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一章
    石虎仓皇逃窜,一队鲜卑人穷追不舍,幸得石瞻的部下拼死保护,终于等到了石遵率众赶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!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话还没说完,石虎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怒斥道:“是不是等朕被鲜卑人杀了,你才出现!”

    石虎话音刚落,仅存的几名石瞻的部下,一起跪地请求道:“陛下,大将军交代卑职们的任务已经完成,现在大将军生死未卜,请陛下准许卑职回去救大将军!”

    石虎如梦初醒,立马对石遵吩咐道:“对!快去救瞻儿!快去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不敢违逆,悻悻的点了点头,转身便跨上战马,又对手下吩咐道:“保护好陛下!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“救不回瞻儿,朕拿你是问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石遵没有作声,率众前去支援。

    鲜卑人绝不会放过石瞻,而石虎留下的嫡系人马,此刻已经死的干干净净,仅剩石瞻一人。而石瞻也已经浑身是伤,站立不稳,那匹跟随他征战多年的烟马,也早已殒命。

    “当日你杀我外公的时候,大概也是这般场景吧!”慕容恪站在十步外,提着刀冷冷的看着石瞻。

    石瞻喘着粗气,没有理会慕容恪,而是从地上摸索着找到了一把刀,再次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见石瞻还有此动作,慕容恪甚是恼怒,提着刀便冲了上去,对着石瞻的头猛的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石瞻咬紧牙关,举刀格挡,无奈早已精疲力尽,手中的刀“铛”的一声被震开,自己也站立不稳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慕容恪面目狰狞,一刀刺入了石瞻的胸口。

    石瞻闷哼一声,口喷鲜血,死死的着慕容恪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今日……之仇……我……我儿定会……会要你们……百倍……偿还!”石瞻艰难的说完最后一句话,终于咽了气。

    慕容恪仰天长啸一声,喊道:“外公!我终于替您报仇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慕容恪的一个手下禀报道:“四殿下,他们的援兵来了!”

    慕容恪想起了慕容儁的吩咐,连忙对手下吩咐道:“撤!”

    此时天已蒙蒙亮,血战半宿,整个营地早已是尸骨如山,流下的血也已经冻成了冰渣。深吸一口气,心肺里满是血腥味,令人有些作呕。

    待石遵带人赶到,鲜卑人已经离去,看到眼前的情形,石遵竟然莫名的微微一笑,因为他知道,石瞻肯定死了,鲜卑人断然不可能放过他,如此一来,西华侯府便失了主心骨,将来自己登上帝位,也少了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么多年来,石遵对石瞻的仇怨,终于得到了一个令他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!”石瞻的几个部下冲进乱尸堆中便到处翻找。

    石遵的部下想要去阻拦,却被石遵拦住,说道:“随他们去!我们走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遵便直接带人离去。

    石虎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,焦急的等候着石瞻归来的消息,一直等到太阳高高升起,手下终于来报:“启禀陛下,太子殿下回来了!”

    石虎二话不说,走出帐外,石遵已经跪在外面等候。

    石虎四下望了望,大声质问道:“瞻儿呢!你五哥人呢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回禀父皇……西华侯……已经战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犹如晴天霹雳,石虎一个踉跄,险些站立不稳,幸亏身边的人及时扶住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?”石虎的身躯有些颤抖,他推开扶着他的随从,上前便是一脚,踹在石遵的肩头,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你这个废物!为何不救他!”

    “父皇!儿臣赶到的时候,鲜卑人已经撤走,儿臣想救也来不及救啊!”石遵说着,对石虎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石虎吼道:“他人呢!朕要见他!生要见人!死要见尸!”

    石虎说完,便对手下喊道:“牵朕的马来!朕要去找他!”

    石遵连忙起身,想要拦住石虎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石虎挥手又是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石虎策马奔腾,石遵等人岂敢坐视?连忙带兵赶上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石虎远远的看到几个人,抬着一个担架朝这边走来,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近处一看,那几个人衣衫褴褛,一身血污,果然是石瞻的部下。再看看担架上抬着的那人,已经被他们用一块毛毡盖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石虎知道,他最器重的儿子,已经离他而去。石虎几乎是从马背上滚了下来,连滚带爬的扑到担架旁,双手颤抖的缓缓扯开毛毡,终于露出了石瞻的脸庞。

    而此刻,石瞻的那几个部下,早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瞻儿啊~”石虎搂着石瞻的尸体,嚎啕大哭,谁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石虎摸着石瞻早已冰冷僵硬的脸庞,喃喃说道:“朕还有许多话没有对你说,你个臭小子怎么就走了!”

    石遵等人远远的站着,就静静的看着石虎哭喊。

    “当年朕在战场上捡到你的时候,也和这场景差不多,那时候你才这么点大……”石虎自顾自的一边比划,一边说道:“一眨眼,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!朕还说等打完这一仗,要给你封王,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还没说完,便突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石遵终于按捺不住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慕容恪回到卢龙塞,心情大好,对慕容儁大声说道:“二哥!石瞻死了!”

    “石虎呢!”慕容儁问道。

    “石虎?让那老东西跑了!不过这一次,羯族人损失惨重,咱们赚了!”慕容恪兴高采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瞻死了,独孤将军大仇得报,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!”慕容儁笑了笑,又问龙魁:“龙将军,现在羯族人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羯族人已经后退五十里,根据末将的估计,石瞻一死,石虎应该会下令撤军!如此的话,咱们鲜卑应该暂时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再探!”慕容儁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“杀了石瞻,看来你很高兴啊!”慕容儁镇定的看着慕容恪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石鉴给的地图是真的,只可惜,他的愿望,咱们没有替他达成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管他做什么?咱们没办成,他能拿咱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昨夜你可曾遇到石闵?”慕容儁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恪想了想,又摇摇头,说道:“二哥要是不说,我都没想起来,昨晚确实没有见到石闵!这还真有点奇怪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石闵不在!否则你恐怕杀不了石瞻!”慕容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小子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猜想,石虎应该是把他派去应对匈奴人了!此刻他恐怕根本不在辽东,而是在中原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冷笑道:“管他在哪里,下次就要他的命!”

    慕容儁没有理会他,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,忽然停了下来,说道:“你稍作休息,今夜,我们继续夜袭石虎的大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