若是有诚意合作!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们!当我们是三岁还孩童不成!”

    “四殿下,我们宁王殿下可不是你随便侮辱的!”老三说着,居然也动了怒火。

    慕容儁知道慕容恪是什么脾气,尽管他对石鉴做事的方式不太满意,但是至少目前,他还不打算与石鉴翻脸。

    “四弟!退下!”慕容儁吩咐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很不服气,瞪了老三一眼,然后便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儁看着一脸愤怒的老三,也懒得多作解释,说道:“我四弟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了点,但是句句在理。石鉴既然想让我们替他把事情办了,为何要有所隐瞒?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作解释!”慕容儁摆摆手,说道:“汉人有句话,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!我们上了一次当,不会傻到再上一次当!这张狗屁地图,让石鉴糊弄鬼去吧!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误会了!”老三连忙解释道:“石瞻父子的行军安排,只有石虎,石瞻父子以及石遵四个人知道,我们宁王殿下事先根本没有得到半点消息!否则岂会不告知二殿下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宁王殿下心里谋算什么,别以为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若是这样说,那恐怕在下回去只能如实向宁王殿下禀报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